亚虎娱乐客户端

体育纪录片的忧思
——与纪录片导演陈光忠谈体育纪录片
文 / 孟婷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16日 20:04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本文作者孟婷和陈光忠导演 本文作者孟婷和陈光忠导演 陈光忠导演从 1953 年进入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新影”)任编导,拍摄了多部大家耳熟能详的体育纪录片作品,有《永远年青》《美的旋律》以及“体育三部曲”《新起点》《夺标》《零的突破》。其中,《永远年青》获 1954 年文化部“好、快、省”奖;《美的旋律》获第三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长纪录片奖;《零的突破》获 1984 年文化部优秀新闻纪录片奖、1985 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这几部经典的体育纪录片不但在艺术上获得了突破,更是记录了新中国体育的发展情况,是历史档案的一部分。   《永远年青》——体育就是一种精神   本文作者:《永远年青》这个片子内容非常丰富,拍摄了各行各业的人们开展体育活动的情况,有农民开展排球比赛,还有舰队上的水兵们做操,还有陈毅游泳、贺龙打乒乓球等等,拍这个片子的时候,您想展现的是什么? 陈光忠:展现一种精神。在片子里面,我也用了两句诗来表达希望我们的民族能够生机勃勃。这是马雅可夫斯基的诗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美丽的衣裳 / 比得上新鲜的皮肤和结实的肌肉。”我要表达的其实是对一种民族精神的向往。
纪录片《永远年青》 片头 纪录片《永远年青》 片头 本文作者:当时的纪录片都是新闻纪录片,是按照新闻的手法来拍的,但是《永远年青》跟它们不一样,您当时是怎么构思的? 陈光忠:当时我觉得我们受概念化的影响比较严重,图解政策,什么都讲为政治服务。其实体育虽然也是为国防服务、为经济建设服务的,但体育本身更是一种精神的展现,体育的特质就是快乐、参与,是积极向上的。奥林匹克精神就是参与,但是那时我们的认识有偏颇,曾经一度把拿金牌放在第一位。举个最典型的例子,故事片《沙鸥》有个情节,沙鸥得了银牌,在归国的邮轮上她把银牌扔水里边去了。当年我去法国的时候,“老外”对这个问题就有自己的看法,他们说,中国人竟然是这样看体育的,你们不是重在参与而是重在奖牌啊。所以要深刻理解奥林匹克精神,体育本身是开朗、冲动,富有美感的,人们在竞争中享受喜怒哀乐,挺好的,不要把它搞得太沉重。   本文作者:您的创作理念是要展现体育的本质,是要展现民族的朝气蓬勃,但听说当时影片却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陈光忠:当时是有人告状,甚至上升到政治问题。其实,更主要的是我的思维、创作方式跟他们不一样。   本文作者:所以《永远年青》里面那些有争议的镜头,比如“农民排球比赛,把球打到鸡窝里惊扰了鸡群”,这样的镜头并不是事先安排的? 陈光忠:这才是生活场景,这不是我想出来的,恰恰是这些细节体现出体育本体。这个本体就是一种人本性、一种娱乐性、一种竞技性。当时《永远年青》的这一展现,被说成是“小趣味”,受到了批判。   “体育三部曲”——见证中国体育的腾飞   本文作者:改革开放以后,您又创作了“体育三部曲”《新起点》《夺标》和《零的突破》,请您讲讲当时的创作情况。 陈光忠:《新起点》是 1979 年拍摄的,拍的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四届全国运动会。那时“文革”结束了,打倒了“四人帮”,所以片名叫《新起点》,是有寓意的,就是讲恢复我们国家体育,这是一个新的起点。 拍摄《夺标》是 1982 年,在印度新德里亚运会上,我们第一次扫除了“东亚病夫”称号,在金牌榜上成为第一名。我跟中央电视台一块儿去的,他们人多势众,天天报道;我就说我们一定要区别中央电视台,我们应该有我们的特点。我们就是争胜好强,那个片子也金鸡奖提名了。拍片过程中,有个在印度的华侨,看着天天升五星红旗很激动。他说,我在印度呆了好几辈人了,看到中国人这么荣光,真是泪流满面。他的话一直深深地烙在我心里边,所以一直到了 1984 年洛杉矶奥运会,当时没有安排新影去美国拍摄,但是我觉得我也应该表述表述,于是就创作了《零的突破》。
纪录片《零的突破》海报 纪录片《零的突破》海报 本文作者:看您的这几部代表作,名字都非常艺术《永远年青》是青春的“青”不是“年纪轻轻”的“轻”,再有像《夺标》非常有力度,《零的突破》更是被引用率极高。 陈光忠:我给你举个例子,西方人怎么搞体育纪录片。1970 年的世界杯足球赛,那个片子的片名让我永远难忘,标题叫:“世界在他们脚下”,多好的标题!世界足球赛,世界在他们脚下!影片里的镜头也让我记忆非常深刻:十几个人的大腿的特写,根本看不见脸,双方一方穿着红袜子,另一方穿着蓝袜子……所以我觉得搞体育片要有总体艺术把握,包括它的片名,要很醒目,要一看就很想看。   本文作者:《零的突破》是中国奥运代表团参加洛杉矶奥运会之前壮行的一个片子,您用了一个前后对比的手法,将新中国成立之前的体育状况与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对比,很有冲击力的。这种拍摄手法,现在也还被很多导演借用,比如 2008 年新影创作了《加油中国》也是这个手法。 陈光忠:那个时候这个片子是我自己要搞的,洛杉矶奥运会我们没去,那就是无米之炊。怎么办?千方百计。这个片子是先抑后扬,中国人受尽了人家的耻辱,终于扬眉吐气了,这个对比还是很重要的,就是这种反差才能体现出我们体育的崛起,就是这样才有戏。从《新起点》《夺标》到《零的突破》,是中国体育发展的一个过程。   体育纪录片是历史档案   本文作者: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可以说您以及新影其他几位老编导拍的体育纪录片,记录了新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历程,现在说起来还会让一代人记忆犹新,比如说《征服世界最高峰》《拼搏——中国女排夺魁记》这些影片。 陈光忠:《征服世界最高峰》是新影的沈杰他们拍的,那个时候保护条件很差,登山设备也很差,中国的纪录片创作者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当时登山队遇到雪崩什么的,还死了人,真的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时我们国家的登山队几个峰都爬了,珠穆朗玛峰、慕士塔格峰,还有希夏邦马峰,那时候太艰苦了!
纪录片《征服世界最高峰》海报 纪录片《征服世界最高峰》海报 新影摄影师沈杰(左) 拍摄 《拼搏——中国女排夺魁记》 新影摄影师沈杰(左) 拍摄 《拼搏——中国女排夺魁记》 本文作者:据说因为第一次登顶珠峰的时候没有拍到登顶的镜头,西方国家不承认,所以后来又登了一次,才有了纪录片《再次登上珠穆朗玛峰》。 陈光忠:他们当然是不承认,一是当时的大环境,西方势力敌视中国;二是西方国家很讲证据。按照我的理解,纪录片,包括体育题材纪录片,就是记录,让人记住,让人纪念,让人思考,要不然拍纪录片干嘛。事实证明,凡是好的纪录片一定能让人们记住。它们是档案,是历史,而且能对当下的社会有个批判、思考、激励作用,这就是纪录片。纪录片作用是很大的,想当年鲁迅弃医从文就是因为看了一部纪录片。片中中国人因为给俄罗斯当间谍在大街上被砍头,好多中国人围观,一个个身强力壮,但都很麻木,精神萎靡,因此鲁迅先生拍案而起,我当大夫只能治人身体的疾病,而文学家则医治人的灵魂、医治人的精神,这是鲁迅自己写的。   本文作者:可以说,纪录片是影像档案。 陈光忠:体育涵盖很多深层内容,体育肯定是跟国运分不开的,我们今天看体育纪录片,不能简单地就体育讲体育。所以我觉得搞体育纪录片,应该要了解咱们中国的历史,国家穷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无体育可言,运动鞋都穿不起。为什么“老外”有那么多名堂,又高尔夫球又跳伞,玩出奇,是因为他生活没有什么忧虑了。他们好多体育器材,都是以前我们没想到的。因此体育与科技、体育与社会、体育与国情,甚至体育与人民的思维都是分不开的。我们看体育纪录片不要简单地看体育,它包含很多东西,但是我还是强调体育最核心的是一种精神。   政治与商业裹挟下的体育纪录片   本文作者:从您开始拍体育纪录片,宣传上的要求应该说是一直有的,您是如何处理政治性与艺术性之间的关系的? 陈光忠:是的,体育纪录片为政治服务这个理念一直没有变过。不同时期要求不一样。建国之初,《永远年青》那个时期,要求是体育为国防服务、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服务。拍摄“体育三部曲”时期,要求是要为体育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服务。定位不一样了。 在处理政治性与艺术性的关系上,我总是去顽强地表现自己的想法,在强大的政治惯性思维面前,我一直在尝试去突破,比如《美的旋律》就是一个大的突破。《美的旋律》是表现我国举办的第一次体操国际邀请赛的。那时开会都有主席台,会议规模越大,主席台就建得越大,而拍片子必须要拍主席台。但是《美的旋律》里没有主席台,我主张体育本身就是给大家看的,让大家高兴的。为这事儿也是争论不休,但毕竟改革开放了,片子还是通过了。
纪录片《美的旋律》海报 纪录片《美的旋律》海报 本文作者:重温上世纪八十年代,也就是体育纪录片黄金时期,那时候的很多片子反映出来“金牌观念”特别重。您怎么看? 陈光忠:体育被赋予了太多的功能,比如说要提高民族精神,表现我们国家的凝聚力等等。改革开放,我们中国终于走向了世界,那时每个人的诉求无所谓,但是丢了一块金牌,就关系到国家声誉。其实不光是我们国家的片子有意识形态表达,国外也是如此,美国的电影尽管它没有承载那么多政治使命,但美国所有的电影都是爱国主义的,没有说反美国的。那些恐怖片、枪战片都是体现英雄主义。德国非常有名的女导演莱妮·里芬斯塔尔拍的《美的祭奠》《奥林匹亚》,也因为纳粹意识形态表达而颇受争议,但撇开这个的话,影片在艺术上是一流的,好多镜头都是经典。现在又不一样了,我们在体育观念上有进步、有突破,我们重视“人”了,重视个人的作用了。    本文作者:是不是可以说,慢慢地我们的体育纪录片就回归到艺术本质上来,回到体育的本质上来了呢? 陈光忠:我们慢慢认识到体育本体,这个本体就是人本性、文明性、文化性,一种娱乐性,一种竞技性。另外来讲,体育有生命的价值,体育可以让脆弱者坚强、让失望者充满希望、让悲观者乐观,所以体育的那种教育作用、审美作用、哲理作用、思考作用、批判作用,都可以在体育纪录片中表现出来,可以彰显出生命的价值、人的尊严,这就升华到了从人类文明的高度。西方国家不用“宣传”这个词,他们用“报道”,讲究真实报道。所有片子都有宣传功能,体育纪录片也是用来宣传的,是宣传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体育本身就是正能量的。它不需要说教,是潜移默化的。   本文作者:现在国家对纪录片发展的扶持力度还是比较大的,《舌尖上的中国》在商业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之后,纪录片产业化的问题也成了研究领域的热门问题。 陈光忠:市场经济时代,商业这个问题不可回避,而且思想性和商业性也不矛盾。有些拍得好的片子,就是既有思想力,又有商业性。美国《华氏 911》就挺好看,也能卖钱,还拿了很多奖。这个片子构思很巧妙,表达也很幽默,很有个性,有导演的思考。我再举个商业化操作的例子,《零的突破》当年到香港放,那时候香港还没有回归,但是香港人是很爱国的,他们看影片都非常高兴,中国人零的突破,香港同胞也都很兴奋。当年片子的发行商就是香港的商业机构,他们就提出在影片中加入一段内容,香港人爱喝汤,爱大补,我们就拍了一小组朱建华的母亲给他炖汤的内容,拉近了与香港观众的距离。我觉得这就是商业。纪录片也有商业性,但是这个商业性要无损于你整个主题,能让人们爱看,所以商业性与思想性、艺术性不矛盾。   本文作者:不得不说,近年来国内体育纪录片作品不是很多。以新影为例,从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后到 2001 年没有出品体育纪录片。2001 年北京申奥成功之后开始筹拍《筑梦 2008》,后来还拍摄了《加油中国》,但是总体来说,数量也很少。另外,虽然在北京奥运会的带动下,民间也有些作品面世,但是整个体育纪录片所占的比例还是很低。 陈光忠:有很多因素,说白了就是资金的事儿,拍体育片要各个角度来抓取真实的瞬间,需要很多高科技的设备,没有资金不行;此外还得有发行渠道,为此拍摄《筑梦2008和《永恒之火》的女导演顾筠也挺苦恼的。她遇到了拍了片子难进院线、拍完片子之后叫好不叫座的问题。她的片子尽管好评如潮,多次获奖,但真的要进到影院很难。
纪录片《加油中国》海报 纪录片《加油中国》海报 《筑梦2008》 《筑梦2008》 本文作者:2013年的“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千锤百炼》曾进了院线,但是票房却不太好,很多人说这个片子能进院线已经是一次成功了,但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投资商不愿意把资金投向并不赚钱的纪录片领域,这将会进一步挤压体育纪录片的创作空间。也就是说,其实,现在对于体育纪录片来说,面临的更大的挑战可能是未能获得商业资本足够的青睐,原因是什么呢? 陈光忠:首先,得能把观众“骗”进电影院才能赚钱。观众为什么不爱看?我认为是我们的影片缺少一种有意思的东西,有意义不等于有意思,意义很好,但是没意思,观众就不爱看。多年以来,纪录片给人一种说教的感觉,所以大家都不爱看。美国人愿意看纪录片,因为它真实。体育片更用不着说教,它的结构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明,它的思想不是贴上去的,完全是通过生活场景,通过体育的动感、比赛的刺激、训练的艰苦去表现的。根本不用说教,不管成功或是失败,坚持到最后的同样是我们所说的中华民族脊梁的那种精神。 其次,我们对于体育纪录片题材的开掘还远远不够。我们的体育片内容还比较单调,主要是赛事。外国的体育纪录片讲体育的角度比我们多得多,不完全在运动场上,还有运动场外,表现运动员体育事业轨迹和人生轨迹的关系等等,表现的内容非常丰富。是我们把一个很广的东西弄窄了。中国体育很有特点,很早的时候,就是建国初期,南海影音公司拍过《中华武术》,把中国所有的武术门类给弄到一起,打上外文字幕,外国人很喜欢看,很赚钱,外国人都知道中国的功夫嘛,这就是中国体育的魅力。除了比赛之外,体育领域还有大量平凡的故事可以去关注,郎平为什么至今还要当排球教练,她肯定有她的一种情结,有她的一种独特生活经历,挖掘出来应该是很丰富的。 第三,就是对于体育精神我们的理解还比较狭隘。我们经历了西方列强的侵略,受压迫太重,所以感觉在体育比赛中赢了就是扬了国威。这种观念现在慢慢地在变。顾筠的《筑梦 2008》,就是比较符合现代体育精神的影片,所以不但在国内得到了一致好评,在国际社会也获得了认可。体育精神有些是有普世价值的,比如奥林匹克精神“更高、更快、更强”。讲中国体育,我们还要牢牢把握一个东西就是民族精神,中华民族精神不可辱,这是历史决定的,这是我们要牢记的,但不要太夸大。   体育纪录片走向何方?   本文作者:政治与商业对体育纪录片的发展有一个双重的挤压,但同时也有一个双重的推动作用。政策上目前对纪录片发展有一些具体的支持;对于体育纪录片的发展,业内人士通过努力,也举办了类似于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这样的活动来推动。现在我们来回顾,从民国时期开始拍摄的那些体育纪录片,比如商务印书馆拍的远东运动会、孙明经老师的体育片等等,一直再到现在,表现的就是中国体育现代化的过程。 陈光忠:那个时候有个叫马·约翰的福建人,从美国回来的,在清华大学教体育,清华大学现在有他的雕像。他身体很好,冬天里他还穿个短裤。那时候大家都不注重锻炼,他说体育就是健康,他一生一直在为中华体育奔走呼号。体育是从西方进来的,特别是田径,中国没有田径,只有太极拳、骑马、摔跤、射箭等等。早期的片子都比较朴素地反映了体育的一个表面,现代体育的传入,但有个遗憾就是没有表现体育的核心价值,现在需要重视、需要开掘出来。   本文作者:您拍摄体育纪录片总的指导思想是什么?是不是如当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就是“为工农兵服务,为群众服务”? 陈光忠:就是按照毛泽东主席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我觉得这个表述没有什么错误。后来的表述就不大对了,什么“比赛第二,友谊第一”,这个是不能绝对的。总之,我们中国对很多东西的理解还是得一步步来。八十年代,我们的片子注重“金牌观念”,也有积极意义的,主张的是一种向上的精神,能增强我们民族的凝聚力。但是什么东西不要过了,比如娱乐是对的,但现在泛娱乐就不对了;理想是对的,理想化就不对。要拿捏好分寸。   本文作者:北京已经成功地申办了2022年“冬奥会”,这是展现体育纪录片“外宣”窗口功能,同时也是促进中国体育纪录片发展的一个契机。您有什么建议? 陈光忠:我们中国体育从“东亚病夫”,拿“鸭蛋”,到八十年代成为亚洲的总分第一,到今天能够荣耀世界;我们在 2008 年成功举办了北京奥运会,现在又申办 2022 年“冬奥会”成功,这说明我们中国政府对体育的高度关注,老百姓参加体育运动越来越广泛,体育运动也越来越普及,因为人们明白体育不是只属于运动员的,它属于我们每一个人,有体育才有生命力,而体育永远是青春的事业,体育永远与青春结伴,体育永远与欢乐为伴,体育永远与荣誉作伴,体育永远与精神相伴。所以我们体育纪录片创作者应该说是很幸运的,有非常多可以拍的内容。现在我们的体育纪录片题材开发不够,开掘不深,多样性不够,多元化不够。看顾筠的《筑梦2008》就是一个启发,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要站在一个高度上,站在人类文明角度来看体育,中国不是孤立的,中国体育也是属于世界的。体育纪录片做得好,会让人家觉得是可亲可信的大使,纪录片是真实的。   (本文作者: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3级博士生)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