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新三峡》创作手记:
《断章新三峡——往昔当追忆》
马文焱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8日 14:16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轻风,是你的吟诵。 薄雾,是你的衣裳。 当我侧耳青山,听到的是沙沙作响的林涛松韵,那是对你的咏叹、鸣唱。 当我放眼大川,看到的是烟波浩淼的雾锁山川,这是对你的定妆、造型。 天上之水川上来,到海奔流不复回,听尔千载滔滔,思尔万年荡荡。你激越我的思想,我却在追逐你的苍茫远上。  立西江高壁,望长天苍茫,岁月匆匆,长江哺我母祖,育我父邦。于西陵长桥,观江流悠远,时光荏苒,长江润我文脉,滋我华章。弹指千年,或许只有到了今天你才缓慢了步履,留恋大地,婉转人间。 从长江三峡工程向旧日的过往,向过往的深处回眸,郁郁丛生的是陶片般的记忆、青铜般的回想。从三峡工程向时代的未来,向未来的远处打望,吸引力正顽强地增强,精彩正奔放地绽放。 如果要了解三峡工程,要解密长江洪水,许多人会提起一件不远的往事。 胡兴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三峡枢纽运行管理局副局长,既是一位干练的职业女性,也是一位长期从事三峡水库调度运行、科学调配长江水资源,经历了三峡工程从建设到运行,获得过水力发电科学技术奖、水利科学技术奖等诸多奖项的资深水电专家。在提到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时,胡兴娥三言两语就将《新三峡》导演的思维,引到了这件并不遥远的往事上。  那是2012年的汛期,全国各地的防汛形势频频告急: ——入春以后:北方大部分地区出现了多次强降水,东北东部南部、华北东部降水比多年同期偏多5成以上; ——进入5月:湖南省出现强降雨,湘西自治州、怀化市、益阳市等3个市州120多万人受灾,紧急转移人口近4万,倒塌房屋近千间,灾害波及13个县市区200多个乡镇;与此同时,西北的甘肃省河东地区发生冰雹和强降雨,造成5个县47个乡镇40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近3万人,农作物受灾28万亩。 ——到了7月中下旬:南方先是贵州省遭受强降雨袭击,全省共有4个市(州)22个县38万多人口受灾,紧急转移人口4万多人;接着,北方的河北省中北部和京、津地区普降大到暴雨,局部地区达到大暴雨、特大暴雨,北京、天津、保定、廊坊、承德、唐山等几十个县的数百万人受灾,仅河北省中北部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了11亿元。 ——7月28零时左右:北方,位于陕晋峡谷的黄河壶口瀑布迎来23年来的最大洪峰,洪峰到达壶口景区时流量突破每秒1万立方米,是平日流量的10倍!  长江的汛情与全国各地相印证,在同步演进:入夏以后,长江中上游的降雨量越来越大、支流来水迅猛增多、干流水位快速上涨,一个又一个洪峰接连而至。三峡工程连续遭遇建成运行以来的最大压力。长江防总7月下旬发布的汛情通告显示:多条支流及区间来水严重遭遇,形成4号洪峰,长江干流宜宾至寸滩河段全线超保证水位,朱沱站出现超历史洪水……三峡大坝承受着超过了1998年洪灾峰值的重压。 变幻莫测的汛情,使长江超越了其他地区,再次“一跃”成为了焦点中的焦点。 “当时长江的水情让人非常担心。”胡兴娥说,2012年长江上游来水最高峰值远远超过了1998年大洪水时每秒67000多立方米的最高峰值,达到了每秒73000多立方米。为确保安全度汛,三峡工程运行、调度、管理等众多部门全天候值守,紧盯上、中、下游的雨情变化、水位涨落,随时根据水情调整防洪方案。   江水流量激增,水位持续上涨,洪峰叠加洪峰。万里长江险在荆江,到722日荆江尹家湾曾出现管涌;松东河新城段已22天在警戒水位以上。 2012年的长江会不会上演1998年的场景呢? 1998年的长江记忆是激奋的、感动的,同时也是痛苦的:江流肆虐,洪水从保堤官兵们的队伍中冲开缺口,一路狂奔;为了堵水,人们沉船、横车、填石、埋沙;面对滔滔洪流,情急之下人们结成一道道人墙;沙袋和着泥水打在战士的脸上;冲锋舟在汪洋里解救出妇女、孩子、老人…… 经历过1998年举国抗灾之后,2012年的长江再次触动了中国人的神经,长江会再次出现1998年那样的特大洪水吗?许多人在关注,在疑虑,在担心!! 这时,人们把目光投向了三峡大坝。宝塔镇河妖。三峡工程这座建成于新世纪、采用新科技、凝聚了全民意志的“宝塔”能够“镇”住肆意泛滥的“洪妖”吗? 这种情况下,82日在考察完荆江江段后,温家宝总理来到了三峡水利枢纽。和全国人民一样“总理在忧心长江”,是在“关注三峡工程的防洪功能”,在关切强悍的洪水面前三峡工程有没有威力,有多在威力。 可是,当温总理来到三峡枢纽、登上大坝、极目眺望长江之时。总理又会看到怎样的景象呢?总理到来之时,长江上游的来水依然迅猛,但在三峡大坝的拦蓄之下,往日肆虐的洪流却变得异常温顺,因而总理在三峡大坝上看到的不是滔滔的洪水,而是苍茫的平湖,与其他地区频频告急的灾情相比,平湖之上竟然是那样的辽远、平静! 彼时,三峡水库的坝前水位在160米左右,到175米的最高蓄水位还有100多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有足够的空间并吞源源不绝的来水。当听到三峡集团的领导这样汇报时“总理非常高兴、非常欣慰。”胡兴娥说,为腾出更多库容拦蓄洪水,三峡工程当天开启了11个泄洪孔,从大坝喷涌而出的巨大水流犹如条条巨龙,非常壮观。泄洪形成的水雾在光线作用下形成了一弯彩虹。 从大坝上走来的总理,以彩虹、大坝、长江为背景,“高兴地拍照留念。”胡兴娥对总理的音容记忆犹新。  在三峡工程中控室“大家围成一圈,总理坐在三峡员工旁边,详细询问了许多工作上的流程、技术上的规范、还有其他方面的细节。”三峡电厂的厂长李平诗回忆。 李平诗,这位在文革后恢复高考进入大学学习,毕业后没多久就从“学校的学霸”转变成“发电行家”,在葛洲坝完成了从班组“副班长、班长”、车间“副主任、主任”到电厂“副厂长、厂长”的职业升级,如今执掌世界上规模最大水电站——三峡电厂的水电专家,对温总理到访时的情节同样记忆深刻。 “那天总理看了许多地方,详细了解了三峡工程在防洪方面的运行状况。”李平诗说:“看过之后,我感觉总理对三峡工程的管理运行是满意的、放心的。” 正因为有了三峡工程,2012年的长江虽然遇到了超过1998年的大洪水,但是在广袤的中下游,除了正常的布防、巡防、护堤之外,并没有出现全民抗灾的情景。当全国各地出现险情、发出告急时,长江却因为三峡工程的调蓄而静谧安澜。或许是有感于此情此景,温总理在离开三峡工程前对人们说:感谢参与三峡工程建设的技术人员和干部职工,你们为祖国、为人民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我向你们致敬!向你们表示感谢!” 可在胡兴娥和李平诗看来,总理送出的这感谢,他们这些三峡工程的建设者、管理者、运行者必须“转让”出去,真正受之无愧是的三峡工程。如果没有三峡工程,长江两岸抗洪抢险的故事依旧会重演,人们流离失所的景象依然会重现! 我们应该再来回顾一下那段历史: 19983月在全国人大九届一次会议上,温家宝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随后即出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在随后的长江抗洪抢险行动中,温家宝又担任了前线总指挥。“当时,武汉汛情告急,荆江段已超过了国家确认的分洪水位线,人们急切要求炸毁荆江大堤。炸堤分洪以确保武汉三镇的呼声持续高涨。”可是,如果炸堤分洪,湖北公安县就将化为泽国,40万人就会无家可归,损失也会超过150亿元人民币。而如果不炸堤,长江一旦决口,武汉三镇将被大洪水吞没,更多的人会离开家园,经济损失更为惨重。直接损失“绝不止千亿!”    抉择? 风险!! 作为前线总指挥,温家宝总理最终决定固守荆江大堤。经过护堤官兵的共同努力,经过人们忘我的拼搏、战斗,大堤最终被保住,洪水终于被逼退。公安县没有被淹,武汉三镇有惊无险。 一位当年参与过抗洪的知情人回忆,当时敢于做出这样的决定,除了作为前线总指挥的勇于担当之外,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总理广泛听取了气象专家和水利专家两方面的意见。” 为了保住武汉三镇,为了保住荆江大堤,为了保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1998年汛期,温总理和保堤官兵、抗洪民众一道在荆江抗洪一线坚守了很长时间……”。在胡兴娥和李平诗的回忆中,那些日子艰苦卓绝、险象环生。  追逐长江苍茫的身影,感念人们的悲喜更替,忽然间,你会想起这样一个故事:尧在世的时候,大地之上洪水泛滥,人民流离失所……尧决心治水而不得。后来,舜所遇到的首要问题也是治水,他革去了治水消极怠工的鲧的职务,启用了鲧的儿子禹。禹“三过家门在而不入”,带领民众坚持治水,耗尽了心血与体力…… 而今,故事重温,江河新颜,天地也早已改变。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