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新三峡》创作手记:《爆破》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4日 10:25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能在“雷区”走两遭,是在三峡拍摄一个月来,最大的“机会”。 拍摄渝万高铁万州北站及大型连接工程,可谓是一波三折。先是烈日炎炎似火烧,摄像师中暑,拍摄推后;再是即将拍摄时,摄像师临时抽调其他任务,拍摄再推后;又是突如其来的大雨,施工一时暂停,拍摄又推后。如是者三。 事不过三。再不拍摄,已经建立起来的拍摄情谊和热情,将“再而衰,三而竭”,此拍摄之大忌也。何况已经定好第二天转场,再回来不知何月何日,到时再联系,对方也许会客气得“不行”。 “不行”的可能,可不行! 时至中午,骤雨初歇,小雨细洒。电话联系,施工可能在进行,呼朋引类,召集一个战壕的弟兄,驾车前往。  到达万州北站工程项目场地,居高临下,之前第一次来看的时候,那片被切削得陡直而下的山坡,又被削去了一半。这一片区域水系发达,连接万州北站的高铁铁路,多由桥梁架设而成。绵延近两公里的工地上,大型推土机、挖掘机,一个劲地朝岩土使劲,工地一片轰鸣。挖掘机挥舞铲斗,狠劲地挖向褐色的岩石,钢铁与岩石之间巨大的较劲摩擦,产生了片片白烟。看来山坡上面的岩层经过风化,较为松软;越往下挖,岩石越加坚硬,啃到的,越是“硬骨头”。 挖掘机在铲出一片片白烟后,把一层较为松软的岩石剥离后,便顺着山坡,“悻悻”而去。工地上的临时道路,坡陡湿滑,挖掘机像一只大螃蟹,耷拉着巨螯,小心挪动,还时不时把“巨螯”当作拐杖,拄在地上,以防滑倒。威武巨大的挖掘机,竟有此般田地,此情此景,观者心中不免哈哈大笑。  挖掘机审时度势,及时让位,打孔机们迅速补缺,一展身手,坚强有力的臂膀,扶着钻杆,朝着岩石一阵猛钻,白烟弥漫。这是人类之矛与岩石之盾的较量!炮声隆隆,硝烟阵阵。自从看到两千两百多年前李冰父子修建的都江堰之始,我就对中国人在工程上的智慧,自信不已。打个岩孔这种活,只能归作“雕虫小技”。果然,稍顷,一个直径七八厘米,深两米的岩孔,一蹴而就。 尘土硝烟之中,大型机械之间,是摄制组四兄弟。为了拍出挖掘机“张牙舞爪、群魔乱舞”的“气势”,四人不断地调整机位,跟挖掘机的“大爪子”近点、再近点。“贪心不足”之处,还要请挖掘机的操作手,深挖一“大爪子”,然后猛地一甩“大爪子”。“大爪子”果然威武,“呼”地一下贴着摄像机就过去了。这时我想起了一句年度热词“要学挖掘机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不知道那位可亲可敬、技术娴熟、有求必应的驾驶员小兄弟是不是毕业自“哪家强的蓝翔”,反正他要是操作的“大爪子”再往前伸一点……我们可是在“大爪子”面前轻如鸿毛,微如草芥。而旁边两米,就是履带式打孔机的“大屁股”,要是那个大家伙往后一倒……提醒各兄弟,不光要紧盯“大爪子”,还要时刻注意“大屁股”,因为“大屁股”太高,对于司机来说,视线可能是死角。  依依惜别“大爪子”,摄像师邓勇就开始向打孔机“致敬”。履带式打孔机斜歪着巨大的身子,就像一只玩世不恭、乜斜一切的巨牛,甩出一片白烟尘土,给予我们崇高的“回敬”。邓勇果然“勇”,离打孔机的“大屁股”仅两三米就开干,要是这歪歪的“巨牛”,再一歪身子,谁也承受不住它那十几吨的“敬意”。 当时大家还纳闷,这家伙不去挖土,打这深深的孔干什么?四人中有人说是勘探,有人猜是取样。当大家拍完坡上的推土机,回头一看,一群工人在扔纸箱子,再一看,妈呀!是炸药!一捆一捆的雷管炸药,往岩孔里放,然后用长长的杆子,往下捣一捣。看来是挖掘机啃不动了,那一片岩石要爆破。原来打孔机打了那么多岩孔,是为了放炸药!我等恍然大悟。  相请不如偶遇。拍了那么多施工的镜头,爆破还没拍过,何况这么一大片岩石,足有2000多立方。天之所予,怎能不取!既然爆破的机会那么“盛情”,咱也就顺水推舟、盛情难却了。一番商量,摄制组决定临时放弃市区一座立交桥夜景的拍摄,改拍爆破。一番打探,得知爆破要在傍晚六点半到八点。还有一个半小时,赶紧下山,修整人马,补充水分,用充足的精力迎接那隆隆的爆破声。 傍晚六点,天气完全放晴,真是天助我也。再次上山。 临近坡顶,只听一声沉闷的声响,一阵烟雾随之腾起。爆破提前了。这帮家伙,怪不得在问什么时候爆破时,支支吾吾,现在又提前爆破,原来是怕危险,不愿意我们拍摄啊。 赶到坡顶,又是一炮,轰的一声,一大片岩石在拱起两米左右后,分炸开来,又似有不甘地落了下去。已经两炮了!  摄像师郑勇扛着机器,就往最高处跑。另一台机器就近支好,两个机位,伺候下面几次爆破。 支好设备,定睛一看,乐了。离我们十几米的山坡下方,爆破工人在往岩孔里埋设雷管炸药,布置爆破电线。真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远处那一片岩石的拍摄,落下了两炮,老天待我不薄,送来更近处的这一片待爆破的“处女地”。 工人们看到了摄像机,连说“危险!”,要我们后撤。往哪撤?再撤,就拍不好了。我等顾左右而言他,以“狗皮膏药精神”钉在此处。摄制组不仅不后撤,反倒再次“进击”,下到爆破场地之中,询问“先爆哪一片,再爆哪一片?”弄清信息,摄像师取景才能有的放矢。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深入“雷区”,第一次看到炸药。塑料布包裹之中,白中带黄的炸药,被卷成一卷一卷,犹如大大的爆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塑胶炸药”? 爆破工地的负责人看到我等不退反进,也被整乐了,热情地告知爆破的区域顺序,同时也再次劝我们到另一个安全的地点拍摄。我们也心存感激,如实相告:我们选的地方是最佳地点,到安全的地方,拍不好,还不如不拍。你等都不怕,我等怕甚!听罢“心声”,工头伸出手来,与我们握手,从他的眼中,我看到的是朋友之间才有的那种眼神,关切、亲切。 嘟!一声哨响,爆破准备;嘟!又一声哨响。轰!一声沉闷的爆破,岩石如波浪般涌起,然后如波浪般沉落。没有乱石飞溅,只有烟尘升起。现在的爆破技术,真的发达。这一切,都被两台摄像机收入画面中。    轰,又一响,这次爆破规模更大,涌浪更高,更完美。 近处这一片爆破完,爆破工人主动说远处的一片岩石也要马上爆破。真好! 拍摄那一片,最佳的拍摄地点是在一片高土之上,沿途和高土的顶上长满野草。平生最怕蛇,最不敢与那些修长蜿蜒运动的动物们对视那豆绿的眼睛。借工人们的杆子,边打草丛边走,赶到高土之上,又是一阵猛打猛扫。 嘟!轰!嘟!轰……一阵阵的爆破,传响在这绿色满坡的山坳。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