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等待像瀑布一样的云
——《庐山·人文圣山》拍摄散记
于鹏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9日 17:25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于鹏 于鹏  还记得是五月里的某天,和一干兄弟们放肆地嬉笑怒骂着走出机房,看看表,凌晨四点。至此,耗时将近一年的关于庐山的系列纪录片终于完结了。把崭新的十几盘播出带锁进柜子里,挥手间目送着大家各自散去的背影,抬头瞥见天上寂寥的几颗星,忽然想回家了,家不远,在天津。 半个多小时后,人和车已经在高速上撒欢儿了,视线所及,再没有别的车。风声猎猎淹没了我只为宣泄的一路狂喊,喊累了,就把车停在路边。走出车外,才发现原来四下里竟是这样的阒静,静得你能听到路基下田埂间蟋蟀的叫声。整个人从头到脚沐浴在无比清新的空气中,我贪婪地无休止地一次次做着深呼吸,一次次把新鲜的氧分子吸进肺部,把沉淀的疲倦甩出七窍。吞吐间,忽然注意到路尽头浮出的一轮红日——硕大的一个圆,丰满的金边光晕里怀抱着暖融融的一团红,间或一串剪影般的鸟儿乍着翅膀姗姗掠过,这画面像极了庐山的日出…… 一年前,我们第一次讨论该如何接手庐山这样一部集文化与风景于一身的选题,依稀记得最高指示:首先要保证这是一部画面优美的作品,要呈现出让人震撼的美。于是在此后的日子里,努力捕捉那些极致的风景,并更加努力地去发现那些普通景物中极致的美,便始终伴随着我们艰难漫长的拍摄周期……   《庐山:人文圣山》海报 《庐山·人文圣山》海报 依傍着长江与鄱阳湖的庐山已经被人们用画笔、用诗文、用DV、用长焦镜头记录过太多次了,那些山啊水啊就像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明星,再也不肯为新人多展露半点风情了。一切看上去很美,但很平凡。我知道,在很多摄制组里,导演和摄像近乎两个泾渭分明的工种,一个负责思想,另一个负责构图,但是在我的队伍里,我需要每一个人的眼睛和头脑,从导演到场工(跟班的山民),我要用镜头去迷惑我的观众,展现那些微观的异形的景致,然后在同一个镜头里给出答案,告诉他们那不过是水或者一朵小花。当溪水由山隙层层跌落石上溅起水花,如果此时阳光直射溪水,如果再有劲风吹来,那四溅的水花便能如银质的钢花一般,丝丝缕缕跳跃不停,璀璨得耀人双眼;当静流默默从一块卧石上淌过,如果四下里树荫遮蔽,如果阳光挤过树荫逆向投来,如果再肯把光圈压下一点,那水就呈现出水银般液态金属的质感,油亮、浓郁,仿佛伸手去摸,便能滑滑腻腻地牵出一条丝来;当雨水打在荷叶上,落下便是浑圆的一颗珠子,你只需耐心等待,那一颗颗小珠子便随着荷叶被风摇摆,朝着一个方向汇聚,渐渐就凝成了一颗豆大的珍珠,晶莹剔透得让人欢喜,那珍珠在叶脉上调皮跳跃变幻着不同的模样,然后蓦地一下滑出镜头,骨碌骨碌滚进池塘……单是水,便有千姿万态的风情,其实偌大的一座山,一花一草、一松一石中暗含的等待我们去发现的美何其多呢?   《庐山人文圣山》剧照 (1).jpg 《庐山人文圣山》剧照 《庐山·人文圣山》剧照 总以为,拍摄普通景物中极致的美要更困难些,它需要你用头脑去发现,相比之下,那些极致的大风景就摆在那里,拍摄起来倒会容易些,只要你肯辛苦就是了。站在峰顶,那棵著名的松树剪影背后,旭日东升,天地一线,红彤彤的云海,于是问当地的向导,这算是庐山风景的代表了么?回答说,不算。 第一次听到庐山的“瀑布云”很有些不以为然,盖因走的地方多了,看见过太多名不符实的景致又或夸夸其谈的人,直到看见一张“瀑布云”的照片。背景是像瀑布一样的云从山巅垂下,洋洋洒洒一片白,前景是半山一座鲜红的八角亭,问过后方知此亭名曰“观云”。向导说,相片拍摄的位置就是整个庐山观看“瀑布云”最好的地点,那是山腰的一处断崖边。 向导是庐山的老气象,他告诉我们,“瀑布云”是庐山奇绝的景观。这一现象的出现大体上是因为山外的气流与山谷间盘踞的气流相遇,前者呈强势力压后者。但如果形成独特的“瀑布云”气象,却还需要诸多因素同时具备:前夜有大雨、今晨北山公路有浓雾、南山公路晴、风向东南缺一不可。即便因素皆备,可是拍到“瀑布云”十有八九还是要靠运气,它出现的时机一年四季不固定,持续的时间从几分钟到几小时不固定,云的气势大小就更不固定。好在时值春夏,是“瀑布云”最容易形成的时候。当下觉得这倒是不错的景致,又可以算是庐山风景的代表,更何况拍摄位置已经确切知道,剩下的就是等哪天这云出现,千万不要错过才好,谁曾想,这一等,便是漫长的一百多天…… 拍山是件苦差事,常常要花上大半天时间从这个峰向那个峰进发,常常怀着恐惧的心情抬头打量那没有尽头的石头山路,常常被脚上的燎泡折磨得必须在鞋里裹上一层厚厚的棉布,常常躲在石头缝里草草啃块馒头或者像狗一样伸着舌头喘几口大气,常常到达目的地却发现这里正浓雾深锁或者霪雨霏霏……庆幸的是,我有一支可爱的队伍,常常是最赢弱的姑娘都要抢着背三脚架,常常是五十多岁的老司机上下几趟只为送来大家遗落在车上的矿泉水,常常是最后的一根烟掰开几段弟兄们凑合着抽……工作计划艰难但按时地推进,与此同时,我们一直等待着庐山的“瀑布云”。 有时候传来消息“瀑布云”出现了,可我们在百里之外的山路上;有时候我们拼死拼活地赶到,可云却刚刚消失;有时候我们撞见那云,可等上大半天也不见从山巅跌落,与寻常的浮云并无两样;有时候我们刚刚失望地离开,却被告知“瀑布云”出现了几分钟……与屡次的不如意俱增的却是,一定要拍到那云的决心,到最后,似乎已经不是为了节目的需要,只是为了对我们自己有个交代。有一个小组从此只负责蹲守“瀑布云”,带上足够的水、烟、馒头,早上六点出发下午五点回来,刮风下雨一概不论,小组是两个人,一个人太寂寞…… 在那段漫长的日子里,庐山各具形态的美几乎被我们搜罗殆尽。把摇臂下到山谷深处或者架到山巅的悬崖边,只为拍摄别人未曾拍到的风景;在凌晨四点一边睡着一边爬山只为拍摄第一缕阳光;对着一只螳螂费去二十分钟的带子只为拍摄它跃入水中的瞬间;在深夜蹚进漆黑的水塘里把手伸进石头下,一边保佑不要被蛇咬到一边祈祷可以捉到传说中的“庐山石鸡”;我们甚至拍到了著名的庐山雾凇,寒冷的湿气凝结在树枝上,冻成冰,阳光照射下折出无数点光斑,一棵棵一簇簇,在镜头里便是迷离璀璨的水晶树……   p363《庐山·人文圣山》剧照 (3).JPG p363《庐山·人文圣山》剧照 (1)jpg.jpg 《庐山·人文圣山》剧照 《庐山·人文圣山》剧照 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深秋过半,寒冬降至。我们依然没有拍摄到那传说中像瀑布一样的云。后来,有人说凡事总要留些遗憾,不能太圆满,想想也是,眼看回家的日子已经不远,机会总会有的,大家心里面似乎慢慢释怀了。 距离庐山秋季拍摄结束还有两天的时间,返程机票已经买好,所有人已经处在休息和整理行囊的状态。 凌晨六点钟左右,房间电话响起,是一个向导打来的,电话那头急促兴奋的方言一时竟听不清楚说些什么,隐约里听到“瀑布云”的字眼。真的是它么?人一半还在梦里,一半已经醒来,叫车是来不及了,只有跑步前进。最多五分钟后,十几个蓬头垢面的弟兄,扛着一式双份的摄像机、三脚架、监视器、电池箱已经狼狈不堪地跑出宾馆,沉重的喘气声,疾行里分配工作的叫喊声,三脚架不小心的拖地声,那谁鞋带跑开的咒骂声,一切叽里咕噜的嘈杂声响在这个寒冷刺骨的深秋清晨。就这样一路跑到半山的拍摄位置,须臾间一打眼,对面山峰一片白,应该是它了!赶紧架好机器,看见时码在变换,听见磁带在转动,始松了口气,一边擦汗一边把气喘匀,然后点燃一根烟,这才从容地向对面看去—— 那是怎样的云啊!纤弱飘渺的云竟能呈现如滚滚洪流一般,从山巅至山谷一泻而下,仅凭肉眼便能瞧出那奔腾的动势,纵是相距甚远,耳畔间亦能听到隆隆之声。像是史前走出的神兽,披着一身洁白的皮毛,那洁白啊,白得耀眼,耀眼得令人窒息,窒息得你几近昏厥。那神兽的汹涌啊,一路袭来,遮盖了一切,吞啮了一切,若是崖间有块突出的巨石,仿佛也会被那云一把推搡跌落下去,这暗蕴着千钧之力的云挟着雷霆之势,饱蘸着惊世骇俗的美,就这样活生生将神迹显现在我们一干俗人的面前。远远看见半山观云亭里那组同事们小如蝼蚁的身形在朝着云的方向蹦着跳着,云之宏大、人之渺小一览无余。像刀子一样的风把他们的欢呼声送来山巅,的确,这是个值得骄傲的时刻,因为上天终于让我们等来了那片像瀑布一样的云。 这时,忽然注意到身边的摄像小伙子已经是泪眼婆娑了。我看着心疼,嘴上却笑着骂道,胡子拉碴的一条汉子却怎么比谁都脆弱,他仿佛从梦里惊醒猛地抹去眼泪,嘿嘿一笑说,是冷的……   (本文作者:电视纪录片《庐山· 人文圣山》执行总编导)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