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夺城之战
——《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创作纪实
林云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9日 16:52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林云 林云  2009101日是新中国建立六十周年的国庆日,上溯六十年前,光明战胜了黑暗,新的共和国诞生。国人视六十年为一个轮回,在国庆六十周年之际,回顾解放战争的历史进程,成为历史节目部《见证》栏目组义不容辞的责任。 但如何反映这场伟大的社会变革?怎么描写这场战争?却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一般人眼中,解放战争不外是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外加渡江战役组成。它们确实是解放战争最精彩的华章,数十年来,曾被众多影视纪录片去描绘。而我们决定独辟溪径,走自己的路,在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中寻找题材切入点,寻找那些能够反映战争进程,但在以往被人们忽视,而没有人描写过的战事。 作为一个历史节目部的老编导,我曾经在上海虹桥和汗湾机场当过兵。记忆中,在机场周围有许多国民党兵当年修筑的水泥碉堡,曾发生过十分激烈的战斗。那是解放战争中最后一场大规模战役,最终,一直以“农村包围城市”为战争策略的共产党军队,夺取了这个中国最大的城市,那是在渡江战役后的又一场伟大的胜利。其实,在解放战争后期,每攻克一座大城市都是解放战争历史进程的一个节点,描写反映解放大城市,就是在完整地反映解放战争的历史进程,而这却是以往影视作品较少反映的题材,因此,理应成为我们创作的切入点。 经过思考,2008年底,在几次组里的创作会议上,我都提出了拍摄解放大城市题材纪录片的建议。除了上述理由外,重要的一点是,拍摄此类纪录片新影厂拥有大量的电影资料,为我们的创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解放战争后期由新影厂老前辈组成的随军摄影队,冒着枪林弹雨为我们拍摄了许多宝贵的电影镜头,为此类题材的创作提供了便利条件。 我的建议得到历史节目部主任王燕同志的重视,春节团拜会上,高峰厂长问及历史节目部在六十周年大庆有什么创作计划时,王燕提到此项建议,得到高厂长的肯定。 20093月,历史节目部领导经慎重考虑,决定拍摄一部以解放大城市为题材的大型系列纪录片向国庆献礼,为此,召开了多次会议讨论此项拍摄计划。 在会议中对片名及拍摄内容形式均产生了不同意见。有人提出此片定名《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并列举了1949年内所解放的几座大城市,但是我认为解放战争并不是1949年一年打完的,夺取大城市从1947年的攻克石门(石家庄)直到1950年的解放昆明,如果把时间限定在1949年间,那么解放战争中的夺城之战将不完整,而且1949年所解放的北京、南京、武汉等大部分城市都是和平解放,会使这部反映解放战争的纪录片缺失许多战火硝烟的味道。 最终讨论的结果是片名没改,但我据理力争,把1948年解放济南加入到这部系列片中。因为解放济南意义重大,当年攻克济南后,毛泽东自信地在社论中宣布:“任何一个国民党城市已无法逃脱人民解放军的攻势。”   《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海报 《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海报 参加过济南战役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指出:“这是第一个最大城市的攻坚战,为我们大城市攻坚战创造了成功的经验,在我军战史上永放光芒。”对这场永放光芒的夺城之战不能因片名的限制而被忽略。最终,组里确定拍摄全国十大城市的解放过程,其中包括:济南、天津、北京、南京、武汉、上海、兰州、广州及成都、重庆。 此纪录片共分九篇,每篇3集,每集30分钟,共计27集,片长共13小时30分钟。成为新影厂有史以来最长、集数最多的大型纪录片。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地域广,历史节目部调集了多名编导,每人负责一篇的编导制作,此片成为参与人数最多的集体创作。其中,我负责《济南篇》和《上海篇》两篇。 在讨论会中,历史节目部主任王燕提出,片子的表现形式要以一两个人为主线串联全篇,以第一人称“我”叙述相关情节,以小见大,有别于其他全景式的表现方法,并使之更具可信性及人文色彩。 从这部系列纪录片的规模到表现形式,都是对参与创作人员的一次考验和新的尝试。经过多次策划讨论,时间已到了四月底五月初,离开播的时间只有四个月时间,大家开始奔赴大江南北各大城市进行采访、拍摄。 我于五月初到泉城济南拍摄,选取了当年华东野战军老战士张文良为主角,他在战役中负伤,被误认为牺牲,以至他的名字被刻在济南解放阁的烈士墙上,因此被称为“活烈士”。另外还采访了众多攻城老战士。 为了完整反映这场战役,我选取了一位当年守城的国民党老兵蔡述增为配角,让攻守双方的老兵讲述这场战争,使这场夺城之战更具立体感。在采访拍摄华野老兵时,我先向每一位老战士敬礼,在我心目中他们首先是经过枪林弹雨、生死考验的英雄。老战士们讲述攻城战斗的惨烈,时常声泪俱下,仿佛又回到战场,跨过战友的尸体,蜂拥着冲向炸塌的城墙缺口,令听者无不动容。 在济南,我还采访了国民党守军司令王耀武的秘书,近百岁高龄的王昭建老人,他竭尽气力,讲述了王耀武在城陷前躲在地下指挥部里五天没合眼,惶惶不可终日的情景。拍摄过后不久,老人去世,他回忆的情景,融入了历史长河中。 在济南即将完成拍摄工作的最后一天上午,我和摄影师赵一楠在拍摄济南战役烈士陵园中的烈士墓,突然,手机传来我父亲去世的消息。其实在来济南的路上,我父亲曾报病危,正当我犹豫是否返京时,又电告抢救过来了,想到拍摄时间紧迫,于是驾车驶向济南,在我即将返京的当日,父亲离去,忠孝不能两全……看着眼前英雄山上排排烈士陵墓,不禁感伤,我那老八路的父亲和他那些逝去的战友们团聚去了。 回京后,忙完了父亲的后事,我立刻投入了紧张的后期编辑工作。虽然时间紧迫,但编片不能马虎,质量不能降低,《济南篇》顺利通过审查。 进入八月份,我马不停蹄又奔赴上海拍摄。解放上海的战斗最为激烈,战况错综复杂,拍摄此片有一定难度。但同时上海战役的资料片也很多,因为当时郝玉生、盛玉增、周振声三位新影老前辈摄影师随攻城部队拍摄了大量资料电影,这些宝贵的资料片,成为我这部《上海篇》的基础,我还有幸请到老摄影师周振声成为本篇的主角,以他的视角重新回顾这场战役。 在八月炎热的日子里,我和摄影师在上海市区、浦东村镇、浦江两岸旧战场忙碌拍摄。此时,离播出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时间紧迫,只有日夜不停地忙于拍摄工作。 其他各路摄制组,也在各大城市克服重重困难努力工作,路佳同志在盛夏的广州顶高温酷暑,克服了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采访拍摄一个月,完成了拍摄任务。温艺均同志在成都、重庆两地之间奔波,采访了众多当年的亲历者。全体参加创作这部纪录片的同志们在2009年那挥汗如雨的炎热夏日里,竭尽全力工作着。按照要求,每位编导都在自己的片子中安排了不同的主要人物“我”。   《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编导在采访现场 (1).jpg 《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编导在采访现场 (1).jpg 《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编导在采访现场 (1).jpg 《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编导在采访现场 叶晶在《南京篇》里找了原金陵大学校长之女陈佩洁;陈庆在《天津篇》中启用了天津的民俗风貌专家金朋育;赵燕在《北京篇》中找的是张自忠的女儿张廉云;《武汉篇》找的是一位收藏家;《广州篇》则是一位电视台编导……这些片中的主角,以“我”的口吻回顾讲述自己所在城市六十年前发生的巨大变革,使这部战争题材的纪录片具有可信性和亲和力,以及人文色彩。与以往的战争片叙事相比是一次新的突破。 作为一个创作团队,大家在工作中密切协同,互相支援,我向拍摄《天津篇》《广州篇》的编导提供了采访者的线索,成为片中的主要采访对象,叶晶同志则为我提供了当年“前指”老首长的采访资料。在离播出《上海篇》只有几天时间,崔宇宁、王欣和路佳共同协助我完成了《上海篇》的后期编辑,赶在播出前一天送到台里。 回想当时,就是一场团结一致的“夺城”会战,大家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为国庆六十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 200993日,这部系列纪录片在中央电视台一套晚间播出,接连27天,国庆节前夜结束。超长的大型纪录片,引发了巨大的规模效应,观众像看电视连续剧一样,观看这部以全新视角反映解放战争的纪录片,反响十分热烈。此后不久,这部纪录片又在中央七套重播。辽宁、重庆、河南等电视台也陆续购买了播出权,在各地方台播出。这部纪录片的光盘和书籍也伴随着出版发行,更扩大了片子的收视范围和影响。 此后,这部大型纪录片被评为中国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年度“最佳长纪录片”奖、新影厂“星花奖”一等奖及最佳策划奖,并在广电总局2011年颁发的“纪录片扶持奖”中成为唯一代表新影厂的获奖纪录片。 这部大型系列纪录片是同志们共同努力的结晶,也是历史节目部整体创作实力的体现。 仔细回味这部长纪录片,也有遗憾之处,因片名所累,长春、沈阳、石家庄、昆明等城市未能入列,攻城时间最长的太原战役也因其他原因缺失,所以它所表现的解放战争中的夺城之战并不完整。但瑕不掩瑜,在当年众多献礼片中,此片以独特的视角、清新的风格独树一帜,为观众展现了解放战争全景画卷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参加创作的同志们继承了新影厂老一辈摄影队的光荣传统,不畏艰苦困难,在2009年炎热的夏季“攻城掠地”,努力完成了任务。 片子播出后,曾参与拍摄解放上海战役的老摄影师周振声评价说:“这才是我们新影的片子,也只有新影才能完成这样的片子。”   (本文作者:电视纪录片《1949:城市的记忆与重生》编导)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