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在宏大叙事中追寻个人命运
——纪录片《碉楼往事》创作谈
徐晓璐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9日 16:40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徐晓璐 徐晓璐 纪录片,尤其是历史纪录片,宏大叙事几乎是唯一的选择,因为它可以建构一种主流意识和大一统的民族精神和国家意志,以这种宏大叙事构建出来的历史纪录片也影响着民众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作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献礼片,《碉楼往事》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讲述海外华侨华人历史的纪录片。以往有一些纪录片涉及到海外华侨华人的部分历史或生存状态,比如《唐人街》、《幼童》等,但真正将海外华侨华人跨千年的历史用一部电视系列片全景式地展现,堪称首次。八集系列片《碉楼往事》并没有完全遵循宏大叙事的传统模式,而是打乱时间顺序,从一个特殊的历史事件出发,开始一种独特的历史讲述方式——在宏大叙事中对个人命运进行追寻。   一、宏大叙事的本源   所谓“宏大叙事(Grand Narrative)”,是指以其宏大的建制表现宏大的历史、现实内容,由此给定历史与现实存在的形式和内在意义,是一种追求完整性和目的性的现代叙述方式。对于宏大叙事的理解,马相武也在《宏大叙事与文学主流》一文中指出,“宏大叙事往往与在较大范围和纵深时空关系中的理想性和建构性的写作主题与叙事目的有关,有着一以贯之的主旨和完整、全面、统一的叙事内容,它主要是指启蒙运动以来所构建的一种关于世界和人类社会发展的理性主义神话的‘大叙述’”。   《碉楼往事》摄制组拍摄铁轨 《碉楼往事》摄制组拍摄铁轨 纪录片《碉楼往事》并没有摒弃宏大叙事的主体方向,而是力图在宏大的历史视角中,展现一条海外华侨华人清晰的生长命脉。完整、统一的历史框架构成了本片的叙事体系,成为追寻这段华侨历史的重要基础。 然而,从思想特征来看,宏大叙事往往强调总体性、宏观理论、普遍性,与个体性、解构、差异性相对立;而在具体作品中,宏大叙事又往往与意识形态关系密切,与细节描写相对,与个人叙事、日常生活叙事相对。因此,专注于大文化视角下的史诗叙事显然会囿于简化的历史教化语义与集合性的语汇等权威式表达,无法描画出清晰可辨的形象,致使人们丧失对历史的真实触感,只能看到宏大而模糊的历史群像。同时,观念与视界的日渐开放以及审美需求的嬗变,又为宏大叙事向微观个体生命的关注提供了变化的机缘,其转向日趋明显。   二、个体关照在宏大叙事中的投射   近二十多年来,有关历史、文化以及文学艺术的基本观念一直在向“小”、“细”、“碎”的方向演变,从这些方面来透视大的主体和格局。在这一趋势中,纪录片也开始出现了重要的内容转向:关注社会变迁中人的命运,关注人的权益,使个人在时代中得到表达,成为时代的传感器。同时,习惯的历史表述也已经开始注重人本精神,越来越倾向于对个体存在的生命认知和情感体悟的接纳,这一明显的转向使宏大叙事空悬的距离感逐渐淡化甚至消失。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要舍弃宏大叙事,对历史的重塑仍然需要宏大叙事,因为国家意识、民族发展、文化厚重需要诉诸于宏大叙事,现实大众还无法完全放弃历史、革命的宏大图景。只有力求做到全景式的厚重叙事与个体生命状态的相统一,才能既构建民族精神和国家意识,又能得到更多观众的共鸣与认同,让历史的触感更加真实,这也将是未来历史纪录片的发展方向。   《雕楼往事》剧照 《雕楼往事》剧照 《雕楼往事》剧照 华侨史就是这样一段值得记录的恢宏历史,然而华侨华人数量之多、范围分布之广、出洋历史之悠久、华人对侨居国及祖国的贡献之大,都使得展现海外华侨华人的历史画卷并不简单,而海外华侨华人的历史,在中国纪录片界也是很少受关注的一个领域。隐藏在碉楼背后大量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恰恰能够汇集成一部江门五邑华侨华人跨越百年的壮阔历史,引领我们去探寻那些客居四海、生根他乡,却时刻与祖国血脉相连的海外华侨华人的生命轨迹。《碉楼往事》以美洲华侨华人的历史为主线,同时穿插讲述东南亚华侨华人的故事,力求全方位地展示海外华侨华人的奋斗之路,近距离探寻华侨华人湮没在历史中的心路历程。 在从宏大叙事向微末叙事靠拢的自然转向中,《碉楼往事》投射出对个体生命的关照。本片走入历史的时间向度与空间维度之内,将宏大的叙事与个体的追寻交织在一起,描摹出诸如执意以己之力建造中国铁路的陈宜禧、在“天使岛”受审遇阻的邓文钿等旧日华工鲜明独特的个体形象,他们分别具有迥然不同的生活轨迹和显著的个体差异,甚至相隔几个世纪,却又共同构成了宏阔的历史图景。 历史因其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本体特征而在艺术表现中具有更加复杂的面貌,宏观与微观的交缠始终存在,对历史的表达永远不可能包罗万象,“影像世界中没有绝对的宏大叙事”。影视艺术的发展使宏大叙事和微末叙事得以在共同的场域中并行,宏大历史的艺术表达通过对个体生命的吸纳牵连出微观生活背后的历史背景,实现了纪录片在宏大叙事中对个体生命的关照。   三、在宏大叙事中追寻个人命运   纪录片《碉楼往事》以碉楼为基点,将视野跨越千年,在展现厚重的宏观历史的同时,也注重对人物、故事和细节的把握。它在宏大叙事中对人物命运的追寻主要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来实现。 1.以人载物,让静物散发光芒 碉楼,是广东岭南乡间一种奇特的建筑,它是集防卫、居住和中西建筑艺术于一体的多层塔楼式建筑。而纪录片《碉楼往事》的创作也是因它而起。作为一种物的存在,它只是静静伫立在那里几百年,如果仅从它的外观、功能或是建筑结构上去记录,难免会显得既单薄又枯燥。于是该片从修筑这些楼的人出发来挖掘这群兼具东西方特色的建筑背后隐藏的故事。 本来早已人去楼空的碉楼,本来只有靠残存的照片、物件来见证它们曾经的繁华的碉楼,在解说中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是什么人出资修建了它们,为什么修建它们,何时修建,这种样式的特殊意义,期间发生了哪些惊心动魄的故事,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仍然是时尚女性们追求的奢侈品会出现在这些建筑里,这些在讲述中都一一呈现在观众面前。 而在《道钉无声》一集中,一枚真正的铁路道钉成为了铁路爱好者克瑞斯送给创作者们的特殊礼物,“一条铁路缔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然而为之无私献身的华工却如同那一枚枚道钉,成为铁路线上最不引人注意的零件。”作为铁轨上最不起眼的零件,道钉成为无数华工勤奋、坚忍而又默默无闻的化身,因而具有了超越物质本体的精神意义,呈现出勇敢、坚强、值得尊敬的光辉。人的精神象征附着于道钉之上,使得人物合一,既能从中窥见每一个筑路者的血汗,又能从这一超越实体的物件中体味出历史的悲怆与感动。 因此,当拍摄对象或者叙事主体是一个物件的时候,需要从人的角度来挖掘它所蕴含的深刻意义,因为任何物的存在,任何历史的探寻,都需要历史、故事来为其添砖加瓦。   p341 《雕楼往事》剧照 (2).JPG p341 《雕楼往事》剧照 (2).JPG 《雕楼往事》剧照 2.以人叙事,让故事增添生动 作为历史类的人文纪录片,《碉楼往事》突破了以往堆砌文献资料的叙事口吻,用小人物的命运代替大事件来重现历史,大量的人物故事折射出历史的风云变迁。这种将纪录片故事化的拍摄方式是当今国际、国内纪录片界艺术创作走向的主要潮流之一,也是社会、人文、自然三大类纪录片创作中普遍采用的艺术表现手法。冷冶夫曾将纪录片分为三个层次:仅仅“客观记录人物事件”的为下乘,能够“记录人物故事(将纪录片故事化)”的为中乘,在“故事化的纪录片中具有戏剧性矛盾冲突的”为上乘。由此可见,要做出一部高水平的纪录片,故事性是必不可少的,故事性是纪录片价值体现的最佳载体,而故事又是与人紧密相连的。 《碉楼往事》对于人的关注,由原来简单的环境和关系的描述,转向把人置放在事件当中,把背景放大,采用由原来的“人的事件”转向“事件中的人”这样一种新的关注方式,将岭南乡野的农民放置在当时大的社会环境中,讲述他们迁徙的故事。 1910年开始,华人要成为正式的美国公民就必须在天使岛接受入境检查和审讯,《落地生根》一集用朴实的纪实手法讲述了这段历史,并给观众“还原”了一个真实的天使岛——天使岛并不是以前很多资料上记载的 “致使无数华人受辱丧命的魔窟和人间地狱”,这个移民审查站的建立有着其深刻历史原因。在缺乏历史影像资料的情况下,《碉楼往事》并没有采用纪录片界一贯采用的“情景再现”的表现方式,而是通过对亲历过这一段历史的邓文钿进行采访、其他人物采访以及历史图像资料、拍摄的历史遗迹,将这些纪录片里再简单不过的表现元素,经过合理独特的组合之后,引领观众走进过去,体味历史。还比如在《金山梦寻》这一集中,为了使华工的形象更为具体生动,让观众能身临其境感受当年华工的淘金过程,在一百多年前华工淘金的遗址上,我们找到一位当地的淘金者为我们演示早期的淘金过程,再加上当年淘金发源地遗址的画面以及相关专家的采访,人物、故事和历史浑然融为一体,手法尽管平实却能获得极强的叙事张力。   《雕楼往事》摄制组在美国拍摄 《雕楼往事》摄制组在美国拍摄 3.以人带史,让历史充满情感 历史是宏大的,而人是微小的,在历史长河中,作为一个个微小的个体,人物显得是那么无足轻重,但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个体,才组合成了宏大的历史空间。没有细节关照的历史是一段没有神采的故事,缺乏人物故事的历史则是一段空洞无物的叙述,因此能否“以小见大”、“举重若轻”地处理“大历史”和“小细节”的关系,成为纪录片能否脉络齐整而又血肉丰满的关键所在。 《碉楼往事》在展现历史时就十分重视对人物和细节的把握。在美洲华侨史150多年的历史长河里,尤其是最早期参与淘金、修铁路的华工,他们大多数是默默无闻的无名者,没有留下任何印记。他们是一幅群像,他们有着很多的共同点,却缺乏鲜明的形象,因此片中除了用带有故事的早期华侨形象来展现外,还通过现代人的故事讲述,配以历史图片和历史遗迹等的展示,来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让历史更加生动。 更为典型的是《共赴国难》中的一些人物故事:司徒美堂倾其人力物力财力,全力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美国颇具盛名的女商人陈诚意给所有孙辈的孩子起的名字总都带有“华”字;黄毓全新婚不足一月,就主动请命参加抗日战争,成为中国空军抵抗外侮捐躯的第一人;被誉为“中国战鹰”的陈瑞钿与数倍于己的日军战机在昆仑关上空激战近一个小时;郑潮炯卖子筹款为赴国难……这些鲜活的人物故事让整部战争史充满了浓郁的爱国情怀和捐躯赴国难的悲壮感情。 当我们回忆作品,其“形象体系”中的每件东西都体现着某种个性、情感的意味,这就是“情感的客观化”。即使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人亡物在,人去楼空,生存痕迹中也遍布情感。所有的历史都需要个人去感知、选材、提炼和表现。在艺术表现中,历史被截取并放大,其所呈现出来的面目更加复杂和多向,对个人命运的吸纳和描摹能刻画出历史的清晰轮廓,否则,历史就是毫无人性温度的图景,遥远且抽象。   四、结语   《碉楼往事》通过一个个华侨华人的奋斗故事,全面展现了华侨华人对世界文化交流所起的重要作用,以及对侨居国与祖国建设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是一部具有观赏与学术双重价值的华侨华人奋斗史。但是在短短八集的纪录片中述说华侨近千年的宏大历史,《碉楼往事》显然无法涵盖所有的角落,海外华侨华人的历史之深厚绵长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也使得我们在创作过程中必须有所取舍。然而,在宏大广阔的历史叙事中追寻个人的命运是本片作出的有力尝试和突破。 于丹在谈论纪录片创作时曾有过这样的描述“好的纪录片就像钻石体写作,载体要小,放射要大,寻找到精彩的叙事由头,放大一个历史瞬间,把个人命运跟大环境以真实电视剧趣味放在大众趣味的视野中,让叙事含而不露,带有典雅的趣味,有节制的云淡风轻,在历史中透过尘埃透出一种惊心动魄。”纪录片《碉楼往事》在宏大叙事中对个人命运的追寻恰恰是“在历史中透过尘埃”的表达,不止于恢弘的历史趣味,更在于对生命个体的激活与还原,透过尘埃一样的个体,观照广阔的历史世界,激发的是内心的震荡与感慨。   (本文作者:电视纪录片《碉楼往事》编导)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