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自然人文纪录片《草原:我们的故事》
总导演于鹏专访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6日 15:29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总导演 于鹏 总导演 于鹏 [导语由中央新影集团地理节目部承制的五集自然人文纪录片《草原:我们的故事》即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请观众敬请期待。日前,纪录片总导演于鹏接受新影集团官网的专访,向观众介绍影片创作及拍摄情况,讲述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总导演于鹏曾经领衔创作过一系列优秀的纪录片,如八集人文纪录片《说吴》、十集人文纪录片《庐山:人文圣山》、十集人文纪录片《凤舞神州》等,同时还尝试故事片的创作,2013年执导了故事片《关关雎鸠》。
[记者] 中央新影曾在80年代拍摄过关于草原题材的纪录片,近年来此类题材的作品不多,《草原:我们的故事》是在什么背景下开始创作的? [于鹏] 最重要的背景是国家民委希望制作一部反映草原民族的纪录片,于是中国民族音像出版社出面与中央新影集团共同策划,最后达成了联合出品这样一部纪录片的意向,最后由新影集团地理节目部承制了纪录片的摄制工作。而且国内目前还没有同类型题材纪录片,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填补了国内同类纪录片的空白。 [记者整部纪录片既有连续性又独立成篇,作为总导演是如何架构五集的影片结构、筛选影片内容的? [于鹏实际上这种结构方式也不是我们独创的,这是国际上近些年比较推崇的结构,比如之前的“舌尖”模仿“人类星球”也是大同小异。只不过,这样结构的纪录片很少,因为它具体实施起来太困难了,需要雄厚资金和足够多的创作人员,还有足够多的时间,而这三点是我们即便倾尽所能也做不到的,但好在做不到的事情最后还是做完了。说白了,就是还有很多简单的操作方法,但是我们选择了最困难的一种,向最高标准学习,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好看。 至于影片内容大概是围绕草原所涉及的几个大领域话题来划分,同时又要考虑兼具可视性。所以五集主题就是:草原民族的历史信仰,草原民族的生存意志,草原民族与动物,当下草原所面临的变革,草原的生态危机。
       [记者] 纪录片以草原民族的人们作为拍摄主体,他们的命运和生活与草原密不可分,片中是如何选取人物的? [于鹏] 这部纪录片前后大概耗时将近两年,其中至少超过一年的时间是在不断找人,不断筛选,最终才能确定拍摄。其实草原人的生活在我们看来都很奇特,很艰苦,这个大人群我们看来是陌生的,但是为了保证打动人心的力度。我们寻找的标准就是奇特中最奇特的,艰苦中最艰苦的。有很多我们拍摄的对象所沿袭的生活方式即便在草原人群中也已经很少见了,甚至可能很快就消逝了,比如哈萨克人艰苦的冬季转场。 [记者]  第三集《亲密朋友》中,人与动物情感的交流让人印象深刻,像阿迪力与草原狼阿弟、卓拉与烈马、别立格达来与他的骆驼恩多尔……在创作中如何把握这些让人感动的细节? [于鹏] 草原民族本来就与动物关系紧密,这种关系来自于千万年以来彼此在自然世界里相互合作而产生的情感,就像是家人、朋友。这样的感动本来就在那儿,即便最普通的牧民与他的牲畜,如果时间足够长的话,同样能发现他们之间的感动。这是很真实的情感,不会刻意装出来,也掩藏不了。牧民与动物之间的感情,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一样的,我们会被什么感动,它们就会。所以拍摄时就会重点选择我们人类情感容易被打动的元素,再依此从牧民与动物中寻找。 [记者] 草原的拍摄环境很艰苦,但纪录片的画面传递给我们的是一种“别样的美”,在摄影方面有什么独特之处? [于鹏] 其实草原的美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我们所接触所看到的大多是绿色大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实际上草原的多种多样的风貌都有自己的美,即便是最严酷的环境,也是美的,只不过我们不常见,很多画面不是我们印象中的草原。所以摄像也并非有什么独特之处,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我们启用了大量航拍内容,在经费紧缺的情况下,还是用了航拍,这确保了全片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部“大片”。 [记者] 纪录片在音乐创作方面有哪些突破? [于鹏] 以往少数民族纪录片往往以本民族特色音乐为主,但是这部纪录片不行,因为一集里面是多个民族,无法按照民族风来创作,所以我们以“世界风”为主,意图从音乐上体现一点“国际范”,也能保证整部纪录片音乐风格的基本统一。每集纪录片中的若干故事,则由不同节奏的音乐来烘托,这就视节目内容而定了。
       [记者] 影片历时两年四季,行程十二万五千余公里,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拍摄过采集虫草,也在原始森林中进行过拍摄……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在拍摄过程中发生过哪些事,遇到了哪些困难? [于鹏] 这个问题实际很难回答,因为困难无处不在。语言不通,没有地方配合,交通没有保障,经费、人员紧缺……还要经历各种各样的极端环境,高海拔、荒漠、沼泽……还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拍摄出精彩的故事……这个问题实在不想多谈,是不愿意回忆,这段回忆我相信摄制组的每个人都很记得很清楚,但又不太愿意说出来,说出来就是再回忆一遍痛苦,也许很久之后,这样的痛苦情结才会被骄傲取代。大家尽管拍摄区域不同,但遇到的问题都很艰难,条件都很艰苦,付出的代价都很大,出车祸的,得肺炎的,从高原下来落一身病的……开玩笑说就是“谁比谁惨”。所以能克服这么多困难把纪录片做下来,团队成员们自己都很惊讶。 [记者] 整部纪录片凝结了创作团队的心血,简单介绍一下主创团队的情况。 [于鹏] 我们所在的地理节目部是中央新影集团旗下重要的纪录片创作团队,拥有专业影视创作人员30余人,近十年来致力于打造与地域文化相关的纪录电视和电影,获得过第二十六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2009年“金熊猫”国际电影节亚洲制作大奖、第十四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纪录片奖、第二十五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2010(青海)世界山地电影节人文类大奖、2013年第九届中美电影节“最佳纪录片金天使奖”、201432届米兰国际体育电影电视节提名奖等国内外重要奖项。这部纪录片的创作团队除我以外,还有导演刘俊宇、赵悦、樊小飞等均为地理节目部的创作主力,大型未来时纪录片《西安2020》、大型人文纪录片《汉源》等诸多作品均有他们的参与和贡献。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