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昨日如新亦如影
朱局钊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6日 15:39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朱局钊 朱局钊 2003年的冬天,是我记忆中最冷的北京。初次到北京,一路想象着首都的神圣,即使那时的列车已经提速成现在的高铁,心情也要远远超越火车的速度。 但北京给自己的第一个真实感受是扑面而来寒冷。当脚踏上这片传说中的圣地,所有的激情都被满地覆盖的厚厚积雪所冻结。放眼四望,不是天安门和长城在向我挥手,而是一个从天到地都冰凉的世界。这里的人怎么个活法啊?我很真实地深深疑问道。 然而更陌生的不是天气,而是工作。 一直以来,中文系是“万精油”的这个概念都根深蒂固。但我这个正宗学语文出身的人,第一次面对“编导”这个词的时候,依然有些眩晕。那时似乎还不知道“百度”是万能的,于是四处打听、多方探寻,最后无果而终。 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我踏进了新影的大门。 《影像中国》在那个时候似乎才刚运作起来没多久,各方面的人员都还在磨合当中。当然那时候的我想不到这些,只是全然一副乡下人进城的姿态,好奇着所见所听的一切。《影像中国》栏目组是三间小屋打通后连接成的一个大房间,这在新影主楼里是少见的宽敞房间,栏目组里有了一台当时应该纳入高级行列的电脑,电脑还能上网。电脑的旁边明确贴出了郑重的告示,说严格控制上网时间,最好是打开页面后马上采取脱机浏览的方式,以便节约网费。拿着一张3.5寸的软盘在电脑上传送数据仿佛是件很得瑟的事情。   《影像中国》栏目海报副本.jpg 《影像中国》栏目海报 我最开初的工作就是一早就坐公交来到组里,当然永远还有一个比我更早的人,那就是虎哥。拎着水壶到开水房打完开水,之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组里的人走来走去,直到下班。组里最壮观的场面就是中午饭了。占据整个房间中央的大桌子上,是大大小小的菜盒,经常是一二十号人围攻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仿佛一大家东北人凑到一起团聚过年,气氛格外的热烈,我对北京的寒冷印象全被这热气腾腾和欢笑的同事融化得干干净净。 对我这样的新人,最神圣的地方当然不是栏目组里的人天天中午聚餐的大办公室,而是东楼的制作机房。从第一次踏进东楼的机房开始,嗅着老楼独有的浓郁历史气息,身体就自然充满了莫名的亢奋,一直到今天也没能培养出对它的免疫力。 那时候的后期制作,进入到非线编辑阶段是件很郑重的事情,这就意味着一个片子已经基本完成了绝大部分的工作,犹如一件产品已经基本制作完整,就差加一个包装盒就可以出厂了。因此非线之前的对编才是工作的全部重点所在。当看着一个个成熟的导演们各自占据着一套巨大的对编系统,娴熟地在几十个按钮上面手指翻飞时,我对影视的崇敬感油然而起。那时候使用的一个是模拟信号的BETA系统,还有一个相对高级的JVC系统。这些对我都不重要,因为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在渐渐熟悉了大体的工作流程后,也渐渐明白了每个忙碌的人所忙碌的到底是什么。于是更加崇拜有的导演居然对编前不用扒词,就直接上手凭着记忆和感觉在对编机前十指乱飞。我就站在这些高手们的后面默默地看着,看某个点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看某句话一点一点地细剪,看某个画面一帧一帧地增减。直到看得自己实在是无趣无味,便埋头睡去。无数次的睡去又醒来后,整个片子的对编也基本完成,突然才感觉失落异常,原来产品的裸体是这样的。但是成熟导演们却很兴高采烈,说加上字幕、加上角标、加上特技,马上就是一部真正的电视作品了。于是又期待着非线的神奇。但等来的结果其实就是对编感受的一次轮回。心中是大大的感慨和不屑:这和《春晚》《焦点访谈》《英雄》这样的片子差得也太远了。 所以今天当自己的片子面对种种人的指点评论时,回想当初的一幕,也就坦然了。 作为一个导演而言,《影像中国》栏目的日子其实很惬意的。首先是选题大致已经通过领导们的筛选,基本确定,影片的风格也基本统一,而且操作性很强,新手上手很容易入门。前期拍摄中的摄像人员问题、车辆安排、各种协调工作基本上完全由组里来解决。因此导演需要做的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当中,乃至后期的机房协调、录音、合成等诸多程序全部有栏目组统一安排,导演只是到流水线上盯紧自己的片子就行了,全然没有其他杂事的影响和干扰。而从最后片子出来的效果来看,栏目各期节目形式、风格趋于一致。那是一段对许多人来说都是美好的时光。 但是后来才知道,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光影,这背后是中央新影这个老单位在尝试改变自己的一段探索。2003年的中国,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以及中央明确了市场经济的主导地位后,市场化、商业化开始冲击一切,也包括了新影这样的老单位。《影像中国》栏目就是当时寻找市场出路的“试水”。仅就栏目形式而言,《影像中国》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它成功地打造了一条流水线作业的影视生产线,并且由此生产出一大批优秀的作品。但对于市场这个陌生的领域,脚步不再像打造生产线那样的顺利。以至于最终的结果是栏目运作了两年左右后就归于沉默了。 我想,要感谢《影像中国》的,绝不仅仅是我这样个别的人,而是一大群新人和老人。   《影像地带》栏目片头 《影像地带》栏目片头 在《影像中国》之后,随着市场化的更加深入,新影也相继出现了更多新鲜的面孔,其中《影像地带》和《科技英才》就是代表之一。 《影像地带》是一档定位为儿童节目的栏目,节目形态上和《影像中国》类似,时长都是三十分钟,只是加入了演播室,利用主持人和嘉宾的互动以及相关的历史资料糅合成一个片子。《影像地带》其实也是新影人自己对如何开辟市场和树立自己的品牌的一次摸索,这为后来在儿童影视上的深入发展做了一次尝试,尽管尝试本身成就并不太大,但是为以后这个方向的发展却是提供了功不可没的突破。 《科技英才》则又是另一类人物传记的小专题片,这是新影和央视十频道合作的,是针对科技前沿人物、学术带头人的人物专访节目,时长为五分钟。尽管是短短几分钟,但是对我们这些导演来说,又是另一种磨练和经验的积累。从《影像地带》到《科技英才》,其实时间也很短,不过一年左右,但给我这个新人已经提供了太多的机遇。从更大的范围去看,是市场化的深入给新影带来的改变。 也是在那个时代,新影也陆续和其他单位合作,开始了市场化的另一种探索,于是一些特别的专题片也应运而生。诸如和国家民委合作的八集文献纪录片《走向繁荣之路》,这是一个整体梳理中国民族政策发展的历史文献类专题片。 如果非要说出这近十年来在新影最不能忘记的经历,我实在说不出来,因为有太多的经历是让人如此记忆深刻。这也许正是从事影视行业的好处,接触的社会面非常的宽广,几乎年年都有你从未谋面的人、从未接触的题材、从未到过的地方、从未碰见过的问题在你的生命中留下第一个脚印。“新鲜”是从未间断过的主题。 但是这其中却有一个例外,尤其是在市场化加速,对收视率疯狂追求的的年代,却有这样的一片天地,几乎是无人管束,只是自耕自耘、秋收冬藏,全然不管这片天地外收视率的狂澜是如何的汹涌澎湃。这对纪录片人来说无疑是世外桃源的地方就是《见证·亲历》栏目。   《见证亲历》栏目片头 《见证·亲历》栏目片头 《见证·亲历》是一档历史人文性质的纪录片栏目,每集时长三十分钟,播出平台是央视一套,只是时间大都是在凌晨过后和黎明之前。特殊的播出时段下,收视率的条款就理所当然地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现在回想,那真是纪录片人的黄金时期。首先是栏目的方向及其宽广,历史人文囊括了古今中外,上至庙堂下到江湖,任何一个导演都能在这样宽广的领域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题材。而且每一个选题也不限定,可以单集,也可以是三集、五集的一个系列。再前卫的潮流想法,再学究的考据寻根,都可以在《见证·亲历》的土地上播种下自己理想的种子。其次是播出平台在央视一套,这为前期的无数工作铺平了道路。再大的业界大腕,再刁钻的部门秘书,只需要拿起电话,报出我是央视一套……,如此云云,合作方就基本没有太多的折腾。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没有收视率的要求。    这是纪录片人梦寐以求创作天堂,而且这样的天堂一直存在了七八年之久。这真是一个奇迹啊。 《见证·亲历》栏目所见证的,不仅仅是社会、历史、人文的方方面面,也见证了电视制作技术的进步。从最早的模拟信号到数字信号;从最初的对编机到大洋系统、ADIS系统、到苹果系统;从最初的标清到高清;从使用3.5寸软盘到现在几个T的超大容量硬盘,完全是一部影视技术的发展历史。但《见证·亲历》栏目所见证的远非这些,在很早以前就隐约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每一两个月,用摄像机记录下栏目的影像,如果时间久了应该很有意思。但是这样的想法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等回头去看,那些当初工作中的寻常片段成为了最生动的画面。《见证·亲历》栏目更见证了一群新影的导演们人生的成长,从一个个青涩的毕业生、一个个朝气蓬勃的青年逐渐转变成了成熟的纪录电影人、一个个父亲和母亲们。时光荏苒,岁月无情,带走了每一个人生命中宝贵的记忆。 特定的时期,固定的栏目,和固定的操作方式,年复一年,在《见证·亲历》栏目的日子似乎就这样一直下去了。就在所有的人都已经深信不疑脚下的路不会改变时,改变却真的来临了。 2000年,新世纪来临,同时也带来了另一个绝对的真理:最恒久不变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变化。 栏目的拆分,各种合作节目的制作,新影人在新的世纪之初,经历着市场更无情的考验。 2000年开始,《见证·亲历》栏目的播出平台开始辗转于一套、七套、十二套、纪录片频道等等。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历史节目部这个大团队。这些根基的变化直接导致了制作节目的变化,风格的多样,表达的创新,制作的技术等等都与往日大相径庭。大家似乎很羡慕现在的平台,它是如此的宽广,机会是如此的多。但一回想,当初在“天堂”般的日子里,那似乎才是创作者的美好梦境。也许多年后回头再看,又会是另一番心情。 常说历史如长河,个体只不过一滴水珠。但对这一滴水珠,所谓一切都是他周身所映射出的影像,无关长河。对于新影,自己也是水珠一滴。十年的脚步,已经是匆匆而过,更何况是这条奔腾流淌了一个甲子的大河。回望昨日,历历如新,却又像前尘梦影。   (本文作者:新影历史节目部编导)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