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我们的十年
——新影《走遍中国》栏目组的十年足迹
王宝成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5日 16:11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王宝成 王宝成 引子   200292日北京时间2000,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从三颗地球同步卫星同时发出一个新的视音频信号:“接下来播出《走遍中国》”。这个栏目至今已经播出十年有余,而我们也伴随这个栏目一同走过了十年。 20026月,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计划把《中国风》《千秋史话》《民族大家庭》《中国旅游》等七、八个外宣专题类栏目,整合为一个每日播出的人文纪录片类栏目,于是就有了《走遍中国》的雏形。《走遍中国》是一档全新的对外介绍中国各地历史地理、文化民俗的节目,受众群是遍布世界各地的华语观众,开播十年来受到了国内外观众的好评,收视率也逐年攀升,曾被评为中央电视台十大名牌栏目,也是中国对外宣传的一档名牌栏目。新影文化节目部一直与国际频道合作为几个栏目制作节目,《走遍中国》诞生后,便顺理成章地加入了这个栏目的制作队伍。 像所有创新栏目一样,《走遍中国》也历经坎坷,十年的时间,虽然栏目的名字依旧,但经过几次改版的周折,节目从形式到内容已经与首次播出时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影厂《走遍中国》组从初次拍摄节目的磨难,到多次改版的艰辛,前前后后二十多位编导齐心协力,十年如一日,与这个栏目一同走过了风雨和辉煌。   一、历程   “这些是全部的素材带了,各位编导到我这里拿场记单,去找自己需要的磁带。”由于几天没有睡好,新影组《走遍中国》的第一任制片人邹德昌揉着红肿的眼睛对大家说。 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走遍中国》新影厂栏目组的最初足迹,是在新影厂东楼的编辑机房这样开始的。   《走遍中国》栏目片头副本.jpg 《走遍中国》栏目片头 由于栏目组刚刚成立,节目的风格、形式都还没有定型,所以最初承担节目制作的摄制组就要承担很大的风险。20028月,新影厂《走遍中国》栏目组承担的上海系列七集节目初审,审看后通知需要全部修改,有些甚至是颠覆性的重新编辑。因为时间紧迫,任务量大,参加前期拍摄的编导又临时有事,不能参加这次修改。部主任周东元调集文化节目部(原一编室)在京全部编导,组织起临时编辑小组,由赵平洋负责文字撰写,其他人分工合作,各自负责若干集节目的修改编辑。当时,新影厂的大洋非线编辑系统刚刚投入使用,许多编导还不能独立操作,所以技术部门的蒋建伟、安娜等人也放弃了周末休息,与加班的编导合作,熬了48小时,终于赶在最后的播出期限前完成了节目修改。 《走遍中国》是我们制作节目栏目化的开始,这是对以往节目制作流程的一种全新挑战,我们从上海系列节目开始了一种全新制作模式的尝试。在此之前我们制作节目,都是编导自报选题独自完成,制作的时间由编导自行把握;而栏目要有一定风格与形式,有制作周期的限制。为了完成系列节目,拍摄前要对节目进行前期策划,在栏目组通过策划方案后,所有参与的编导统一行动,共同到一座城市进行前期采访。后期从创作风格到操作步骤都要严格统一,在规定的时间里不折不扣地完成制作任务,这就是《走遍中国》带来的创作变化之一。 值得欣慰的是新影厂的编导、摄像人员,受过良好的职业培训,有很高的职业技能,从我们第二个承担拍摄的沈阳系列节目开始,编摄人员就集体摸索节目创作规律,努力达到栏目的制作要求。时任制片人张伟绪制定了拍摄前集体讨论选题,拍摄时每天集体看素材回放,共同找问题、挑毛病,后期制作时集体讨论编辑提纲等规定,发挥了全体编摄人员的智慧。很快,新影厂制作的节目得到了专家的肯定和观众的认可。新影厂《走遍中国》栏目组从电视观众关心的话题出发,策划和制作节目。根据收视调查,节目取得了很高的收视点。其精致的画面、流畅的剪辑和贴近受众的解说,被誉为“新影模式”,一度成为《走遍中国》栏目的节目样本。后来,栏目时任制片人赵平洋还总结出《走遍中国》节目制作的若干经验,供新入组的编导参考,台栏目组还为他亲手制作的几期节目开过专家研讨会。 为了收视持续增高,栏目不断地进行改版和包装,《走遍中国》从开播时的四个板块加主持人的形式,到现在一个完整故事叙述模式的转变,十年时间经历了大大小小八、九次改版。今天的《走遍中国》虽然栏目名称依旧,但节目形式和制作要求早已相去甚远。 记不清从哪次改版开始,栏目组就要求记者出镜,这无疑对我们躲在摄像机后面的人来说是一次重大考验。出镜要大方得体,平易可亲,提问要简单准确,用词严谨,这看似简单,但要真正做到也非易事。“我在故我问”,这种借鉴新闻类节目的纪录片手法,拉近了制作者与观众之间的距离。   《走遍中国》栏目组在工作现场 (1)副本.jpg 《走遍中国》栏目组在工作现场 《走遍中国》栏目组在工作现场 刘玲是《走遍中国》栏目新影组最早的实践者。2005年在大庆拍摄时,刘玲为了体验野鸟拍摄者的生活,不但走进被采访者的生活环境,而且头戴芦苇编织的伪装帽,穿上沉重的橡胶水靠,跟随摄影家走进了齐腰深的湖水。大庆的湖泊底下全是淤泥,刘玲深一脚浅一脚,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差一点摔倒,幸亏旁边的被采访人扶了她一把。被采访人事后说,摔进湖里非常危险,因为水靠里有空气,摔倒后水靠要飘在水面上,人独自是站不起来的。 在四川省绵阳市拍摄时,易晓斌承接了《铁索飞渡》一集的任务,这集节目主要反映江油窦团山上飞索艺人的生活,揭示窦团山铁索修建之谜,展现这座川北名山的人文风采。这个节目采访拍摄时有些困难,两个绝壁间悬空架设的铁索就是艺人们的表演舞台。编导易晓斌与摄像张禾、灯光马彦强一起,共同研究拍摄计划。为了更好地表现艺人们的表演艰辛,易晓斌腰系安全绳,亲自走上了只有几厘米粗的铁索。一百多米深的山谷两端,只有上下两根铁索相连,易晓斌学着艺人的样子,手握上面的一根,脚踩另一根铁索,一厘米一厘米地挪动,不时发出惊叫。虽然最后仅仅走了几米的距离,却让观众体会到悬空走铁索那种绝顶飞渡的惊险和刺激。 2012年,《走遍中国》栏目策划制作了100集《中国古镇》系列节目,这是栏目组开办十年来首次整体包装制作的大型纪录片。按照设想,100集节目全部使用高清摄像机拍摄,同时编辑出标清播出版节目和高清版备播节目,这是我们第一次按国家高清晰度数字广播节目标准来拍摄制作的电视节目,而在此之前,一些编导和摄像人员,都没有接触过高清制作,对于节目的广播标准和要求知之甚少。在新影厂技术部门的协调帮助下,我们从《中国古镇》开始,所有编导根据栏目组的要求,开始制作高清节目。本想古镇的拍摄条件相比以往地域性节目可能要好些,但真正走进古镇,才知道除了少数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古镇外,大多数古镇岌岌可危,拍摄条件也很艰难。在河北省暖泉镇拍摄时,为了出现好的收视效果,编导吴姗姗亲自上阵,体验打树花艺人的艰辛。在当地,打树花被称为“危险者游戏”,打树花的艺人要冒着被铁水烫伤的危险,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高达1553℃的铁水用短柄柳木勺舀起,泼向几米外的高墙。炽热的铁水遇到障碍,在墙上迸溅出绚丽的铁花。外人看着好看,但防护重重的树花艺人被飞溅的铁水烫伤是家常便饭。在体验中,曾有人建议使用替身来完成记者的出镜体验任务,但是为了达到最真实的效果,吴姗姗大胆走上打树花的场地,打出了漂亮的树花,这一切,都被两台摄像机记录下来,编入了节目中。拍摄时尽管防范严密,但摄影师彭武华还是被飞溅的铁花烫伤,燎去了一把头发。事后,吴姗姗被当地称为“最勇敢的女记者”。   《走遍中国》栏目登高作业,拍摄建筑副本.jpg 《走遍中国》栏目登高作业,拍摄古建筑 二、挑战   对于很多参与过《走遍中国》栏目工作的人来说,这个节目的前期拍摄总是充满了挑战。 潘挺,作为编导进入《走遍中国》组是比较晚的,可他第一次参加组里的拍摄,就分到了七个选题中最苦最累的一个:《穿越死亡峡谷》。 贵州省境内,有一条从西向东流淌的珠江支流——北盘江。北盘江流经六盘水市境时,被大山挤压突然变窄,在野钟到毛口这十多公里的峡谷山势陡峭,峡谷的上缘海拔1800米,北盘江江面却只有780米的海拔高度,这1000米左右的落差,几乎是垂直的。而这险要的峡谷恰恰是中国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黑叶猴的家园。为了拍摄这段壮美的峡谷和黑叶猴,两个摄制组分别穿越北盘江峡谷在黑叶猴活动区域蹲守。 在两次适应性行军后,穿越摄制组就在保障队的协助下出发了。从保护站出发半个小时后,就看不到一点路的痕迹了。摄制组的潘挺、朱奕跟着保障队员,沿着用砍刀在茅草、灌木丛中开出来的路弯腰前行,有时甚至手脚并用。大楼梯,是路途中最为艰险的一段。这是一段接近垂直的悬崖,尽管有安全绳的保护,全体队员爬过去,还是用了近一个小时。经过七个小时的艰难路程,穿越组终于到达了北盘江江面,但江水湍急,河岸陡峭,没有适合搭建帐篷的地点。摄制组往上退了一段,在一处密林中好歹凑合着支起了帐篷。谁知半夜时分,下起了瓢泼暴雨,很快穿越组的几顶帐篷相继进水。潘挺、朱奕等人害怕摄像机和电池泡水,就坐在地上抱着设备一宿没睡。天亮后,他们在保障队的协助下,继续艰难的峡谷穿越。 第二摄制组也就是蹲守组是第二天下到峡谷里的,因此躲过了暴雨,但是保护区管理员选择的拍摄点附近都是陡峭的山坡和密不透风的树林。保障队员选择了几棵手臂粗细的树干,捆绑上几根枯木,在树干上搭好帐篷宿营。第二天刚刚发亮,胡斯奥就把自己和摄像机用树枝伪装好,隐藏在浓密的草丛里,专等黑叶猴出现了。第一只黑叶猴的出现有些戏剧性,也许是受到涂抹的防蚊剂芳香气味的吸引,一只早起的野蜂围着胡斯奥的头顶旋转,旁边的保障队员轻轻挥舞着树枝帮他驱赶。突然,保障队员发现头顶大约一百米左右的树梢上,有一团黑色的物体。由于天还没有完全放亮,肉眼看上去模模糊糊的,像是黑叶猴。当胡斯奥把镜头推向那团物体时,那还真是一只黑叶猴!接着,一群黑叶猴出现了!这时大家都处在极度兴奋中,足足拍下了四十多分钟的录像素材。 这次北盘江峡谷之行,是《走遍中国》新影组许多次野外拍摄中饶有趣味的一次,在拍摄其他自然保护区和历史遗迹时,摄制组的记者就没有这样幸运了。   《走遍中国》栏目组戈壁拍摄 《走遍中国》栏目组在戈壁拍摄 拍摄《大漠奇石》时,因为进入库姆塔格沙漠需要几天时间,摄制组带着干粮和淡水进入了茫茫沙漠。摄影师朱奕为了拍摄北盘江大峡谷的绝壁镜头,从几百米高的悬崖上身系绳索拍摄队员们的攀登镜头,一块风化了的岩石从头顶滑落,要不是陪同他攀岩的保障队员迅速拉了他一把,后果不堪设想。 在广东省阳春市采访时,刘玲、李欢与摄影师费小平、照明师陈会宾进入高山原始次生林区拍摄一种非常珍贵的植物。每天他们早出晚归,在黑暗、潮湿、闷热的森林里钻上几个小时,在拍摄期间,他们甚至还与剧毒的竹叶青不期而遇。同样,拍摄春砂仁的陈巍也遇到了同样问题。为了拍摄到野生春砂仁,摄制组深入到原始热带丛林,途中遭遇到旱蚂蟥与毒蚂蚁的袭击。刘畅拍摄时一不小心站在了蚂蚁窝上,瞬时间几十只毒蚂蚁爬到了他身上,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被咬而肿起的红包。 在云南会泽拍摄时,记者陈巍与邵可、李林跟随马帮走进了当地的运铜古道。铜矿都在会泽的大山里,位于金沙江东岸的盐水河河谷是运送京铜的必经之路,这里不仅山高水险,而且天气恶劣,每天上午10点到下午4点,河谷里气温很高,湿气浓重,几十年前还有瘴气弥漫,所以当年运铜马帮都是一早一晚通过这里。为了重现当年京铜运输的盛况,摄制组边走边拍,连续走了六、七个小时。因为天气太热,每个人都疲劳到了极点,到了河谷的终点后,摄影师邵可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累得虚脱了。 敦煌西部的库姆塔格沙漠边缘,有一处中国目前最大的雅丹地貌,电影《英雄》曾在此取景。制作敦煌系列节目时,张芳负责这个景区的拍摄。按照栏目策划人员的设想,雅丹地貌只是一个符号,要介绍雅丹全貌,就要全面介绍雅丹形成的原因和周围的地理因素。在收视包装方面,策划人员设计了拍摄小组跟随地质专家横穿雅丹景区,风餐露宿大漠戈壁,片名就叫《勇闯魔鬼城》。这样,东西长达20公里的雅丹景区就是摄制组穿越的地点。 摄制组从雅丹的西部进入,几个小时下来,摄制组所有人员都气喘吁吁,炎热加上干渴,张芳感到嗓子冒烟说不出话来,即便如此,还要打起精神,与专家在镜头前谈笑风生。晚上,他们来到一处有水的地方扎下了帐篷,所谓的水,就是脸盆大小的一个泥坑,里面汪着几厘米深的泥汤,由于戈壁滩上的野生动物常到此喝水,所以周围都是黄羊、野兔的粪便。几天里,大家没有洗过一次澡,回到敦煌后,简直像一群蓬头垢面的拾荒人。 拍摄贵州名山梵净山时,记者潘挺与摄影师胡斯奥负责自然保护区这个选题,片名就叫《探宝梵净山》。摄制组要拍到保护区珙桐、崖柏、大鲵、金丝猴等珍贵的野生动植物,白天沿着保护区巡山的小路行进,晚上住在保护区观察点上的草棚里。由于草棚平时只能容纳几个巡山队员,摄制组的来到,狭窄简陋的草棚顿时拥挤起来。4个人的空间要挤进8个人,大家和衣而卧,连翻身都是不可能完成的动作。每天是两顿米饭就着野菜加盐煮成的菜汤,饭碗不够,大家轮着用,吃饭的筷子是身边随意找来的树枝,外出拍摄带饭时就从苫盖草棚的塑料布撕下一块,包上一把米饭就是下午的饭了。每天要在杂草丛生、毒虫出没的小路上来回奔波,最长的一天,他们连续走了11个小时,从海拔800米左右的观察点爬到了2700米的山顶。 在福建武夷山拍摄时,正赶上这个地区的阴雨季节,摄制组在武夷山的二十多天里,就遇上了半天晴天。马翔宇小组承担了武夷山第一、二集的摄制任务。为了拍摄武夷山的日出镜头,他与李亭、马彦强一上大王峰、四次登天游,每次都是三点多起床,天亮之前爬到至高点上的拍摄机位等待日出。在拍摄峡谷漂流时,摄影师在竹筏上跟随漂流者拍摄,整个身体被冷水浸泡近一个小时,其敬业精神让景区的工作人员都十分佩服。武夷山的系列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很大反响,一位侨居在美国的福建人打电话到武夷山市政府,激动地说:我是武夷山人,我看了节目觉得武夷山太美了,我要组织美国的华人和其他国籍的人到我的家乡旅游,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武夷山有多美! 2005年,河南省驻马店市发现了罕见的楚国大墓,2006年开始发掘二号墓坑,编导刘玲、摄影师李亭和照明师马彦强组成的摄制小组,从农历正月十五开始跟踪上蔡县二号楚国大墓的发掘工作。河南上蔡是一个贫困县,而且这里还有全国闻名的艾滋病村,所以提起上蔡,许多人都有一种畏惧的心理。刘玲等人为了拍摄到发掘全过程,从正月开始,在上蔡古墓发掘现场,每天跟随考古发掘人员采访拍摄。从大雪纷飞、寒风刺骨的隆冬,一直拍摄到麦子上场的初夏,时间跨度长达四个月,终于采访到十分珍贵的发掘现场资料,仅仅两座古墓,他们就编辑出三集节目,而且内容丰富,可看性强。   《走遍中国》栏目组拍摄少数民族同胞欢庆节日 《走遍中国》栏目组拍摄少数民族同胞欢庆节日 《走遍中国》栏目组拍摄少数民族同胞欢庆节日 三、新尝试   军队里流行的一句话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用在栏目组里也很合适。虽然栏目不是铁打的,但两三年的时间组里人员流动也是非常大的。熟悉栏目制作的编导变动带来了节目制作的困难,还有的编导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能离京出差,而每年大量的节目制作急需人手,尤其是前期拍摄时,需要既熟悉节目制作要求,又具备丰富采访经验的出镜记者,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文化节目部主任王一岩结合本部编导人员现状,提出了节目前后期分开制作的思路。 电视节目制作本来就是集体创作的结果,各司其职、人尽其用是制作节目的基本道理。让能出差的编导负责前期拍摄,不能外出的编导负责后期编辑,在编导人员少的情况下,我们在2011年实现了前后期节目制作分离,从而保证了制作的周期和数量。现在,这种制作形式已经最大限度地让每个编导参与创作,保证了每年的节目制作数量。 在前后期分离后,陈巍虽然是个有孩子的母亲,但她克服家里孩子小、爱人经常出差的困难,一年中多达一百天左右在外采访,并为后期编导着想,抓住每一个发现的细节,尽量拍到拍全,为后期的节目制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编辑脉络。 十年来,新影厂《走遍中国》组共在58个城市和地区拍摄制作和播出节目331期,约合9930分钟。可以说,这十年不但是《走遍中国》这个栏目不断成长的十年,也是《走遍中国》新影组的全体摄制人员在业务上不断成熟的十年。                    (本文作者:新影文化节目部《走遍中国》栏目制片人)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