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世博岁月 写就历史
杨林 罗凌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5日 17:18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杨林(左)、罗凌(右)  杨林(左)、罗凌(右) 承载与责任   2010上海世博会官方纪录电影是中央新影摄影部成立初始接受的第一个重量级作品。
   
说起来,我们进入新影厂都已二十多年了。几十载的光阴,我们从青涩懵懂的学徒,成长为可以在各种大型节目中担纲重任的摄影师、制片人和导演。这里面,有新影厂对我们不遗余力的培养,有我们个人的努力和执着,有我们倾尽全力的学习与工作,更有来自方方面面的机遇。
    2010
年中国上海世博会,就是这样一个机遇。
   
奥运会、世界杯、世博会,每一次重大的国际性盛会,都会有一个专业的团队进行记录、拍摄、编辑、成片,最后成就一部纪录作品。
   
在上海世博会之前的北京奥运纪录电影《筑梦2008》创作当中,我们担任的是摄影师、制片主任。到了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的现场,我们不再仅仅是一名摄影师,还是这部电影的负责人:在创作上要考虑拍摄脚本、拍摄计划、特效设计、音乐创作等艺术方面的东西;在制片方面不仅要负责与世博会组委会各部门和其他机构的沟通,负责与因拍摄而涉及到的上海各级政府部门、领导的联络与疏通,更要承担起摄制组所有吃、住、行等各项保障工作,为顺利实施拍摄奠定良好基础。
   
而官方电影的名头,也给纪录电影的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

以纪录片的名义
     打开世界纪录电影之窗,从法国的卢米·埃尔兄弟最初的电影拍摄活动开始,世界纪录电影的序幕就已经被缓缓拉开。他们拍摄了风、太阳、烟雾、灰尘、马车、弄玩具的孩子、渔夫和网、在街上卖劈柴的人等等。观众看到了极真实的人和生活,就如同看到了自己和自己的生活。后来,美国人弗拉哈迪关于爱斯基摩人日常生活的影片《北方的纳努克》被拍摄出来,真实生活在纪录片中的展示赋予了真实生活本身以特殊的含义。后来,我们认识了伊文思,认识了格里尔逊,认识了怀思曼。我们发现,真实生活经过了摄影机的记录后,再重新展现在我们面前时,竟然比任何惊心动魄的故事片都更吸引和打动我们,而原因却只有一个:它们是真的!在人们的眼里,真实生活其实是不具备如此巨大的魅力的,于是,我们又知道,原来,被记录过的生活已经同创作者的想象和诗意结合在了一起。纪录片呈现给观众一个开放的信息场,观众其实是在最大的自由度下选择、吸收和判断的。
  摄制组在卢浦大桥顶部观光层进行特技拍摄.JPG 摄制组在卢浦大桥顶部观光层进行特技拍摄     我们之前所从事的工作,是用影像将这一切呈现出来。
   
我们现在所从事的工作,是将这一切讲给每一个加盟到这部作品的人倾听。
   
我们在高峰和肖平所著的《世界纪录片论语》中读到了马克思的这样一段话:“人们自己创造历史,但他们这种创造工作并不是随心所欲,并不是在自己选定的情况下进行的,而是在那些已经客观存在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情况下进行的。一切死亡先辈的传统,好象噩梦一般,笼罩着活人的头脑。恰好在这样的革命危机的时代,他们急切地运用魔法,求助于过去的亡灵,借用他们的名字、战斗口号和服装,以便穿着这种古代的神圣服装,说着这种借用的语言,来演出世界历史的新场面。”
   
一切的创造与再创造都尽收伟人的眼底。而我们所做的,不过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及我们一直向往做的。
   
这是纪录片对于我们的意义,也是我们此次官方电影行程的动力。
   
如今,一张张更加年轻的面孔在我们的周围集结相聚,令我们欣慰的是,我们自己的步伐依然沉稳。我们以自己多年的经验告知他们:记录其实不需要太多奢侈的字句,记录也不应有毫无来由的飘忽,记录需要冷静的真实,静心观变,平心论事。
   
而上海,那是从海上飘过来的一座城市,一场风月,半盏风情。该如何展示它的魅力?该如何将这座城市的美好与荣耀尽情挥洒?

初识上海 初见世博

好的城市需要一条河。
   
上海就有,它有黄浦江。
   
在上海的地图上,这条江日夜奔流,向东入海。
   
在这个城市里,水是生活中最寻常的事物,而桥是最寻常的风景。
   
就在这个城市的第一座铁桥——外白渡桥上,我们开启了自己的世博之旅。
    2008
10月,在世博会倒计时开始一年半的时候,我们成立了2010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创作团队。
电影制作周期历时两年半。
   
这是需要思索、沉淀、创新与突破的两年半。
   
世博是什么?我们要记录什么?世博将带给我们什么?
  摄制组在德国科隆拍摄 摄制组在德国科隆拍摄 今天,川流不息行走在伦敦地铁站内的世界各地游客,已经很难想象百年前古老的地铁在轨道上疾驰而过、雾气弥漫的情景,而站台上的这些壁画在帮助人们穿越时空。海德公园站的壁画上有一座建筑,人们叫它“水晶宫”。这是一座曾经积聚着梦想与智慧的乐园,被无数的词藻与色彩描绘,作为精神的它被赞美的历史,远远超过作为物质的它存在的时间。凝固的图画没有束缚人的想象,只是提醒着:它在这里。
   
这就是“水晶宫”。
   
今天的历史学家公认,1851年伦敦万国工业产品博览会开了世界性博览会的先河。
    1993
5月,国际展览局正式接纳中国为第46个成员国。
   
同年底,中国驻国际展览局首席代表刘福贵在国际展览局第126次成员国大会上郑重宣布,中国政府将申办2010年世界博览会,这是五年一届的注册类世博会,如果申办成功,上海将作为举办城市。
   
举办世博会,对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意义非同寻常。
   
黄浦江潮起潮落,外滩建筑群依然耸立。而我们,将用自己的镜头,肩负重要的使命,去纪录这座城市。
   
我们加入的时候,电影还只是一个创意和一个提案;而今天,经由《城市之光》和《上海2010》组成的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已然公映并评价不菲。这期间历时两年半。两年半的经历中,光影更迭的不仅仅是电影当中每一个镜头的变幻,更有时间的累积,以及在时间的流转中一个团队对于世博会、上海、城市风骨、人类文明的思考与体验。
  摄制组在丹麦拍摄美人鱼 摄制组在丹麦拍摄美人鱼 在上海我们记录什么

上海这个城市,人的聚散也就在光阴之间流淌。从太平洋到东海再至上海的港口,从沧海桑田的期待到大国崛起的释放,聚会就成了这个城市存在的一种形态方式。世博,成为这个城市的一种表达方式。
   
很多已经观赏过电影的人和我们说起这两部电影的写意感——对于许多观众来讲,它是虚幻的、含蓄的、委婉的,市井民生的滚滚红尘也不过是生煎包出锅时荡开的层层热气,上海的美丽与时尚被几组做过视觉特效的逐格摄影演绎得酣畅淋漓,而那些城市,那些或传统或现代、或风情或优雅的各个大洲的城市,它们在每一个最华美的设计中展示着最为经典的景观——而其实在我们的眼中,电影是实实在在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积累与搭配,每一个镜头都出自摄影师经年历练的手笔,许多场景、许多面孔会勾起我们温情和疲惫的回忆:那些震撼人心的建设场景,是摄影师和创作团队一起,迎着世博场馆建设之初的漫天烟尘和风沙,冒着南方梅雨季节的倾盆大雨,顶着夏日无遮无拦的炎炎烈日,在极早或者极晚的时刻耐心等待而获得的;那些精美的城市风情,是在摄制组经历了欧洲的大雪、在机场冰冷的地板上睡过后拍摄的,是在我们的行李在长途的奔波中一次次丢失又一次次寻回后拍摄的;是在欧洲,一群50后、60后背着负重几十公斤的行李爬上几千米高的山上拍摄的;是于几百个日日夜夜中翻寻灵感、苦心积累后拍摄的;是谙熟了从北京到上海的高速公路,甚至在哪里吃饭、在哪里歇脚都有了固定的去处后拍摄的;是因为经费紧张,连吃一碗白米饭都要算计一下是每人要一碗便宜还是一桌子人要上一大盆更加划算后拍摄的……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见证了世博园区从拆迁到荒芜到钢筋林立再到场馆拔地而起的全过程。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旗袍沙龙的老人们和我们从陌生到熟悉,我们一点点地观赏着她们中的许多人从刚刚退休时带着疲倦与茫然的粗糙一点点变得精致如少妇般优雅。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有幸经历了来自德国的摄影师塞风和妻子何凯迪成为第一对在上海登记结婚的德国夫妇,经历了他们的女儿在上海的出生和成长,她的笑脸,是我们这部世博官方电影中最纯净的瞬间。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认识了徐氏父子,和他们一起看新房、搬新家。看见父亲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拭去眼角的湿润——那是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六十余年后,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子。退休的老徐,开始有更多的时间整理这些年拍摄的两万多张黑白照片。受老徐的影响,儿子小徐也喜欢上了摄影,他常常寻找父亲当年的拍摄地点,一一回访,在同样的位置、角度下快门,他想用影像告诉人们,他生活的城市的变迁。一个是黑白的上海,一个是彩色的上海,父亲的上海有着淡淡的感伤,儿子的上海却一扫阴霾。外白渡桥移走一个月后,徐家的老屋开始拆除,徐家父子心中充满难以割舍的眷恋,他们记录下旧居的最后影像,为了自己,也为他们热爱的城市。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在黄浦江的一侧,亲身经历百年的外白渡桥整体吊装运往船厂进行大修,一年后再以修旧如旧的面貌回归。
   
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们记录那些平民的岁月。世博会的举办,直接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条件,但对整座城市而言,举办世博会,远远不是拆旧区、建新房这么简单。面对城市化加速,中国开始重新审视城市功能与目的:城市到底为何而存在?什么是美好的城市?
   
于是,这些积淀的时光,充满了浓厚的人情味道。

用镜头与心灵共同创作

两年半的时间,北京与上海来回奔波。在上海,我们很容易忘记空间而记住了时光;在北京,我们很容易忘记这是在首都,仍然感觉身处上海。每一个富有韵味的镜头从我们的手中流淌,让我们在900多个日子的鏖战中,让整个团队一起成长。
   
上海世博,力图向人们展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那是一种久违的幸福感,久违的对于未来的渴望和期待,久违的主旋律的激荡。中国在这个时代,不仅仅是一列前行的列车,更有世界的画中细腻的感受,更有世界的大同。世博会官方电影,正是更多地用我们娴熟的影像去展示这座城市的风采,展示我们所见,再让观众所感。
   
于是,这部作品,更多的是在考量摄影师的功力。
   
在外人看来,摄影是一个风光的职业,哪里都去,什么人都可以接触和拍摄,而事实上,摄影更是一个专业的、对于个人的反应能力和应变能力都要求较高的职业。既要有敏锐的眼光、机敏的头脑,更要有熟练的技巧、高超的技术手段做支持。在中国,纪录片在理论上长年一直都是空白。如何在真实的场景下去抓拍和记录,如何在没有任何理论先行的状态下完整记录、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中国世博会官方电影,没有先例;即使有,也无法为己所用,只能自行突破,独到表达。
  摄制组在世博会场馆中拍摄 摄制组在世博会场馆中拍摄 摄制组在世博会场馆中拍摄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一主题,吸引和汇聚全球睿智,共同关注和思考城市的和谐发展问题。2010年上海世博会将是在可持续发展这一贯穿于前几届世博会主线基础上的延续和创新,从汉诺威到爱知、从萨拉戈萨到上海,这是一个没有讲完的故事,更是我们们的思绪后续蔓延的理由。一切是那么如人所愿,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突然启发了大家:“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于是,在古希腊哲人的启迪下,“城市,让生活更加美好”这句朗朗上口的话成为最美的诗。
   
于是,世博会,这个原本离我们每一个人都感觉遥远和陌生的词汇开始变得具象、变得亲切、变得丰盈。我们中的许多人成为了某个片段的世博专家,我们可以说出来自于世博的许多发明创造、精美建筑;我们可以描绘世博历史的许多精彩瞬间、经典人物;我们甚而可以站在一个个体的角度去关注这个离每一个普通人既远且近的盛会,关注它为这个星球的许多城市和人带来的改变,为人类文明带来的冲击。我们更转而期待这盛会的到来,不仅仅是为了中国上海,为了我们喜欢和牵挂的城市,更是因为我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参与了这个盛会,为它已尽绵薄之力。
  生活真实永远高于艺术真实

生活本身是那样的平淡和平凡。可是我们却在这种平淡和平凡里发现了生活美的真面。开始的时候它们只是点点滴滴地渗进了我们的镜头,渐渐地,它们开始缓缓地深入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一盏灯影,一座桥,一次光影的流动,一座建筑,都让人开始体会真实生活的粗砺和朴素,也让人体会真实生活的魅力。
   
生活真实是要远远高于艺术真实的。因为生活的博大精深永远没有办法被模仿。无论一个人的想象力有多么丰富,生活真实也将永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人可以在某个时刻凭经验、凭智慧、凭想象去猜测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将有什么样的结果,甚至常常会有判断正确的时候,但这永远不过是生活的个案。在生命向前行走、社会向前发展,世界慢慢改变的过程中,我们将永远生活在生活真实带给我们的惊奇与意外当中。它们组成起来,就成为了未来的历史,和历史的未来。
    1979
年,美国四大学电视系联合编纂的《电影术语词典》中有这样的表述:纪录片,一种非虚构的影片。它直接取材于现实,并用剪辑和声音增进主题思想。它要求拍摄真人真事,不容许虚构、扮演(真实再现手法的出现是纪录片中的一个特例),记录真实环境、真实时间里发生的真人真事,而且在保证整体真实的基础上,还要求细节的真实。可见,真实是纪录片具有规定性的首要品格。世博会是凝聚全球智慧,探讨人类发展进程中的一些共性问题,展现各国在经济、科技、文化等各方面最新成就的一次超级盛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确定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既是破解当今中国城市化难题的一次全球碰撞,也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理念,是一次“创意竞技场”,是一次国家软实力的比拼,具有现实而长远的意义。这样庞大的主题,被我们的镜头分解,变成一个个真实的故事,可以触碰,甚至可以抚摸。你可以看见优雅老去的上海女人的旗袍秀,看见德国摄影师在上海如风般的奔跑,看见徐氏父子走过老上海和新上海,走近世博,走近新生活。世博会向世人展示的不仅是城市发展的理念,而且是城市发展的实践。中国正在大踏步地赶上世界发展的潮流。这不仅体现在高科技的飞速进步中,更表现在“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思路上。“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与其说这是上海世博会的主题,不如说是人类的理想,正如一位先哲所说:“每一届世界博览会,无论规模大小,都使人类文明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而这,不仅是世博会的主题,也是世博会官方电影的主旨。

足迹 梦想 未来

从花开到花落,从早霞到晚霞,也许若干年后,人们会欣慰地说,2010,那一年,世界做了正确的选择人们也许会说,那一年的影像,让我们铭记。
   
作为摄制组的成员,此刻,我们不敢单独提及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因为每个人的名字都和这场视觉的盛宴息息相关,仿佛缺少了谁,这部电影都不够完整,都无法完成。即使我们忽略掉那些协助的单位在不经意间为电影的拍摄付出些微努力的无名的支持者的话,片尾也仍然打出了一份长达百人的创作者的名单——我们深深感知,真的是排名无分先后,每个人都是这部电影不可或缺的灵感与组成。
   
而这些,是我们关于新影的一段故事,也是我们关于世博的记忆,是我们的历史,也是时代的印记。
  (本文作者:杨林:纪录电影《城市之光》执行制片人、摄影, 纪录电影《上海2010》策划、制片人、摄影; 罗凌:纪录电影《城市之光》执行导演、摄影; 纪录电影《上海2010》策划、导演、摄影)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