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城市之光》创作谈
罗凌 杨林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5日 16:59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罗凌(右)、杨林         罗凌(右)、杨林  2010年上海世博会官方电影《城市之光》是上海世博会协调局唯一授权拍摄的官方电影,更是世博会历史上首部官方电影。影片紧扣“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一世博主题,通过讲述人物故事、历史风貌来描摹上海、城市和时代的变迁,来书写人们对城市生活的体会、对城市未来的思考。  在世博会159年的历史上,没有真正意义的“官方电影”。作为“官方”的上海世博会协调局对这部电影只给出了一个总体宏观的要求。面对世博会159年的历史;面对世博会的主题、概念、意义;面对第一次举办世博会的上海;面对筹办世博会千头万绪的事件,如何甄选、如何构思、如何结构这部影片,成为摆在我们每一位创作者面前的首要课题。  一般理解,上海准备筹划2010年世博会的各项工作应该是“官方电影”的核心内容。但是经过简单的梳理,我们发现世博会的筹办活动千头万绪、纷繁庞杂。世博场馆的建设、城市基本设施的的更新与改造、与各参展国家和地区的签约活动、各种各样的世博宣传活动、网上世博会的准备与实施、各种研讨会论证会策划会新闻发布会等等都是很重要的官方活动。如果把官方电影理解为“用电影胶片拍摄的官方活动的大拼盘”,那这部电影首先的问题是更像一个新闻报道的集锦,不但不好看而且与全国各电视媒体的专题报道和上海世博局制作的大量工作汇报片没有区别。     主题、结构,这是当时萦绕在每一位创作者头脑中的首要问题。     在欧洲拍摄的路途当中,我们突然悟出,既然这届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那为什么不把城市作为我们影片的主题来表现?什么样的城市是美好的城市?什么样的城市生活是美好的生活?每一位生活在城市当中的人如何理解“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以城市作为影片的主题可以使我们的视野更加开阔,思考更加深入,表现形式更加丰富,随之带来影片的观赏性也就更加提升。     思路打开以后我们先从城市和人两方面着手深入。     城市的概念就应该是以这一届世博会的举办地上海为重点而不仅仅局限于上海。德国的科隆、汉堡、汉诺威;丹麦的哥本哈根;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哥德堡;挪威的奥斯陆和峡湾地带;北非的摩洛哥;中国的苏州等都以其独特的城市理念进入我们的视野,并在我们最终的影片中得到体现。     在一部长达80分钟的纪录片中,人的行为、人的活动、人的故事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什么样的人能体现当代城市生活?什么人的生活状态适合电影表现?就上海来说我们选定了汪薇玉和她创建的老年旗袍模特队——这些已经退休了的妇女用旗袍展示美、述说着她们对城市生活的理解;选定了徐喜先、徐建荣父子——他们用手中的照相机记录了上海30年的变迁,记录了自己生活的变化;选定了德国人马可和赛风夫妇——这两对德国夫妇已经在上海生活了10年以上,他们可以作为在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中工作生活的几十万外籍人士的缩影,这本身就是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我们还选择了诗人叶放、电影导演贾樟柯、拍摄了几十万张上海城市照片的摄影师陆杰、拍摄了几十年婚纱照的老摄影师等等。由于各种原因在最终的影片中只保留了旗袍沙龙、徐氏父子、马可和赛风夫妇这四条人物线索。当然影片中独立的故事还包括挪威夫KropfStangeland设计世博会挪威馆的故事、丹麦小美人鱼的故事、世博会德国馆在上海和科隆招聘工作人员的故事、上海外白渡桥整修复位的故事、苏州徐涛夫妇“猫的天空书吧”的故事等等。     故事有了,用什么方式、以什么结构将这些故事串联起来,成为影片的又一重要课题。   《城市之光》摄制组在丹麦哥本哈根拍摄 《城市之光》摄制组在丹麦哥本哈根拍摄     世博会从最初到现在走过了159年的历程,上海世博会的筹备工作又是以倒计时的方式争分夺秒地进行着。时间,无疑是最理想的影片结构骨架。黄浦江畔的海关大钟代表了时间、城市的阴晴雨雾代表了时间、建筑幕墙上的光影流动代表了时间、上海的新和旧代表了时间、世博会筹备的方方面面都是以时间的推进在加速着。于是,《城市之光》确定了以时间作为纵向轴线,与时间这条轴线上同步发生的世博筹办的事件为影片骨干,以前面谈到的人物故事为横向载体的影片结构方式。     许多人会问,每天有无数关于世博会的新闻报道,除此之外电视台还制作了大量的电视专题片宣传介绍世博会,为什么还要拍电影,电影和电视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其实对我们这些官方电影的创作者来说,这同样是一个需要认真梳理的问题。     我们觉得就纪录片而言,电影和电视的区别除了在叙事方式、影片结构、时间长度等方面外,非常重要的区别是对影片制作的要求。电视更像快餐,最基本的要求是快。快带来了时效性、新闻性,但同样因为快,电视片往往没有时间进行细致的制作。而电影的制作要求是精良,要让观众在影院观看时有赏心悦目的感觉。所以我们从影片拍摄开始就给自己定下了精雕细刻的制作要求,力图让这部影片的制作达到目前条件下纪录电影的最高水平。     从视觉的角度讲我们在前期拍摄大量使用电影胶片,这样使画面的层次更加丰富,色彩还原更加逼真。我们要求画面要体现出上海的“味道”。为此我们不但要拍摄光线条件晴好这种状态下的上海,更要拍摄雾中的上海、阴雨中的上海、夜晚的上海。我们要求摄影师避免新闻摄影的手法,拍摄每一个镜头都要等待最佳时机、寻找最佳角度、把握最佳光线气氛。在拍摄当中,不但要注意宏大的城市景观,更要去发现和发掘细微的、有特色的局部去拍摄,这样才能使画面更加有韵味。除了常规摄影手法外,我们还运用了航空摄影、固定延时摄影、旋转延时摄影、运动延时摄影等特殊摄影手段,使影片的可视性大为加强。经过众多摄影师的辛勤劳动和共同努力,《城市之光》的画面影像成为一大亮点。     电脑制作合成对电影画面效果的提升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影片中的许多画面都是经过后期电脑特效师调整、加工、合成的。但是我们对后期特效的要求是既要最佳的画面效果,又尽可能不让观众察觉出特技制作的痕迹,现代影视制作手段给我们提供了这种可能。比如片中许多新旧上海的对比画面就是经过电脑对位处理的;对许多全景的世博园区镜头,我们都将中国馆进行了局部的色彩和亮度调整,并在一些画面中合成了特殊的光线效果;后期进行全片调色处理时,将所有镜头的蓝色消减,提升绿色并加大了画面反差,给人以强烈时尚的画面感受。     当然特效处理的基础是摄影师前期拍摄出理想的画面素材。电脑特效不是万能的,但在影视制作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不经过特效处理的电影画面也很难是精彩的。           《城市之光》剧照 《城市之光》剧照 《城市之光》剧照     《城市之光》片头片尾的画面制作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这种代价不单是金钱的,还是时间的、精力的。     我们在片头设计了以上海外滩海关大钟内部的齿轮运转来预示时间、光阴、历史的脚步等等,但实地拍摄时发现,大钟内部结构和我们的想象相去甚远,拍摄条件也极为不理想。实现片头创意的办法只能依靠三维动画。目前难度最高的三维动画制作其实难在两点,一是建立模型:海关大钟的内部结构非常复杂,动画师首先要在电脑中建立一个与真实的大钟机芯完全一致的电脑模型。几百个齿轮、连杆、转盘、支架、连动轴……但比这更难的是还原大钟机芯的表面质感。近百年的金属构件,上面的油迹、锈斑、尘土使它具有了历史沧桑感。但传统三维只能做出崭新的物体。为解决这一难题,我们在现场用照相机对大钟机芯的各种零部件拍摄了近两千张特写照片,然后将这些照片拼贴到电脑模型的相关部位,再进行修复、调整、灯光处理、运动轨迹设置等等。但在整体合成运算时发现,这个长度仅仅一分钟的镜头,由于制作精度要求太高,后期公司的十台电脑串联起来只运算这一个镜头也要一个月时间!最终我们看到银幕影像的合成运算完成于中国科学院科技孵化园的超大型电脑中。     在最初设计片尾镜头时,头脑中的的画面感觉是从很高的空中俯视上海,镜头最后要停留在世博园区的上空,让观众清晰地看到世博园区目前的状况。查看了许多航拍镜头和高空卫星图像都感觉不理想,主要是航拍画面,大气能见度太低,灰蒙蒙一片。而查到的卫星图片仅就拍摄时间而言,最靠近的也是距今个月以前所拍摄,而那时的季节特征、世博场馆的建设状态与今天完全不一样。拿到最新的、高质量的卫星图片的唯一的办法,是向商用卫星公司订购。与我们平时的想象不同,卫星平时从上海空中飞过的周期是七天,如果当时被摄地区的天气状况不理想,就要等待七天以后。卫星公司告知我们拍摄成功的周期为一个月至三个月。而以我们在上海拍摄一年来的经验,“晴空无云高能见度”的天气实在太少了,两个月能拿到卫星图片就谢天谢地了。但有时奇迹确实会发生。在我们交付拍摄定金后的第三天,这张高质量的卫星图片就拍摄成功了。拿到的照片有1.3G大小,可以任由我们在上面做各种特效合成处理。     影片的画面剪辑实际经过两个回合的苦干。第一遍剪辑,我们基本的思路是以人物故事为线索,以采访的同期录音为段落发展脉络。这样剪出来的问题是,许多地方为了让被采访人的语言符合逻辑,或是符合故事发展的线索,画面感觉就非常不好。经常是画面好但人物说的话不对,有时人物说的话对了画面又不理想。最关键问题是,原先设想的故事,由于各种原因,拍摄出来并不精彩。第一遍剪出的片子在摄制组内部征求意见,大家看后都有些沉重,以至于产生了这部片子是否还要做出来的疑虑。现在理性地思考起来,其实第一种剪辑模式和现在的完成片剪辑模式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创作思维。一种是以语言(解说、采访同期声)构筑故事的创作方式;一种是以画面视觉感受为核心,相对弱化故事的创作方式。两种方式各有优劣,但以我们所掌握的拍摄素材来看,无疑是后一种剪辑方式更理想。剪辑的一个重要功能是控制影片的画面节奏,而对以画面为核心内容的影片来说,剪辑就显得更加重要。     影片整体的剪辑思路确认下来,风格、特征、要求都明确以后,第二遍剪辑的操作反而显得不是那么困难。     在电视节目大行其道的今天,电视编导往往是自己拍片子,自己剪片子,这样可以节约时间,节省经费,减少制作环节。许多电视编导经过长期的工作磨练,都能熟练地操作电脑编辑软件,精力体力更旺盛的人甚至可以集编导摄剪配音配乐于一身。这对于有严格播出时间要求,制作时间相对紧迫的电视节目来说无可厚非,对于希望了解体验认识影视制作各不同职能的好学者来说同样是可取的。但我一直认为,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将自己的精力分散去做多种事情和集中所有精力去做一件事情,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所谓专业就是专精一业,编剧是这样、导演是这样、摄影是这样、剪辑同样也是这样。电影诞生一百多年来一直保有剪辑这一职业,就必定有它存在的道理。所以我们坚持《城市之光》一定要请最好的电影剪辑师来操刀。     在影片刚开始后期制作的时候,我们就与录音师交流,这部片子的声音处理一定要有独到的地方,要将声音作为独立的创作元素在影片中展现。声音的处理要有表现力、要有空间感和层次感、要超越画面提供的信息。很庆幸我们有如此敬业、如此努力、如此对声音处理怀有激情的录音师。我们在影片中不但能听到海关大钟齿轮传动的铿锵声、世博工地各种机械劳作的轰鸣声,还能听到一百多年前世界上第一台留声机的录音效果声、听到六个国家的幼童用自己的母语朗读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的动人童声。   《城市之光》摄制组在世博会拍摄现场 《城市之光》摄制组在世博会拍摄现场     对影片制作的每一环节,我们都抱着精益求精的态度,努力邀请各方面最优秀的专家参与我们的创作。     李易,中国目前最优秀的纪录片解说专家之一。     王晓锋,著名影视、广告、流行音乐作曲家。     王晓锋用40天的时间专门为《城市之光》创作了40段音乐,而且都与画面剪辑的节奏相互对位,不但旋律优美,而且节奏感鲜明,气势宏大。音乐录音时动用了国家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交响乐团、中央民乐团的数十位音乐家演奏。王晓锋为世博会创作的歌曲《温暖·上海》获得“2010上海世博会十大优秀歌曲”,经授权《温暖·上海》作为《城市之光》的主题歌在片中唱响。     《城市之光》终于如期完成了,影片得到大家的普遍认可,我们感到十分欣慰。     影片的制作过程十分艰苦,全体摄制组的同仁们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起早贪黑、殚精竭虑、顶烈日、冒严寒、在雨中、在雪中、在汗水中、在世博工地的泥泞中、在无数次往返京沪的汽车上机舱里、在与上海与世博局与国内各地与世界各国无数的电话短信电子邮件沟通中、在历经数不清的汇报会见谈判审查后、在各种各样的压力下,《城市之光》终于放出了光芒。     电影是综合的艺术,一部影片的成功离不开摄制组的每一个人,没有大家的努力,就没有《城市之光》。   (本文作者:罗凌:纪录电影《城市之光》执行导演、摄影; 杨林:纪录电影《城市之光》执行制片人、摄影)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