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仰视•解读•发现
——纪录电影《走近毛泽东》的导演定位思考
艾辛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5日 09:40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艾辛        艾辛 在中国,很多人都认为毛泽东是一本大书,把毛泽东这本书读懂了的话,那么等于把20世纪的中国现代史读懂了。因此,在纪念这位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理论家、诗人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之际,摄制一部关于毛泽东的历史文献纪录电影,对于我来说不仅是难题,而且是严峻的挑战。纪录电影专家陈光忠先生认为我在选题材的时候选择了一种艰难,选择了一种风险。电影评论学会会长罗艺军先生听说后,还着实为青年导演做毛泽东题材的纪录电影捏了一把汗。 的确,反映毛泽东题材的作品已经有很多很多,能做出什么新意来呢?人们对毛泽东的丰功伟绩和生平非常熟悉,怎样才能超越以往的同类题材的作品呢?怎样才能突破中国文献纪录电影的原有模式,对文献纪录电影的表现手法和影像风格进行创新?影片的艺术形式与内容,还有艺术表现手段怎样才能有机地结合?诸如这些问题成为很大的压力和挑战。 面对挑战和压力,我首先思考的是影片的定位问题。定位问题是艺术作品的基础问题,只有解决了定位问题才能有基础去理顺其他问题。实际上在申报立项的时候就涉及到了定位问题,当初我把定位确定在展现毛泽东的个性风采和人格魅力上。这一定位很快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和支持,也得到了策划和撰稿等主创人员的积极呼应。 影片大的方向定位是展现伟人毛泽东的人格风采,讲述毛泽东是怎样一个人,但人格风采的内容如何界定?人们所关心的话题,如有关他的功与过、是与非、神与人等等如何表现?怎样处理好伟人的丰功伟绩与个性风采、人格魅力之间的关系?这就涉及到导演对题材的驾驭和把握。用通俗一点的话说,就是导演要找到能够挑起伟人的丰功伟绩与个性风采、人格魅力之间的扁担­——平衡点。这个平衡点是影片成功的关键。同时,仅仅把握好影片总体定位是不够的,还有形式的定位、主题的定位、人物的定位、风格的定位、结构的定位、艺术表现手段的定位等等,这些也都是艺术作品定位问题的范畴。 影片的定位确立之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影片的视角。在这一点上,我有着充分的自信,那就是我会用新的视角、新的定位,还有创新的勇气。我认为,文献纪录片的说教模式、面面俱到的丰功伟绩加生平模式,肯定会被这个时代的观众所淘汰。我别无选择,必须突破原有的模式,还要考虑能被审查通过。 我把视角选定在毛泽东的人格风采和魅力上。在内容上以讲述毛泽东是怎样一个人,以区别于以往同类题材的作品,必须避免把其做成面面俱到的人物传记片或者功勋片、成就片等等,而是用一种新时代的眼光、历史的眼光、客观唯物主义的眼光,从人文的角度,把毛泽东一生中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事件作为背景,重点着眼于毛泽东的各方面所表现出的雄才大略、为人气魄、人格魅力和诗人气质。从而展现毛泽东不是神,而是一个伟大而普通的人,他是我们人民中的一员。 从毛泽东一生既坎坎坷坷又辉煌灿烂的特殊经历中,竭力去挖掘作为一个被神化的领袖人物,他有哪些喜怒哀乐?他有哪些常人所具有的情感和行为习惯?他的气魄、他的胸襟、他的自信、他的雄才、他的韬略、他的风范、他的个性、他的执着、他的奋斗、他的意志、他的诗人气质、他的高瞻远瞩,以及他不同于一般人的逆向思维来自于什么?这些都是导演浓墨重彩的地方。 在文字资料方面,我已读到了毛泽东的许多个性故事,策划人员和总撰稿也提供了许多精彩的有关毛泽东的许多个性故事细节。从中发现毛泽东的个性充分地体现出“异”、“奇”、“独”几个字,因此影片也就围绕这几个字展开。用一个个生动感人的故事,一幅幅精心编排的历史资料画面,来表现毛泽东的个性风采和伟人形象。让人们从中感受到一个既普通又伟大;既同于一般人,又异于一般人;既有七情六欲,又有高尚情操;既有鲜明独特的个性特征,又有中华民族共性的伟人毛泽东。也使人们通过影片能够客观地解读毛泽东,发现毛泽东,从而认识真实的毛泽东。因此如何把握“异”、“奇”、“独”的度,也是我最下功夫的地方。 为此,我寻找到一种非常贴近内容,与内容非常融合的艺术表现形式,充分运用电影艺术的表现手段,把已知的、鲜为人知的历史画面和资料用活;用毛泽东的人格魅力这条主线,串起一串串感人的、鲜为人知的、激动人心的、扣人心弦的、甚至幽默的故事彩珠。故事的叙述方式既是起承转合,又跌宕起伏,精心设计了影片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尾。让影片避免了堆积历史影像资料,满灌解说词,空洞的文字解说游戏等等;更重要的是影片避免了哗众取宠、故作惊人所谓揭密,而是注重用个性风采的故事和艺术魅力去感染人、震撼人,尽力使影片大气、流畅、得体、舒展、活跃、轻松、既严肃庄重又具有可看性。 在准确的影片定位基础上,导演确立的影片结构既是线性的结构,又是自由开放式的结构。这样的结构使影片的节奏很紧凑,很吸引人;由气势恢宏的大结构进入,然后再一环扣一环,一个故事引出一个故事。比如开头,用四句话点名主题、定位、和视角:“他是诗人,又是革命家;他是战士,又是统帅;他指挥千军万马,自己不曾开过一枪;他缔造人民共和国,自己不当大元帅。”紧接着用排比句的形式,精炼地表现他的少年、他的青年、他的壮年,直到他的晚年;又从晚年开始引出斯诺采访毛泽东,又引出毛泽东少年在家乡怎样成长;紧接着点名主题,然后承转回溯人杰地灵的湘楚文化对毛泽东的熏陶和他性格的形成,以及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对他的影响;时代特征赋予他的激情和志向,诗人气质、伟人气魄所独有的行为特征等等,从而展示毛泽东在政治、军事、哲学、历史、文学、生活、人生、接人待物等等方面所表现出的人格魅力和风采。又比如由毛泽东不做大元帅引出游泳的爱好,又如由毛泽东的竹杖引出井冈山,又由井冈山引出毛泽东被“逼上梁山”走上武装反抗的道路,从而引出毛泽东的笔杆子、蒋介石的枪杆子,枪杆子与笔杆子较量的故事等等等等,用非常精炼的手法把毛泽东精彩的一生,活生生的表现在观众面前,使观众充分地感受到毛泽东既伟大又具有亲和力,从而对伟人产生普遍的认同感和亲近感。   《走近毛泽东》摄制组拍摄有关毛泽东的纪念品 《走近毛泽东》摄制组拍摄有关毛泽东的纪念品  影片运用开放式的叙事方式、独具匠心的故事结构手段、以电影蒙太奇的语言,在毛泽东的丰功伟绩与个性风采之间有一个平衡点,突出表现了毛泽东的人格魅力和个性风采。影片还充分地运用电影的表现手段、文学诗化的表现手段、音乐烘托的表现手段,依托丰富的影像资料和文献资料,不拘泥于一种形式,又尽量找到一种最贴切的形式,尽最大限度把每一个故事元素的时代空间、心里空间挖掘出来。扣紧毛泽东鲜明个性魅力中的每一个环节,捕捉细节,深化主题,同时把影片的视角和主人公毛泽东的主观视角统一起来,使影片达到形似、神似,引起观众的共鸣。使观众通过回味这些故事和风采,客观透视出伟人毛泽东作为20世纪改变中国命运的领袖对人民的影响,以及人民对领袖的情感和认同感这种普遍社会心理。 另外,解说词尽量与画面融合,做到客观、贴切,尽量避免“两张皮”式的叙述方式。在充分继承新影传统纪录影片模式优点的同时,也力求在画面运用手段和叙述方式上有些创新。影片在音乐的运用上也有些新的突破,让音乐成为影片中的叙述语言和艺术元素,与画面语言、文字语言、结构语言、形式语言融为一体。 影片的结尾是诗化的,意犹未尽的。    走近毛泽东剧照 走近毛泽东剧照 总之,《走近毛泽东》这部影片的特色不仅表现在思想性和艺术性的高度统一,而且表现在创作者用平民化的视角和生活化的视角展现毛泽东的人性、个性和革命意志。该影片简化了一些过去人所共知的大场面、大事件,而是从“情”的角度,突出一个“情”字,这个“情”字既是领袖对人民的情,也是人民对领袖的情。影片中运用的细节都非常具有冲击力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如毛主席的竹杖,毛主席的笔杆子,毛主席和亚非拉的关系,毛主席和人民的关系,毛主席的辩证唯物主义生死观等等。同时,该影片一改过去文献片的拍摄方式和方法,而是采用了电影艺术的手段、讲故事的手段,并充分地运用音乐、效果再现伟人风采,表现伟人性格,使画面、音效、解说有机地成为一体。观众看了该影片后,会更加用形象化的、生活化的、平民化的视角去解读毛泽东的个性、解读毛泽东的伟大、解读毛泽东的普通、解读中国革命的艰难历程。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观众对该片会有不同的解读,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感悟。通过这样一部崭新视角的影片,让人们用新世纪的眼光去感悟历史、感悟领袖、感悟人生,促使人们不知不觉地去思考。 实际上,确立《走近毛泽东》这部影片的定位和影像风格,有一个特定的、非常有意思的过程:即我从少年时代的仰视—青年时代的解读—现在的走近—发现真实的毛泽东这么一个过程。我的童年是在《我爱北京天安门》、《北京的金山上》等等这些歌声中度过的;也就是说,我是在红旗下沐浴着毛泽东思想的灿烂阳光长大的。在我的童年,我只知道毛主席是至高无上的,是我心里最神圣的名字,他并不是一个具像的人,是一个信念,是一个概念。 后来,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政治课、理论课让我读到了许多有关毛主席和中国革命的故事,尤其是课本上讲的共产党的历次路线斗争的故事。这些知识和信息使我比童年时更加明白了毛泽东这个名字对于中国人民的意义。但那时候也只知道,毛泽东挽救了中国革命,是人民的大救星。 后来在大学的政治课里,关于毛泽东和中国革命史的讲授不仅有了理论上的深度和广度,而且有了多角度的分析。因为政治课教授所讲授的知识使我对毛泽东的伟大有了多方位的仰视。 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加,也随着时代的改革开放,我从更多的角度了解到了毛泽东,也更多完整地读了毛泽东的原著;同时也读了一些研究者写的有关毛泽东的书,如传记、回忆录等。尤其是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写的一些关于毛泽东生活和个性风采方面的著作非常吸引我。我看到这位曾经让我感到神圣、神秘、至高无上的领袖人物走下神坛的同时,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些批评毛泽东的观点。与此同时,在中国民间,毛泽东这个名字又从另一个角度被神化,认为毛泽东是神而不是人。然而,无论褒与贬,无论功与过,无论神与人,毛泽东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仍然是闪烁着光环,我仍然仰视他、崇敬他。每当我经过天安门,我会不由自主地去敬仰城楼上毛主席那张“大中华的脸”,我的眼前会立刻浮现开国大典上毛主席的英姿,还有红旗的海洋、人的海洋、万众欢呼的宏大场面……这些感受带给我激情,成为我导演影片《走近毛泽东》的动力。 在走近和解读的层面上,我查阅了所有能得到的文字资料,也查阅了新影大量的有关毛泽东的影像资料,并把策划人员和撰稿集中在放映室看主要的影像资料素材。尤其是我自己,在筛选的500本影像资料中重点地、反复地看,就是在“非典”期间也没有停下。 在观看这些浩瀚的影像资料中,我仿佛走进了那个我曾经似懂非懂的时代。从每一本影像资料中,我不断地感受到毛泽东独有的个性魅力和风采,我真正地走近了他,好像能和他对话。这种近距离的解读不断丰富着我童年时代的印记和中学、大学时代的感受,并且产生了许多感性认识上的飞跃,我明白了许多过去曾经似懂非懂的事情。于是我在这种不断地走近过程中,也不断在发现毛泽东。许多鲜活的细节不断丰富我的想像,也使我不断地产生创作上的冲动,使我的艺术创作从仰视过渡到走近,又从走近过渡到解读,又从解读中过渡到发现,再从发现飞跃到新的感性和理性认识。 于是,从大量的细节中,我发现了一个丰富的、立体化的、更加伟大的毛泽东的形象。也就是说,我发现了不同角度的毛泽东,比如首先是平民毛泽东,伟人毛泽东;第二是领袖毛泽东;第三是文采纵横的军事统帅毛泽东;第四是独领风骚的诗人毛泽东;第五是哲人毛泽东。这些发现不断地燃烧着我的创作激情,激发着我的艺术灵感,使我在以前准确的影片定位上,更加准确地表现毛泽东的人格和个性风采,并用艺术的真实还原于生活的真实。于是,我在自己不断地发现中把许许多多鲜活的细节加以强化,然后再深度地、艺术性地强化感人的故事,我常常是在不断地发现和感动中进行艺术创作。   (本文作者:纪录电影《走近毛泽东》编导)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