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随感西藏——系列片《西藏五十年》导演手记
叶晶

 
CCTV.com  2013年06月25日 09:0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人们说西藏是一块神奇的土地,没到过那里的人想象着皑皑的雪山、金色的布达拉宫、虔诚的信徒和藏族姑娘无邪的眼睛,以为那就是西藏的全部;而到过西藏并且经过了一番游历的人却常常会面对西藏这两个字心生敬畏,这两个字内后涵盖了太多的内容,那绝不仅仅是眼之所见耳之所闻或凭几本研究西藏的专著就能感受到的,那是心灵与西藏进行的交流,而面对自己的心灵,又有什么词汇可以准确的表达呢?

20012月,为了拍摄电视系列片《西藏五十年》(四集),我们摄制组一行5人:蓝冰、扎西旺堆、叶晶、饶登、张京凯,踏上了前往西藏的路程。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尽管是这样,我仍然对西藏是全然陌生的,上一次拍摄的时间很仓促,浮光掠影地在拉萨城转了一圈,甚至连高原反应还没开始就返回内地了,所以我也想借这次拍摄西藏的机会去真正地认识西藏,感受西藏,毕竟,西藏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神秘和充满诱惑的。飞机开始下降,窗外刚刚还是层层迷雾,忽然间就只有一片蓝色了,那是我曾经熟悉的蓝色,只有西藏才会有的纯粹的蓝色。西藏到了。

 

布达拉宫

冬天的拉萨城远没有夏天那么热闹的景象,甚至还有些萧索的气氛。街上少了熙熙攘攘的旅游者,千里迢迢赶到圣地拉萨祈祷的人却一如既往的虔诚。拉萨的冬天阳光灿烂的有些暖意,只是万里晴空连一丝云都看不见,那种蓝色深不可测,看多了倒有些犹豫的味道了。可犹豫这个词和西藏是不沾边的,于是想那只是心里的一些东西在作祟吧。特别是看到布达拉宫的时候,那种感觉,说不清是什么。在拉萨的一个多月,我们却没有抽出时间去布达拉宫看一看。可是每天都要从布达拉宫脚下经过,而每次经过,我又都会抬头仰望这座雄伟的建筑。不同的时刻,不同的光线,布达拉宫也呈现着不一样的形态。有时,它是平和的,红宫和白宫的色彩与蓝色的天际构成了西藏独具的魅力;而阴云密布的时候,布达拉宫又像是隐藏着什么,阴郁而神秘;夜晚的布达拉宫,偶尔有星星灯火,时间似乎停滞了,古老的布达拉宫静静的屹立在拉萨城的中央,讲述着悠远而又耐人寻味的历史,而此时,每个人的心仿佛随着不知来自何处的诵经声飘荡起伏,在拉萨的静夜,那种心灵与西藏的交融是神奇而美丽的。更多的时候,布达拉宫带给我们家的感觉,后来,每天看一看布达拉宫似乎成了习惯,摄影师旺加说,那时候到外面拍片,好长时间才回到拉萨,车行驶在公路上,远远地看到布达拉宫,心里就涌起一种莫名的兴奋,又回来了。这种感觉在我们从日喀则回来的途中得到了印证。其实离开拉萨只有两天,可是回来的路上还是被一种莫名的感情包围着,就像是要回家的感觉。路边的景物逐渐的鲜明起来,布达拉宫的轮廓逐渐清晰,于是,疲惫的身体像是轻盈了许多,而刚才的倦意也随着这种回归的心情消失了。布达拉宫,真的是这么神奇。

 

江孜古城堡

1904,英国殖民军侵略西藏,西藏军民在江孜英勇抵抗,失败。战士们纷纷跳崖,以身殉国。他们的鲜血浸湿了南尼寺的台阶,染红了曲米香果的江水。为了记述这段发生在西藏的历史,我们来到了江孜。远远望去,江孜的标志就是当年江孜军民抗英的古城堡。它似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雄伟和悲壮,也许是为了旅游业的缘故,城堡被粉饰一新,而夜晚更有斑斓的灯光掩映着这座建筑,消解了它本该有的那份肃穆。倒是清晨时分,一层薄雾笼罩着江孜古城,炊烟袅袅的升腾着,冬天的江孜,早上风很大,冷的感觉,再加上裸露着的土地,忽然有些苍凉感。我们在清晨拍摄完江孜古城堡的全景,就开始顺着山路往城堡上走,去拍摄近景。江孜的海拔在4000米以上,这是我第一次爬海拔高度这么高的山,一直喘着粗气。在只听到风声和自己呼吸的山上,古城堡就静静地等待着我们,早晨的阳光斜斜地射在这座饱经沧桑的建筑上,蓝天如巨大的背景,这样的一幅画面至今停留在我的脑海中。曾经风起云涌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了现实的背景,而那些或壮烈或惨痛或激烈的一幕一幕也在岁月的长河中被人淡忘,留下的只是这些一砖一瓦,静静的,像在诉说着什么,一切已如烟了。忽然发现在古城堡那些被岁月侵蚀的凹陷处,几只鸽子藏在里面,梳理着羽毛。它们似乎也不怕人,摄影师在拍摄着,而鸽子并不顾及我们的注意。它们为这座静的城堡带来了活力。

 

藏历年

在西藏最让人高兴的事,莫过于又多过了一个年。2001年的藏历年比汉族的农历春节晚了整整一个月,我们在西藏的拍摄即将结束的时候,藏历年到了。人们纷纷购置着过节的用品。大昭寺广场前的商人们急着把他们手头的商品兜售出去,虽然赚钱要紧,可是过年才是头等重要的事,刚还是热闹的集市,可到了藏历大年三十,八廓街一下冷清了。家在外乡的商人带着孩子和赚的辛苦钱兴高采烈地回家了,而早早添置了过节用品的人们这时一定在家梳洗,准备过节的最后一些事项呢。藏族的新年要比春节繁琐许多,也热闹许多。我们拍摄的最后一组镜头就是藏历大年初一。拍摄地点是拉萨近郊一个村镇。这里离市区很近,经济也就富裕些。从这里人们的房屋就能看出来。整齐干净的院落,进门就是飘香的酥油味。主人照例是献上洁白的哈达和醇香的酥油茶。当然,还要有传统的仪式,敬切玛。一个木刻雕花的木制容器,盛上青稞,插上五彩的麦穗。人们捧着切玛,互相串门敬献,互相吉祥如意。老人们聚在乡委会的大院,兴高采烈地聊着天,晒着太阳。这种时刻让人感觉慵懒而祥和,看他们那么开心的样子,想必也是青稞酒太过香甜的缘故吧。藏族人们的性格都是豪爽而真诚,就连喝酒也是如此。在西藏喝酒,醉的感觉都要更爽快一些,那些老人们饱经沧桑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是什么事让他们这么开心呢,也许在有神灵庇佑的这片土地,人们心中有了一份虔诚,人也就自然而然的纯净起来了。心无杂念,自然就能享受这份幸福。

 

西藏情结

阿旺平措是西藏藏医院的一名眼科专家。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是在50年代一则名叫《两个朋友》和《新闻简报》中,讲述的是一个汉族大夫陈家彝和藏族医生阿旺平措的互相钻研艺术而产生的友谊。银幕上,阿旺平措是一个英俊的藏族小伙子。可是,我们见到的阿旺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毕竟已经过去了五十年。我们采访的内容围绕着他和陈家彝展开,他说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络了,但是他仍然很怀念这位汉族大夫。虽然我们不懂藏语,但从他的表情和语气,我能感受到他的真诚。我们当然很希望能让这两个五十年前的朋友再次联系上,可是陈家彝后来回到了内地,只知道是在北京的医院,可是那也是大海捞针呀。回北京后,开始一个一个医院的打电话,可是失望也与日俱增。最初的线索都被切断了。就在即将放弃希望的最后一个电话中,北大医院给了我们让人惊喜的答复,陈家彝就在这里,而且至今还出专家门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与陈家彝联系好如约前往家中采访。开门的是一位朴素的老人,不善谈,却能觉出是个善良的好人。陈家彝对过去的那段经历并没有谈太多,他的语气似乎很平静,可是,在我们放映那段50年前的片段时,他落泪了。陈老的老板说,当年陈家彝去西藏时,孩子还很小,而他一去就是十年,孩子们是在电影院里看到爸爸长什么样子的,那时,陈家彝还常用保尔的话鼓舞她,说到这时,老人已经泣不成声了。后来我们把阿旺平措的电话给他,两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终于联系上了。他们相约一定要在北京或者拉萨见一面,我们的这个心愿也算是了了。

此前此后也采访了很多像陈家彝这样在年轻时代就来到西藏,有的甚至扎根在那里、生儿育女的人。人们称他们为老西藏。当年的年轻人,如今已满目沧桑,在高原吃过的苦,流过的汗,有些是我们难以想象的。然而,他们对这些谈得很少,倒是那份对西藏特殊的感情,从平常的话语中却自然地流露出来,他们把这种感情称为西藏情结,这种情结是会跟人一辈子的。或许,因为西藏就是个多情的地方;或许,西藏给予了他们太多的记忆,那里饱含着青春、牺牲,和许多值得珍藏的东西。

暂时的西藏之行让我想了很多,尽管有些散乱,可在心里也常涌起一种冲动,希望什么时候回去看看,那里像是一个家,召唤着所有热爱着西藏的人。

 

 

                                             中央新影历史节目部《见证·亲历》栏目主编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