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从三十秒钟到三十分钟
张远成

 
CCTV.com  2013年06月17日 09:0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说起电影向电视转轨的话题,有许多话要说,但拿起笔来,又不知从何说起。在新影工作了几十年,正当年龄50出头,偏又让自己赶上了这么一段经历。新影从1993年正式划归中央电视台算起,已经8年了,在这8年里,新影厂说迈步也行,说跨越也行,毕竟从艰难的历程中走过来了。作为个人也和新影一起走过了这段历程,回顾这段经历,感触颇深。

从电影向电视的转轨,不只是简单的从摄影机到摄像机的转变,关键还是思想观念的转变。要转变观念就要去实践,大胆地干,大胆地闯,要从工作的实践中去获取真知,增长才干,只有这样,才能适应电视事业发展的要求。

 

从三十秒钟经济信息节目做起

 

划归中央电视台初期,新影面临许多困难,创作人员从拍电影改拍电视,尚不熟练,影片制作设备都与电视台节目制作要求相差甚远。特别是长期驻各省、市、自治区记者站的摄影师,面临的困难就更大。《祖国新貌》《今日中国》杂志片均相继停产。又没有相应的栏目可提供记者站来拍摄。要生存,就得千方百计去找活干。正巧,中央电视台经济部第二套节目中有个节目——经济信息联播,当时是有偿服务的经济类节目。在二编室的协调下,同意新影记者承担部分采编、拍摄任务。

“经济信息”联播节目,它的定位是介绍企业产品,宣传企业形象,既不是新闻报道,又不是广告片,习惯叫做二类广告。总而言之,是收费的。每条经济信息只有30秒钟,需要自己去找“客户”。这记者不像记者,经商不像经商的活到底怎么干,心中没数。如果不干吧!那又干什么呢?当时的出路就这么一条,别无选择,只能干起来再说吧!也可以说是逼上梁山。

当时有人讲,30秒钟的经济信息,还能算是什么电视片。不屑一顾。可是真要做起来,也不简单,再短它也是电视片。尽管很短,整个运作过程与拍摄电视专题片、纪录片没什么两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下定决心,在干中学,一定要把它干好。

因为是收费节目,首先就是要找到“客户”,习惯地叫它“拉”经济信息节目。这“拉”字可不那么简单。长期以来,是在计划经济的模式下运作,新影厂是国有企业,是新闻媒体,采访拍摄等一切费用均在厂里报销,被拍单位当然欢迎。现在不同了,人家还要看投资后,能不能给企业产生经济效益,在决策时总是要掂量掂量,合算不合算,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

有一次,好不容易“拉”到一条经济信息节目,是上海浦东川沙县一家乡镇企业涂料场,离上海市区很远,电话中都联系了一辆出租车,厂方同意拍摄。次日,摄制组一行三人租用了摄像机,包了一辆出租车,前往该厂。我们到达以后,厂长却躲开了,办公室的人都说不知道此事,怎么可能呢?看来厂长要变卦。这一趟的租机费和租车费就得花费近千元。如果真拍不成,造成的经济损失只能自己承担了。这种市场经济运作的压力,只有身临其境,才深有体会。以前拍电影不可能遇到这种麻烦事。当时摄制组内有的同志要发火,要找他们评理,我心中也发急,但反而劝大家耐心点,不要着急,我去找他们商量。后来了解到,他们主要是害怕上当受骗,曾经有家影视公司,片子拍完了,钱也拿走了,没看到节目播出,于是我给他们看了介绍信、记者证,把节目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清楚,并说,拍摄时还要签合同,按合同办事,可以先付给部分摄制费,待节目播出后再付清。听我这么一说,解除了他们的疑虑。办公室的人主动打电话找到厂长。我对厂长说如果你们厂今天没准备好,就改日再来都可以,厂长听我说得在理,满口答应,过两天再通知。果然没几天,厂长来了电话,可以拍摄了。这个例子是想说,这短短的30秒钟的经济信息电视片,来之不易。

要想取得“客户”满意,首先要把片子拍好,有同志开玩笑说:“老张,你干吗那么认真,拍几个镜头就算了。”我说不行,要认真对待。有两个问题我是非常明确的:一是要对“客户”负责,让客户满意;而是要保护中央电视台对外的信誉、影响。

尽管是30秒钟,节目播出后,还真受到厂方的好评,给该企业产生了经济效益。有的厂还要求做第二次、第三次。有的厂对30秒钟一条片子不过瘾,干脆要求做专版。我拍摄的经济信息节目,还受到中央电视台经济部的表扬,认为画面构图好,光调好,场景好,镜头表现力强。

通过一年多拍摄经济信息联播节目,为我提供了电视片学习与实践的机会,受益匪浅,业务水平提高了。

 

五分钟的“话今天”

 

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栏目随着观众的需求,不断变化。经济部开辟了一个新栏目“话今天”,片长5分钟,二编室主动争取到部分节目的摄制任务,对记者站采访拍摄还是合适的。当时我也很高兴,认为可以把节目做好。事实并不那么简单。当时二编室在京的编导、摄影,做了几个“话今天”的样板,送经济部审查,有的需要修改,有的要推翻重新再来。主要意见是节目定位不准。这说明拍电视和电影的要求是不一样。电视台节目的创作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栏目化运作,每个栏目的节目都要有自己的定位。不把节目的定位弄清楚,就无法进行采访、拍摄。二编室和经济部经过研究,下达了一个“话今天”栏目节目的选题要求及注意事项。有了这个通知,心里也踏实了许多。我根据多年来所掌握的题材线索,报了一批题材,供室里领导审批。经批准,有六个选题可拍。其中有“东方明珠——上海港”、“上海关泾化工厂大化肥工程”、“我国第一条彩电生产线”、“人工合成胰岛素”等,当时感到比较欣慰。自打电影向电视转轨以来,正式采访、拍摄电视纪录片,还是头一回。尽管片长仅5分钟,要拍好,能顺利通过播出就不简单。当时想,要抓住这机会多学习,在实践中获得真知。而思想上还是有压力,进新影厂将近30年,一直担任摄影工作,一下子要自己独立编导这几部“话今天”的电视节目,能行吗?为了确保片子按质、按量地完成,我主动提出,请安排一位编导一起完成这任务。二编室主任陈利国要来担任导演,我很高兴。我俩是1966年一起从部队转业调入新影厂的老战友,他开始就担任纪录片编导工作。多部作品获奖,很有经验,这也是向他学习的极好机会。当时他很忙,我先期进行采访,在撰写提纲时,就遇到了新问题。“话今天”节目要求主持人介入。这主持人介入是怎么回事呢?又不是在演播室需要主持人。拍5分钟的片子怎么还要主持人呢?主持人何时出镜,讲些什么?

陈利国一到上海很快就和我们一起投入拍摄工作。他基本上同意了我写的提纲,对于主持人在节目中如何安排,镜头如何处理均作了商定,由于摄制经费很少,请专业的主持人不可能。就请上海电视一厂广播台的播音员担当主持人。

那时,我们每天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正赶上天气炎热,连续几天的紧张工作和劳累,陈利国病了,劝他休息,但他还是坚持工作。他说“话今天”节目刚开始运作,经济部节目播出已作了安排,到时得把节目做出来啊!摄制经费又很少,我在上海少住几天,也可节省一点摄制经费。当时厂里的设备还很缺乏,节目的后期制作在上海租用机房。陈利国一边编片,一边给我讲有关电视纪录片的操作要领和制作方法,我开始对电视片的制作入门了,感到确实有许多新东西要学习、认识。

几部“话今天”的节目作完后,在中央电视台第二套节目很快就播出了。有的节目还受到了经济部的好评。那位请来的业余主持人也受到了表扬。

 

十分钟的《中国报道》

 

新影划归中央电视台开始时,只有一个正式栏目《纪录片之窗》,由二编室负责。二编室除了到台里打工的编导、摄像外,做完“话今天”节目的人就没活干了,我们驻站记者更得要自己想办法。当得知一编室主任周东元联系到了《中国报道》栏目的部分节目制作任务,我便主动和他商量,采访拍摄《中国报道》节目。他二话没说,让我根据《中国报道》栏目对节目的定位要求报选题。很快,报上的选题被批准,其中有“娃娃办报”、“火柴收藏家李勇金”、“严振国和中医解剖研究”、“今日崇明岛”等六个选题进行采访拍摄。

当时编辑部所属的几个片室,有个节目量的划归问题,一编室派张公甫到上海来协助,我们一起采访、拍摄,很快完成前期工作,后期由他担任编辑。这几部片子都是主持人在演播室出镜。与“话今天”节目的表现形式不相同。通过这几部10分钟电视纪录片的采访拍摄,为我日后独立担当《纪录片之窗》节目的编导工作打下了基础。特别是“娃娃办报”这个节目,是表现上海小主人报社的一群年龄不满14周岁的中小学生,自己独立办报的事迹。节目播出后,在社会上反响很好,当年这个节目还被评为新影星花一等奖。这对我是很大的鼓励,增强了信心。

 

十五分钟的《纪录片之窗》

 

《纪录片之窗》栏目经过一年多的运作,开始在台里有了影响,从每周播出一期,增加到播出二期。二编室领导要求驻站的摄影师要做编导工作。面对着机遇和挑战,我想只要善于学习,敢于实践,会把节目做好的。

第一部《纪录片之窗》节目是“邢同和和他的建筑”。从采访、构思、写出提纲,主动征求摄影师王文战的意见,又把拍摄提纲写成分镜头台本。场景的转换、角度的变化、景别的大小、镜头的长度、同期声的采访等等,都在提纲中阐述清楚、具体。拍摄时基本上还是组织起来的采访摄影。这是我第一部编导的纪录片,一共才拍摄了四盘素材带(一盘是30分钟)。回厂进行后期制作时,二编室主任老关问我“你拍了多少素材?”我说,“四盘素材带”。他又问:“只拍了四盘素材带,编15分钟的纪录片能够吗?”我说:“我是严格按照拍摄提纲分镜头拍的,照我们原来拍电影时的片比,已经大大超过了。”他听我这么一说,就笑着说:“你还是用拍《祖国新貌》的杂志片方法吧!拍电视纪录片要跟踪拍摄,记录生活流程,要讲生动有趣的故事。”

片子虽然一次通过,审片时提出的意见记忆犹新。1、电影纪录片的痕迹比较重;2、镜头处理比较呆板;3、主要人物的活动场景不活,缺少生活化的氛围。同时肯定了场景、画面拍得不错。

我体会到从电影纪录片向电视纪录片的转变,是观念的更新,认识水平的提高。当然要经历实践的过程,同时在实践中加强理论学习,为此,我购买阅读了有关电视纪录片创作的理论书籍,从中受益匪浅。多看别人拍摄的纪录片,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把下一部片子搞得更好些。从电影向电视转轨的五六年中,我已经编导了20多部的电视纪录片。在实践过程中获取了真知,增长了才干,提高了业务能力和水平,这恰恰是最重要的。

 

开始做30分钟纪录片节目

 

2000年底,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专门策划了一个栏目:30分钟纪录片。我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从30秒钟的经济信息节目到做30分钟的电视纪录片,就像登山那样,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每登上一个台阶,都付出艰辛的劳动和汗水。

15分钟到30分钟,不是简单的把片子拉长,而是整部片子的结构形式要变化,内容要增加。拍摄《都市女船工》时,每当遇到创作中的难题,我就与责任编辑吴金华商量,他说这部《都市女船工》纪录片,不要搞成专题纪录片,先入为主的表现形式,而要拍成一部跟踪拍摄的纪实风格的纪录片。要把拍摄的时间跨度放长,拍摄纪录女船工的生活流程,叙事线索要清楚,特别是女船工在船上、船下的活动,以及主要人物和其他人物之间的活动关系,这中间的时空转换要符合生活的逻辑。他肯定了我要跟踪拍摄女船工春节过年时的工作、生活情景的设想。记得拍摄的头一天,在小拖轮上,由于黄浦江风大浪急,一个浪头打过来,我把腰扭伤了,直不起腰了,也许是年龄大了的缘故吧。陪同的同志劝我休息几天再拍,我想不要因为我一个人,影响整个摄制组的拍摄。我坚持不停机。连续几天拍下去,女船工看我工作的那个样子,跟我开玩笑说:“老张呀,你为我们拍片子,真是‘鞠躬尽瘁’啊!我们一定配合你把片子拍好。”

我从1966年进新影厂工作,已经35年了,绝大部分时间是派驻记者站工作,我热爱这个事业,喜欢自己所做的工作。几十年来,有工作取得成功的乐趣,也有工作中遇到困难、挫折的困惑。但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保持一颗平常心,就会觉得自己生活得很充实。最后我用清代诗人顾炎武的两句诗句作结尾:“远路不须愁日暮,老年终自望河清。”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摄影师)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