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亲切的回忆
吴印咸

 
CCTV.com  2013年01月15日 09:32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吴印咸

延安(1938年)

1938年10月,在陕西省中部县开拍了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的一组镜头。

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拍摄的第一组镜头是一组由全国走向延安的黄帝子孙们

1938年,吴印咸在延安为毛主席拍照片。

延安文艺座谈会代表合影(1942年)

《白求恩大夫》(1939年)

1942年,在南泥湾拍摄战士们训练。

《兄妹开荒》剧照(1943年)

1938年秋天,在八路军总政治部领导下成立了延安电影团,并决定首先拍摄一部长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正式开拍的时间是在同年10月。这时全电影团只有六人:除袁牧之、徐肖冰和我外,还有三位做政治工作和行政工作的同志。我们只有两台摄影机,一台35mm,一台16mm

在延安拍摄完毕后,电影团分两路于19391月出发到华北敌后去拍片,要通过日军占领区和国民党统治区。1940年春天回到延安,35mm的胶片差不多要用完了,后来大部分就用16mm胶片来拍。因胶片来源困难,所以使用得很节省。在敌后的层层封锁下,我们还继续拍摄了《陕甘宁边区第二届参议会》、《十月革命节》、《边区生产展览会》及《南泥湾》(即《生产与战斗结合起来》)等影片。

《延安与八路军》是一部大型影片,前后拍摄了近两年,当时上海已沦陷,本拟送到香港去洗印,后由牧之同志带到苏联去了。1950年中苏两国合制的《中国人民的胜利》和《解放了的中国》这两部纪录片中,还有我们电影团当时拍摄的片段。

我们从敌后回延安不久,电影团的放映队也成立了,两架皮包机和一台发电机都是苏联送的,影片也是苏联送的,有《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夏伯阳》等。这些影片后来放得连片孔都没有了,放一晚要断好多次,而且看一次电影要走十几里路,但观众仍然看得兴高采烈。当时在放映队工作的有席珍同志、罗光同志、赵天培同志等。

1940年,钱筱璋、吴本立、周从初、马似友等同志参加了电影团,人员扩大到十几人;后来又开办摄影训练班,电影团就增加到三四十人。这时我们都住在延安半山腰窑洞里。1944年,当胶片来源愈来愈少时,我们就实行生产自给,利用废胶片制作证章,搞照相馆,办摄影展览会等,像个小工厂似的,不仅没要公家的钱,还盖了六间新屋。我们也开荒生产,还上缴了粮食。此外也参加打柴,修飞机场,帮助老百姓锄草等义务劳动。大家在党的教育和关怀下,政治热情非常饱满,很高兴,很乐观。

通过下部队拍片,给了我很大的教育。原来我只是个有点正义感的人,看到解放区的生活和军民亲如家人的关系,受到党的教育,使我的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最初去时,我是准备拍完一部片子就回武汉的,后来就不想回去了。拍摄纪录片的过程也是深入生活的过程,而战斗生活本身是会给我们很多教育的。

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形势迅速开展,电影团的同志就分别到东北等处去接收,这就是后来的东北电影制片厂。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