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新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高峰
谈纪录片:还原历史镜像 把握时代强音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30日 10:02 | 来源:中央新影集团 | 手机看新闻
   [导语] 在第二届甘肃·嘉峪关国际短片电影展上,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新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高峰接受了甘肃电视台的专访。他指出,纪录片的创作应该“还原历史镜像,把握时代强音”,甘肃可利用卫视资源助力纪录片大省建设,纪录片题材选择应当古今并重。   [主持人] 我们知道一部美食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是巧热走进荧屏,在中国纪录片沉寂多年以后,那可以不可以理解说中国纪录片终于迎来了它的春天? [高峰]  从这个概念说,大家更多地关注纪录片,而且使纪录片的市场越来越大,我觉得应该说是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了。像《舌尖上的中国》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我觉得不是偶然的,正是因为它尊重了纪录片的客观规律,使这种传统的美食文化通过纪录片的状态去表达,所以它生动了。其实这种介绍中国美食的相应的文化专题、专题节目栏目非常多,从电视诞生开始就有这类文化节目了,但是为什么所产生的影响没有这么广泛呢?我觉得还是这部片子尊重了纪录片的创作规律,而且是重视人的命运、人的情感,这都是纪录片的精华,利用好这些精华使这类节目就感人了。所以我想,纪录片的发展其实影响了我们很多过去所不曾表现的形态。我认为纪录片首先影响了新闻,也影响了中国的文艺,电视文艺,为什么说呢?过去新闻都是概念性的新闻,后来从央视《走基层》这样的节目播出后给人印象极其深刻,为什么?它尊重了纪录片的纪实规律,所以说它影响了新闻的发展。我认为它也同时影响了中国电视文艺的发展,比如《中国好声音》,甚至于包括最早的像湖南电视台做的《超级女声》等等,它的整个过程不像我们做晚会,一首歌、一段舞蹈,组合、串联,它是整个过程非常详实地记录。这个过程的魅力,正是纪录片的魅力,把这种过程充分展示出来,你像看《中国好声音》也好,现在这类的秀场为什么比过去生动了呢?我觉得就是纪实文化的存在,使它更为生动了。    [主持人]  您曾经也是一位纪录片导演,以您的观察和了解,中国纪录片目前的现状是什么样? [高峰]  中国纪录片的制作我觉得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从我们最初接触纪录片,30年前,我从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央电视台,就是从事纪录片创作工作的,那时候的创作观念和现在的观念已经是截然不同了。那时候我们做胶片,16毫米的胶片拍摄,我们的老师、领导教我们接胶片。比如说,你见到片子里是个全景,就这么长5秒钟,如果这个片子是个中景就3秒,如果是个特写就15,你把它接起来,就八九不离十了,它是按照传统视觉的观念去制作的。包括对声音的处理,对方方面面的处理都是相对较机械的,它并不完全是尊重生活的客观规律,因为它是受到我们创作观念和胶片拍摄等等方面的制约的。随着拍摄一体化的存在,随着我们记录理念的变化,纪录片实际上就发生现在这样的变化了。我记得有一次,领导让我拿着一盒编好的录像带去找一个音乐编辑配音乐,当时我刚大学毕业,帮着做这件事。后来音乐编辑说,你们什么时候做一部没有音乐的纪录片多好啊!这样的话现在听起来跟白说一样,现在早已经是这样了,但是那时候竟然是一个音乐编辑提出的问题,说明我们那时候的创作观念跟现在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觉得纪录片发展到现在是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而成的。我刚到中央电视台专题部的时候,我的领导朱景和就让我们观摩,那是八十年代初,最早跟英国合拍的一部纪录片,叫《龙之心》,是我们的摄影记者配合拍摄的。我一看这叫纪录片?它就是非常纪实地记录一个南京的一对夫妻闹离婚,一个公务员帮着调解,整个调解的过程,你一句,我一句,就跟电视剧一样。纪录片还有这样拍摄的,如此这么生动,就像剧一样真实的表达。那时候,我们总觉得纪录片是一个观念的表达形式,一路走过来,我觉得逐渐地是纪录片的一种观念的胜利。但是,我觉得这种观念的胜利,离世界的整个市场趋势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包括我们的说话方式、语境的方式。这个话语方式,还是观念的东西更多,尊重纪录片自身的规律还欠缺。所谓欠缺,就是这样的片子欠少,大部分我觉得还是在语境问题的表达问题上,故事的捕捉方面,还有些欠缺吧,我觉得整个中国的纪录片要往前推进是一个观念的推进。   [主持人]  这几年中国的纪录片在国际上接二连三地获奖,但是中国的纪录片市场反而是遇冷,有一种说法就是“墙内开花,墙外枝”,也有人把中国的纪录片称之为中国电影的“鸡肋”。 [高峰]  我们的需求和国外的需求,我觉得之间是有一定矛盾的,在国外往往受到一些殊荣的纪录片往往是具有社会认知价值的纪录片,咱们国家最早在国外获奖的是亚广联获得大奖的《沙与海》,它也是让你认识一个社会的问题,腾格里沙漠的一个人的生活状态,还有在沿海渔民的生活状态。后来第二次在亚广联获奖的《最后的山神》,也是告诉你鄂温克族的老百姓的生活状态,这种东西往往在国外容易获得成功。像《归途列车》这部电影,这部纪录电影的作者范立欣,前不久被《时代周刊》评为世界20位有发展前途的青年导演之一,对获得这个殊荣的华人来说,只有一个李安,他就是第二个,这很不容易,可是没有谁认识他,这跟纪录片的特性有关,人们肯定知道李安,不可能知道范立欣的。因为电影故事片的导演就是在一种风风火火、热热闹闹的状态下产生的,纪录片的特点就是平平淡淡,非常平淡,而且是越平淡,越能够产生好的纪录片。我们中央新影集团的一个摄制组,在宜原县的一个山上拍摄一部纪录电影《乡村里的中国》,整整没有离开这个村子373天,他们完全成为这个村里的50多户里一个新的家庭,所以片子非常好,非常生动。它不可能不生动,它就像每天记录自己家人生活一样,所以说像这类片子,是容易获得世界性的认可的,我们也希望尽早地推出这样的纪录电影。相反,如果你拍好了,也并不是不能获得国内官方的认可,《乡村里的中国》现在已经入围中国的最高奖——华表奖,究竟能不能最终拿到华表奖,因为还没有公布,但是它很有希望,至少已经入围了,说明它也获得了国内专家的认可。那么我觉得,在这方面是可以统一的,关键是如果你真实的、客观的描写和记录中国人的生活,是没有阻碍的。   [主持人]  接下来就是我们如何将纪录片市场化?如何建立和适应这个市场机制? [高峰]  作为一个纪录片的创作者来说,我很羡慕有些国家对纪录片的热爱。比如韩国有一部纪录电影叫《牛铃声声》,它是反映一个老农和他养的牛的亲情关系的,你说就这么一个故事,都能想象出来是一个极其平淡的这么一部影片,但是你也能想象出来是一个非常有味道的、浓烈的生活情趣的这么一部纪录电影,投资成本相当于100万人民币,这是这样一部纪录电影,它在韩国的票房相当于人民币一个亿。我还是挺羡慕韩国的这位纪录片同行的,这是一个政策问题。我们国家的政策应该鼓励去建立一些相应的纪录电影的院线,鼓励人们去看纪录电影,也应该有一种政策鼓励这些院线,比如影院有十个厅,拿出一个厅来专门放映纪录电影,还可以是艺术电影,咱们没有这么一个播放环境。   [主持人]  想让中国的纪录片有一个大踏步的前进或发展,可不可以让一些知名的导演,比如说张艺谋、冯小刚或者香港的陈可辛,让他们也来拍一些纪录片? [高峰]  那当然好了,其实故事片的导演,有很多人都从事过纪录片的创作,像田壮壮,就拍过很好的纪录电影。其实世界上很多优秀的导演也都拍过纪录片,比如说斯皮尔伯格。现在大家都知道的雅克·贝汉,他拍过《迁徙的鸟》、《小宇宙》,但是他也同样拍过故事片《放牛班的春天》,是一部很好的故事片,这说明它是应当相互联系的,所以我觉得我些著名的电影导演能够拍摄纪录片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这对整个票房,包括纪录电影的市场,会有一个很好地推动。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国家鼓励纪录片上电影院是应该的,这需要政府的支持,需要我们编导们的努力,也需要这样的市场化能够找到一个有特色的经营方式。包括我本人在内也在探讨这个方式,希望尽快地在全国的一些城市建立一些专门播放纪录电影的环境,我也在努力打造这个环境。      [主持人]  我们知道中国的纪录片,可能大多数是以传统历史题材为主,对当下的现实生活关注得很少。 [高峰]  我到甘肃有一种感触,记得在十几年前,我和陈虻到甘肃电视台讲课,是来讲纪录片的。陈虻大家都知道,做《生活空间》的,那几年,《生活空间》完全是在记录普通人的生活,应该叫纪录短片,我觉得挺好,现在竟然没有了,非常可惜。那时的《生活空间》每天都要播“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这才是纪录片真正的意义之所在。可是我觉得这几年的纪录片可能受商业化的影响较大,实际上这些有生活价值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它没有商业化的可能性,很多在国际上认同的往往是这类的片子,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有这样的频道、栏目诞生。   [主持人]  十几年前您来过甘肃,当您再次来到甘肃,觉得如果说甘肃想要发展纪录片的话,应该从哪几个方面进行突破? [高峰]  应该利用好甘肃自身的平台,使我们的平台变得更有特色。因为甘肃和其它的卫视相比,如果都是以新闻为主的综合频道,我觉得优势难以体现,因为新闻资源可能不如一些省,文艺资源也不如一些省,包括购置影视剧的成本估计也不如,这样我就觉得倒不如换一个思维方式,把它做得更专一一些。有了这种专一的特色,频道就更为引人注目,有了自己的特点之后,就有发展的空间了,反而更广了,它就成了一个无拘无束的世界范围的一个频道。应该利用我们的卫视,把以纪录片为主的这种形式做好。   [主持人]  甘肃是一个文化大省,如何从这些个历史文化题材当中,来进行一些纪录片的创作? [高峰]  我觉得还是一个如何利用频道资源的问题,现在举办的嘉峪关国际短片电影展就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应该充分利用这个平台,办规模更大的纪录片展,使拍摄纪录片的队伍能够到甘肃来拍片,拍完片子就等于为甘肃制作节目,进行播出并在这里现场交易。我觉得这个平台能够很快地使很多人云集在这里,拍摄更多甘肃题材的影片。多办一些国际性的活动,是很有益处的。要充分利用卫视资源把这种纪录片省的概念,通过卫视的资源宣扬出去,把它利用好,使大家都知道,这是有一个很好的纪录平台,效果比现在会好。   [主持人]  宣传出去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如何兼顾到收益? [高峰]  光做纪录片我觉得难免会进入到死胡同,对于文化资源的开发,我认为它应该是立体的,内容是一个核心,但是应该有不同的形式都为这个内容服务,如果仅是一种形式针对一个内容的话,有点浪费了。我认为对于甘肃的文化资源应该是全方位的开发,用各种形式去表达它,有的是相对在市场上没有更多的份额,有的是很具有市场价值的,我说的是形式,有文艺形式、纪录片形式、新闻形式,各种形式再针对这样的内容,使内容不至于荒废。应该用多种内容去打造甘肃的核心资源,使它真正成为文化产业链条非常重要的部分。这个链条拉得越长,文化产业会做得更好。就一个点来说,完全可以用多种方式去经营它,有的是可以换来社会资源,有的是可以换回资本资源,应该合理地去处理它。   [主持人]  甘肃作为一个欠发达省份,如果我们想发展纪录片,从内容题材上应该如何来选取和挖掘? [高峰]  甘肃的历史很厚重,这一点是纪录片拍摄的绝对的一个宝库,从河西走廊走一路走来,你就能感觉出来,这是无法比拟的。但是,甘肃的现实也不能丢弃,因为现实是在黄土高原生存的这种状态,还是很珍贵的,这种记录也是非常珍贵的。我认为不能厚今薄古,也不能厚古薄今,应该是古今并进,抓住这种时机。拍摄历史文化的内容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经费,还要动用相当多的资源,拍摄现在的东西很可能能够迅速锻炼一群纪录片创作者。  

中央新影集团
官方网站

扫一扫
立即关注

关注新媒体

最新资讯 更多
分享
1 1 1
亚虎娱乐客户端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
龙8国际千亿国际娱乐pt客户端龙8国际娱乐下载安装亚虎国际pt老虎机
亚虎娱乐客户端亚虎娱乐亚虎娱乐城龙8国际
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平台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