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在云南前线的摄影师
王瑜本

 
CCTV.com  2012年10月23日 09:3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52年夏,王瑜本在朝鲜战场拍摄志愿军夜间向敌人冲锋时的情景。

1971年,王瑜本拍摄莫桑比克自由战士通过敌战区时的情景。

1972年,王瑜本在隧道中拍摄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

1979年,我厂摄影记者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云南前线。

时过境迁,对于自卫还击战的有些事情已经回忆不起来或者忘记了,但有些事情因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仍然记忆犹新,铭记不忘。

1979年,自从粉碎“四人帮”之后,国内形势已有好转,这时越南又在中越边境不断地挑起武装冲突,打死打伤我边境军民,威胁我国边境的安全,严重地破坏我边民的生产劳动和生活安宁。我国政府为了保障我边境军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了有一个和平安定的国际环境,使我国人民能安心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因此我国政府决定对越南不断地进行武装挑衅给予坚决地反击。

1972222,我们云南摄影队一行6人乘飞机由北京飞抵昆明,他们是:卢长利、任太华、彭武华、赵经信、张金乐和我。吃过晚饭,昆明军区政治部李秘书长来看望我们,并向我们介绍了目前反击战进行的情况,我们送走李秘书长就开始换装,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深夜两点多钟了。我们军容整齐地开了一个动员会,大家心情非常激动,心里更是着急,希望能尽快地奔赴前线,继承和发扬摄影队的光荣传统,发扬不怕苦、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完成厂领导交给自己的任务。

223,我们乘车赶到开远前线指挥部,政治部刘副秘书长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就说:“你们来晚了。现在前线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战斗情况瞬息万变。”根据当时的战斗情况我们决定立即赶赴前线参加战斗,不失时机地记录下自卫反击战的实战场景。

北京的2月,天寒地冻、银装素裹、寒风凛冽,而我国南方的边境城镇河口却是大地翠绿、烈日炎炎、热浪袭人。与河口相对的是越南的老街,我们背着摄影器材和行装爬过被越南军队炸毁的连接河口和老街的红河大桥踏上了正在进行战斗的越南土地时已经累得汗流浃背了。走进老街只见家家户户门户紧闭,所有的居民都被越南军队强迫撤离自己的家园,整座城镇空无一人。在老街我们找到了我军某师指挥部,指挥部设在一棵大榕树下,师政委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兵,他告诉我们,当我军进入老街时这里已是一座空城,他立即组建一支纠察队在大街小巷巡逻,以防止坏人乘机抢劫民宅和进行破坏活动给我军栽赃抹黑,并命令我军指挥员不得私进民宅违者军法论处。

越南北方地势山高陡峭,树高林密,热带森林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树根外露、藤条纵横交错,我们的摄影师和战士一起登悬崖峭壁、穿森林沼泽。摄影师同志为了保护摄影机,宁愿自己的身体挨碰撞也不让摄影机受到丝毫损坏,他们每攀登一步,都要比战士付出更大的力量和冒更大的危险。要冒着比战士更大的生命危险去工作,战士可以隐避自己消灭敌人,摄影师只有暴露自己才能拍好镜头;战士可以卧倒射击敌人,摄影师最低高度也要一条腿跪在地上才能拍好片子;战士露出一只眼睛就可以瞄准敌人开枪,摄影师最少也要露出头部才能避开障碍物开机。所以说,做一名战地摄影师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应具有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无私的奉献精神和自我牺牲精神。所以人们说残酷的战争是最能考验人的,是生与死的考验。在云南战场上,应该说我们的摄影师是经得起血与火,生与死考验的。战场上我军战士年轻体健个个像小老虎,高级指挥员最大年龄也在40-50岁之间而且坐镇指挥部。而我们的摄影师那时最大年龄已满50周岁,最年轻的也30出头奔40岁了,但他们依然身背手榴弹、手枪、电瓶,手持摄影机冒着敌人的炮火,在枪林弹雨中穿行,舍生忘死,不失时机地拍下战士们勇敢战斗的场面。为了拍战士们冲锋的镜头,彭武华同志冒死冲到战士最前方,迎面拍摄战士冲锋的英姿。有人可能知道,有人可能还不知道,在我军战士冲锋的瞬间,也是敌人炮火最猛烈、最密集的瞬间,敌人深知如果阻止不了我军的冲锋就意味着他们的死亡,所以敌人要作最后的垂死挣扎。而彭武华同志置生死于不顾,拍下了一个个激动人心的珍贵镜头,他不但在火线上入了党而且荣立二等功。

卢长利、彭武华、赵经信三位同志,在封土县外围拍完阻击敌人援军之后,马上又赶到封土城下,拍摄了我军攻克封土县的战斗。封土县是敌人踞守的交通要冲,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敌人进行疯狂的顽抗。卢、彭、赵三位同志拍摄了攻克县城、捉俘虏和打扫战场的材料,而后又准备随部队挺进,投入新的战斗。

任太华、张金乐二同志刚从第一线下来,听说某团即将开始新的战斗,他们不顾征战的疲劳,不顾夜黑难行,更不顾生与死,乘车连夜驰向战斗部队。天黑、路弯、道滑,汽车一头撞在山体上车翻人伤,任太华身上和腿部多处被撞伤,张金乐头部伤势较重,血流不止。任太华不顾自己的伤痛,立即将张送往战地医院治疗,而他自己只作了简单处理忍着伤痛奔赴战斗部队投入新的战斗。

卢长利、任太华、彭武华、赵经信、张金乐同志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在枪林弹雨之中一直战斗在最前线,他们与战士同甘苦路,日日夜夜穿着被雨水和汗水浸透的军装,风餐露宿在山坡下、树林中,饿了吃一口压缩饼干,渴了喝一口河水,就这样他们一直战斗到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与参战部队凯旋而归。

由于我们战地摄影师在战场上表现出无比的勇敢,拍摄了大量的、珍贵的实战材料,除彭武华同志荣立二等功外,其他的同志各立三等功。他们是胜利而归!载誉而归!

 

         本文写于1998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