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纪录片论坛第一讲 “历史影像与影像历史”

 
CCTV.com  2012年09月25日 15:10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在线访谈

 

 间:2012918

 点:人民网演播室

  题:“历史影像与影像历史”

主讲人: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新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高峰

 

[导语]  2012年9月18,中央新影集团与人民网举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新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高峰先生作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历史影像与影像历史”为题与全国网友们进行在线交流。

 

人民网

 

[主持人]:亲爱的各位网友朋友们以及现场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中央新影集团与人民网合作的纪录片论坛第一讲。今天我们将就“历史影像与影像历史”这一主题与大家进行在线交流,今天来到人民网作客的是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新影集团总裁高峰先生。

 [高峰]:感谢人民网给我们这个机会。

 

[主持人]: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全网络的时代,在网络时代纪录片如何能够更好地进行传播?

[高峰]:网络时代,毫无疑问,给纪录片营造了一个极大的市场。因为纪录片本来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可是由于传播条件的原因,很多纪录片它不容易很快地被人可看到。特别是像我们中央新影集团过去的一些电影,只能是通过电影院去观看。后来有了电视,通过电视去看。但是,现在有了一个新媒体的传播手段,大家是可以互动的关系,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想点击什么就能看到什么,这是非常便捷的。但是这个便捷有它的发展历程,比如在电影播放纪录片的时代,那时候人们看到纪录片,完全得通过到电影院去看,在电视尚不发达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我举个例子,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候,中央电视台我的一些老师们制作了一部电视纪录片,像陈汉元撰稿的《收租院》。这部纪录片是16毫米胶片拍摄完以后,进行胶转磁,然后在电视播出。播完以后,效果很好,但是收看电视的人特别少。当时文化部就觉得这么一部好的电影,得让全国人民都知道,就给了中央电视台一个任务,要求把这部电视纪录片转成电影在电影院放映,这样才能扩大影响。一部电视纪录片为了扩大影响,转成35毫米胶片的电影在电影院放映。所以像我那个时候看这部电影,是在电影院看到的,而且这部电影一直放了七年半之久。

 

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新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高峰(左)与人民网总裁廖玒交谈

 

[主持人]:是至今历史上放映时间最长的吗?

[高峰]:是,这是电影院放的电视节目,为了扩大影响。那么,到了现在这个时代,毫无疑问,历史是翻过来的。很少有人在电影院看纪录片,而且影院也很少去放电影纪录片了。这个时代电视纪录片的发展很快,特别是以央视为代表的纪录频道诞生之后,纪录片又在中国非常热。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物极必反,都有它互变的道理。什么事情,任何形式都是会发生变化的。

电影,就电视而言,它被电视所取代,这是一种变化。那么,如果我们再往前看,也许还有一个比电视更便捷的收看手段,就是网络。我想,网络电视可能它的发展就很快了,特别是纪录片。

我举个例子,比如崔永元做的《我的抗战》,在搜狐网点击量是四千万,四千万意味着什么,它远远大于电视播放的收视率。所以,我想纪录片人,在新媒体发展的时代,人们观看纪录片就会更便捷、更迅速,而且是量也会更大,各种需求都可以通过新媒体去让人们所看到,我觉得这是一件幸事。所以纪录片通过新媒体得以发展,这是必然的。

 

[主持人]:的确,进入网络这个时代之后,我们很多时间空间不受局限了,只要他想看,有一根网线,随时随地都可以点击观看。

[高峰]:我认为迟早会有一天,通过网络观看,它的技术含量会达到或者高于现在的电视水平,这些都是可以做到的。它完全可以接到一个高清的、舒适的状态下观看,一旦这个问题解决了之后,更多的人会通过网络去收看纪录片。

 

签约仪式现场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的。咱们今天的主题是“影像历史与历史影像”。谈到历史,而且今天又是“九一八”,应该说是一个比较敏感的日子。最近中日由于钓鱼岛的问题,也是有很多很多方面的新闻。但是,越是到这个时候,我们越要追溯历史,真正的历史是什么样的,这个时候历史资料片、历史纪录片的重要价值就日益凸显出来,对这一点您是怎样看的呢?

[高峰]: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纪录片真正的意义在这方面体现得最明显的。特别是这个时候,当你在电视上或者在新媒体上看到一些黑白资料能够呈现的时候,你真的是感到它的珍贵。历史通过它的记录,它呈现在这里,就铁案如山,而且你是改变不了的,不仅是当时的影像记录,还包括那个时代所有的档案资料,我觉得这些都是尤其珍贵。

我印象特别深,在五六年前的时候,我有一次出差到开罗,住在一家宾馆,这家宾馆就是《开罗宣言》谈判的地方。到现在,每一个房子里都贴着谁曾经在这儿住过的照片,像丘吉尔。或者是谁曾经在这里谈判,整个楼道里都贴着。你进到宾馆里,感觉它就是一个历史影像库,是一个历史的长廊,实际上你走着穿越它的时候,就是看着一部纪录片,整个二战的历史,特别是二战胜利的历史,和它的成果,充分地在这个宾馆里面得以体现。就这么一个老的建筑,就像是一部纪录片一样呈现在我们面前。何况一部纪录片能够充分地体现和看到这一点,我觉得这就非常珍贵了。

中央新影集团的前身是延安电影团,延安电影团是1938年建立的,那个时候它是由在上海的一些先进青年、电影青年,比如像吴印咸这样的有为青年,也是摄影大师,他们投身到共产党的队伍当中,到延安建立了延安电影团,这也是由周总理倡导的。但是,没有拍摄的手段和资源,是由国际友人、著名的纪录片导演伊文思,把自己的摄影机和几千尺胶片送给了吴印咸,让他带到延安去,能够拍摄延安如何抗战这样珍贵的历史资料。实际上,中国的纪录电影,它最初的建立和世界是合为一体,就是建立在世界反法西斯阵营之下得以壮大和发展。所以,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情,也是维护世界和平,巩固世界反法西斯胜利的成果,这一切都是为这个所做的。如果没有了这些珍贵的历史影像资料,就等于一个国家没有相册,就跟自己家庭没有相册一样,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是怎样度过的,有了纪录片,有了这些照片,就有了我们要说话的依据,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参观人民网

 

[主持人]:这两年微历史非常热,有人用微历史求婚,有人用微历史告别自己的学生生涯,它以低廉的成本和短时间的呈现方式体现出了一个非常优越性。在纪录片与微历史之间怎么样能够更好地融合在这个时代?

[高峰]:微历史、微电影,我觉得这是新媒体的一个产物。特别是过去在电影院,我看过微电影,那就是在十多年前,我看到一个前苏联的一部电影,只有一分钟,反映二战时,一个母亲在墓地想念她牺牲的儿子,这么一个一分钟的电影,我看了。那个时候不是没有,有。在很早的时候,就像我们在写小说,有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记得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北京日报》征集一分钟小说的征文,就有微小说。也就是说,有长篇的记录,就有微记录,这是肯定的。但是,之所以现在我们提出这个概念,是因为和过去的电视短篇或者电影短篇的意义是不同的,是在于它是完全为新媒体服务的,是由新媒体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新的形式。

我觉得有微电影,就有微记录,就有微历史。所以,我想这样来说,它更便捷。大家对现实生活中的记录,很快捷地就能够让更多的人去传颂,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好,这样特别有利于我们纪录片的普及。有了普及,才有提高。那么,这种普及就不像过去我们要拍摄一个纪录片觉得很难了,现在要拍一个真实的,特别有生活化的一种记录,有色彩的东西,相对的便捷、容易。而且随时可以传播,大家能够看到,这的确是一个时代的进步。我相信由于微电影时代的发展,就有很多优秀的微记录作品,它会塑造出或者锻炼出更多的拍摄纪录片的人才,有更多的人会喜欢纪录片,我觉得这个意义还是很大的。

 

参观人民网

 

[主持人]:时代在进步,技术也在发展,刚才说微电影是一种新的形式。现在可能越来越多的人对电影的技术要求越来越高,比如说3D,甚至IMAX等等这些发展会越来越快,这是相对于电影来说。对于纪录片来说,像3D这样的影视技术,在它今后的发展和运用当中有一个怎样的发展呢?

[高峰]:我总觉得纪录片是多种类型的,并不是只有单一的一种类型。它有各种价值,有一种价值非常重要,就是社会认知价值。使你能够更好地认识社会,这种纪录片可能应该是纪录片的主体,就是比较多的。刚才说的微记录,还有很多能够对社会发展产生一些作用,而且提出一些看法这样的纪录片,这也是纪录片的一部分。

纪录片除了社会认知价值之外,它还有艺术审美价值,还有文化传承价值,还有历史影像价值,当然,还有市场营销的价值。这些价值就要求你,除了要保持你的真实、快捷,对社会要有你的看法,社会认知价值之外,还要有更多的艺术审美,要有更多的文化传承,还有更多的史料的这一种保存,甚至要求你在拍摄手段上要更讲究,更和时代的技术靠拢。所以,3D技术,我觉得在拍摄纪录片当中是会受到广大观众喜欢的。但是它放映的条件和要求不一样,还是应该回归到影院。因为事情发展永远是这样,话说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是,大变小、小变大,而且是到电影院去看和回到家里看,又回到电影院去看,这个历史永远是这么去向前发展的。这种很便捷的记录方式看多了以后,也希望有艺术层次很高的纪录电影,我们能够得以欣赏。我觉得这种影片还是有很大的艺术传承价值和审美价值。

你想,如果像3D,我们所看到的一些优秀的纪录电影,且不说中国的,包括看《海洋》《帝企鹅日记》、《鸟的迁徙》,如果是3D的话,它不可能不好看,不可能不被观众所吸引,因为视觉冲击很大。

最近中央新影集团正在尝试制作一部3D的纪录电影《长城》,我们这么多年说长城,看长城,还没有从上下左右、各个空间、立体的,或者是我们正常的视觉无法达到的这种视觉要求去感受去欣赏去了解我们的长城。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回归电影院,大家能够坐在电影院看到3D的、巨幕的关于中国长城的电影,我相信会有人去看的。就像更多的人要通过网络点击看到纪录片一样,也会有更多的人去电影院观看那种有艺术欣赏价值和文化传承价值的这样一种3D电影的纪录电影。

 

[结束语]:纪录片绝对不仅仅是一个解读历史故事的一种形式,它更体现文化传承和它自身的各种各样的价值。今天非常感谢高峰先生在这里与我们分享了这么多关于影像历史方面的想法和感受。希望大家能继续关注中央新影集团与人民网合作的纪录片论坛。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