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朝鲜前线捷报》摄影记
苏中义

 
CCTV.com  2012年08月14日 09:55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1949年平津战役结束后,刘德源和苏中义(左)在北平城下合影。

1950年12月,刘德源(左)和苏中义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

1950年冬,苏中义(右)、孙树相在抗美援朝前线树林露宿。

1966年7月,苏中义(右二)在老挝和老挝人民解放军总司令

坎代西蕃顿(左二)合影。

1950年秋天,美帝国主义把侵略朝鲜的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中国人民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派自己优秀的儿女——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同朝鲜兄弟并肩战斗,打击我们共同的敌人。

我光荣地参加了新影厂首批随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摄影队。

过江以后,我的老师和战友德源同志带领着我和孙树相同志,参加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第二次战役。和我们一起随军参加战役的,还有牟森、赵化等同志。战斗开始后,我们的部队为了诱敌深入,边战边撤。我们随一支志愿军部队插入敌后,背着沉重的摄影机、胶片、自卫武器,还有10天的口粮。德源同志为了减轻我的负担,他尽量多背一些,每当行军的时候他总是走在前头给我带路。为了不让敌人发现我军的行踪,往往要一连翻过几座根本没有路的大山。朝鲜的冬天非常冷,我们经常在零下30度的冰天雪地里过夜。由于长时间的行军作战,吃不饱穿不暖又睡不好觉,大家都瘦了,很多同志患了夜盲症,夜间行军就更困难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包围圈即将形成的那天夜晚,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还没有完全封冻的冰河,河水湍急,河里是大块大块流动着的冰排。任务紧迫,天亮前要把敌人后路切断。怎么办呢?指挥员下令:涉水过冰河。战士们一个个勇敢地跳进了冰河,冰凌急速地流着,冲击着勇士们的身躯,但没有一个人叫苦。有些体弱的战士在河中心被冲倒了,身体好的同志就急忙上前背起战友前进。我们在志愿军英雄们的鼓舞下,也都跳进了冰河,向对岸冲去。为了保护好摄影机和胶片,我们把设备顶在头上。当我们上岸的时候,浑身都麻木了,连话也不会说了。

天快亮了,还有几十里路程。为了不让敌人跑掉,我们跟随部队跑步前进。终于在天亮以前,我军占领了阵地,切断了敌人的后路,敌人做梦也想不到在他们的后方有一支志愿军部队。天亮后,有一个美军少校坐着一辆吉普车由南往北驶来,在离我前沿阵地只有十几米的地方,被我军俘获。

战斗打响后,敌人在我军强大地攻击下,由进攻转入败退。当敌人发现后路已被我们切断,慌乱了。他们为了突围,调来大量炮兵和坦克部队,出动了他们能出动的各种类型的飞机。那一天,在我们不到四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敌人就用一百多架飞机轮番轰炸、扫射,成百吨的炸药,成千吨的钢铁倾注在我们的阵地上。我们勇敢地和英勇的志愿军战士们坚守着阵地,德源同志在战斗激烈的时候,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在战壕里沉着地拍摄了敌人疯狂进攻和我志愿军战士奋勇杀敌的宝贵镜头。就在这个时刻,我们战壕的周围,落下了数十发炮弹。炮弹爆炸的巨响,把我们的耳朵都震聋了,炮弹炸起的硝烟,火辣辣地喷在我们脸上,大块大块的泥土打在我们身上,我们的掩体被震塌了。就在这紧张的时刻,德源同志不顾自己的安危,带着我们转移到比较坚固的避弹坑。经过两天两夜的血战,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敌人死伤惨重。这时,我军指挥员命令:冲锋!战士们像猛虎一般冲向敌群。德源同志带领着我和树相同志跳出战壕,随战士们一起冲向敌人阵地。敌人密集的子弹向我们猛烈地射来,子弹从我们头上脚下嗖嗖飞过,四架F-80飞机在我们头顶上低空转来转去。敌人在我志愿军猛烈冲击下溃散了,跪下投降了,大批大批的美国少爷兵当了我们的俘虏。敌人留下的坦克、大炮、汽车和死尸,摆满20公里长的公路。在这胜利的时刻,我们的摄影机不停地转动着,记录下美国侵略者在中朝人民面前的惨败。让全世界人民都看到貌似强大的美国帝国主义者,只不过是一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第二次战役胜利后,我厂编了一个特辑《朝鲜前线捷报》,这是第一部反映抗美援朝斗争的纪录片。这部影片很快在全国上映,受到广大人民热烈欢迎和赞赏,鼓舞了全国人民更加积极地投入抗美援朝的斗争!

 

   本文写于1951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