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忆拍摄《红旗漫卷西风》二、三事
鲁明

 
CCTV.com  2012年04月17日 09:5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如果说,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新闻纪录电影开创于抗日战争初期,那么,在解放战争时期,新闻纪录电影的新生力量已茁壮成长。在着重拍摄东北战场的同时,还分批派遣摄影人员进关到全国其它战场拍摄。当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解放的时候,当时主持新闻纪录电影工作的钱筱璋,立即率领留在东北从事新闻纪录电影全体创作人员进关,进驻解放的北平。

当时,我们全都住在东城八面糟附近的一家私营旅馆,是一处有三进的大院落。就是在这里,我们经过考核已提升为摄影师的人员被编队,补充到各大战场去抢拍解放战争最后决战的场面,完成新闻纪录电影拍摄解放全中国的任务。

我当时被编为第23队,与张永、罗矛一起分配到西北野战军(后称第一野战军)完成解放大西北的拍摄任务。我们一行11人先乘火车到天津转德州,然后按兵站步行,器材由兵站派大车或骡马与人同行。从北平出发算起11天后到达延安,对我们三个人来说都是“回延安”。三年前,我们告别延安到东北,三年后又回来了。

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第一野战军副政委习仲勋接见了我们,宣传部向我们介绍了情况。我们三人分了工,我的任务是重返黄河渡口,迎接华北野战军第十八、十九兵团归入第一野战军建制,拍摄大军过河的场面,然后赶赴已经解放的西安,拍摄一野总部,当然拍摄彭德怀的任务也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当我拍完大军过河赶到西安时,张永、罗矛已先我抵达西安。我们三人一起拍了标志古城新生的入城式后,张、罗立即追赶他们各自所在的部队去了。我则暂留古城。此时,我已经得知一野前委正在举行会议。心想,接连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英雄军队的司令员兼政委的彭德怀,站在挂满军事地图的墙壁前,向一野所属各兵团的首长下达作战命令的伟大场面就要拍到了,心里是何等的兴奋啊。

我向一野政治部甘泗淇主任汇报了我的想法和请求,他表示支持,要我耐心等待,等候他的通知。那几天我一步也不敢离开营房,把机器准备好,擦了又擦。终于某一天下午,甘主任亲自来告诉我:“快走,彭总现在要你去。”我来到彭总的住处,看到他戴着一副老花镜,手里握着毛笔写着什么。我敬礼报告说:“我是拍电影的,向彭司令员报到。”彭总抬起头来,摘下花镜,放下毛笔,让我坐下。然后很严厉地说:“上级派你们来拍电影,我们欢迎。但是,一定要到基层去,到战斗的第一线去,多拍战士,他们是真正的英雄。少拍我们。”我有些委屈地告辞出来,晚饭后甘主任来看我,他说:“彭总就是这样的人,你一定要正确理解他的话。你先下部队去拍,等有机会我一定设法让你拍到前委和彭总的镜头。”

我以没有完成任务的心情告别古城,来到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一八四师,接着又到了该师主力五五O团。我就是在这个团拍到了扶眉战役的镜头。此时,张永、罗矛分别在十八兵团六十军、一兵团一军也拍到扶眉战役的材料。经我们三人的共同努力,为影片提供了表现此次战役较完整的材料。扶眉战役后,我随着四军向兰州挺进。沿途拍到了步兵、骑兵、战车滚滚洪流追击的场面,还拍到了大批民工和担架队随军行进的场面。

沈家岭,一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数百名烈士为着新中国的诞生长眠在这里了。这是我一生中,少有的身临其境、亲眼看见用血换来的胜利。当我写这篇回忆文章时,我要再一次遥向那沈家岭荣誉的祭坛,献上我心中的花环。

部队总攻的时间往往是拂晓,沈家岭战役也不例外。这样的时刻,胶片尚不能正常感光,只能勉强拍点气氛性的镜头。幸好,天亮后完全攻占了敌军阵地。在尚未打扫战场、部队也未撤离之际,我请求部队首长协助,立即组织补拍了强占深达20多米的壕沟等强攻镜头。此时,二兵团其他兄弟部队攻占了兰州西关,抢占了黄河铁桥。

当我赶到西关已是当日下午了,拍到了大批俘虏和笼罩着硝烟、遍布敌军尸体的铁桥。黄河铁桥被我军占领,就切断了敌军退路,城内敌军如果不投降就只有被歼灭。兰州战役歼灭了马步芳主力两万七千余人。此次战役虽只有一台机器拍摄,拍到的素材还比较完整。

当沈家岭、西关、黄河铁桥等镜头拍完,正想与甘主任联系时,就接到要我赶紧到野战军政治部去的通知。见到甘主任后,他告诉我,下午就可以拍前委和彭总的镜头了。听后,我不知怎么高兴才好。

在原国民党军政长官公署礼堂,拍到了彭总向团以上干部讲话的镜头。说来真巧,当时战地拍摄均无照明设备,室内镜头往往效果较差。这一组镜头却不一样,一是礼堂较亮,二是一束阳光从高高的窗口恰好照到彭总的脸部,彭总的情绪又好,成为一组较精彩的镜头。后来,张永也赶到兰州,我们用两台机器共同拍摄了前委的军事会议和彭总看作战地图等镜头。至此,由我承担拍摄前委和彭总的任务,在张永的协助下终于完成了。

兰州战役之后,解放军人不停步,马不停蹄,继续追歼中国西部大片土地上残留的国民党军队。我们三人也相应分工,罗矛在第一兵团,张永跟十九兵团,我仍留在二兵团。我与张永分别完成自己的拍摄任务后,于1949年底先后回厂。罗矛随一兵团拍摄解放青海之后又随该兵团进疆,拍摄新疆的和平解放,晚我们两个月才回厂。至此,《红旗漫卷西风》的前期拍摄结束,1950年第一季度完成后期制作。该片已载入电影史册,是一系列以解放战争为内容的纪录片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留下了毛泽东、周恩来和彭德怀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这一时期戎马生涯的珍贵资料。

 

                                             (本文作者 原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影师)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