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世博会官方电影《上海,2010》主创作客新浪

 
CCTV.com  2011年05月03日 09:06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左起:费小平、周亚平、毕琼、主持人

 

[导语]  《上海,2010是上海世博会唯一授权拍摄的官方电影,也是世博会历史上首部官方电影。影片主创日前作客新浪和网友就这部电影的台前幕后进行对话。 

[嘉宾]

周亚平  《上海,2010》总导演、中国广电协会纪录片委员会副会长 

    《上海,2010》导演

费小平  《上海,2010》总摄影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介绍一下今天做客演播室的三位嘉宾,坐在中间的这位是周亚平周老师,他是中国广电协会纪录片委员会副会长、《上海,2010》的总导演,欢迎您。

  周亚平:您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上海,2010》的总摄影费小平费老师,欢迎您。

  费小平:您好。

  主持人:第三位是《上海,2010》导演毕琼,欢迎你。

毕琼:你好。

 

  主持人:在这里,首先要祝贺《上海,2010》世博会官方电影的诞生。说到这里,首先请教周老师,上海世博会记录电影一共有两部,一部是《城市之光》,还有一部是今天聊的《上海,2010》,两部片子加起来是159分钟,请您介绍一下两部片子的关系,包括片长159分钟的含义。

  周亚平:围绕上海世博会的纪录电影,当时设定了有两部,第一部叫《城市之光》,是记录上海世博会筹备过程的,还有一部叫《上海,2010》,是关于上海世博会举办过程的一部电影。这两部电影一开始设定了第一部79分钟,第二部80分钟。为什么这样考虑呢?世界博览会的历史到去年为止一共是159年,在1901年的时候,有一位美国总统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举办一次世博会,不管它的规模大小,不管在什么地方举办,但是它每举办一次,都代表了人类的文明又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我们的影片设计当中,就有了这样一个寓意。第一部影片79分钟,第二部影片是80分钟,增加的这一分钟,就表明人类文明的历史又上了一个台阶。在记录整个上海世博会举办过程中,我们认为上海世博会的内容太多了,所以把原定的80分钟的影片增加到了120分钟的长度。

  

主持人:《城市之光》讲的是筹备过程,而《上海,2010》记录的是举办过程,这个举办过程,所有媒体都在不停地聚焦,我们也很期待想看看《上海,2010》官方电影到底给我们讲述了什么。在这里请教毕老师,您是《上海,2010》的导演之一,能从您的角度谈一谈对这部影片的理解吗?

毕琼:《上海,2010》这部片子,整体的脉络从世博会的开幕一直到闭幕,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没有机会去上海世博会参观,没有亲身感受的观众能够有机会走近《上海,2010》,感受世博会的氛围。我们的构架分成六大块的内容,对于世博会来说,一般的人对它的理解就是展馆、活动,但其实更重要还有一大块内容是世博会的论坛,上海世博会组织了六次大型的主题论坛和一次高峰论坛,每次论坛各有主题,它讨论的是人类如何让未来的城市更加美好,有六个非常关键的主题词,比如绿色经济,如何进行城市遗产的保护等等,我们这部影片不仅让更多的人看到世博会举办的盛况,同时用世博会所传递的理念来贯穿我们的片子,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世博会举办的意义。我们影片就是以开头的开幕式和结尾的闭幕式作为形式上的串联,通过各个展馆的展示活动,让大家感受到世博会的精彩,同时兼顾世博会在思想方面给人类未来文明不断推进的功能,希望在这个片子有所体现。

 

  主持人:也就是说,可能当时很多馆我们无缘进入,排队太长没有进去,看了这个片子就会有所领略。

毕琼:基本上差不多。我们的费老师带的整个团队把所有的展馆都拍了一遍。可能对于很多观众,买了三天、五天的票进去,大概能看十几、二十个馆,在这个片子,能看到世博会所有的展馆。

 

  主持人:接下来请教总摄影费老师,您不光是《上海,2010》的总摄影,同时也是《城市之光》的总摄影,在两部影片中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在这方面给我们谈一谈。

  费小平:两部影片我们要把握它总体的风格,区分的话,两个要各有侧重。总体风格是在镜头的感觉上强调两极镜头,多用最广的镜头来拍。另外就是尽量拍到很具象的东西,这样造成两极视觉上的冲突。

在拍摄的过程中,我们尽量以现有的条件,把所能找到的广的镜头和33倍长的摄影机用的电影镜头都用上了,拍出来的效果确实达到了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城市之光》是世博会前期筹备的影片,那部影片的着眼点在市井的视觉上,尽量挖掘上海市民和城市的另一面,是人普通生活的一面。在拍摄过程中,很多镜头感觉是节奏稍微快了一点。《上海,2010》是展示展览成果的,我们用的比较舒缓一些,尽我们所能把移动轨、小升降用进去。在展馆里大部分用移动轨拍摄,让镜头看起来比较流畅,而且画面的语言让人觉得比较舒缓。

 

  主持人:上百个展馆,要想拍完工作量也是挺浩大的,而且世博园里的人最多可能有七八十万。

费小平:最高一天是103万。

 

  主持人:这样的人潮之下,完成拍摄工作,还有上海高温,这不太容易。

  周亚平:世博会举办了184天,咱们摄制组在里面拍摄了200多天。

费小平:我们要提前去,最后撤出,确实很辛苦。

 

  主持人:整个过程基本在世博园里做拍摄,创作工作的,比较完整地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了。接下来请教周老师,您说世博会是一个盛大的party,当时说这个话有怎样的含义呢?

  周亚平:当时在策划《上海,2010》这部影片之前,我去上海参观过关于世博会的展览,参观以后,有一个留言簿,我在上面留言,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了,当时就写了这么一句话“世博会是人类文明的盛大party”。当时我直接的感觉,世界博览会举办了159年的历史,今天举办世博会和当年举办世博会意义已经完全不同,最简单来看,世博会最初的交易功能在今天已经丧失,人类不需要这样的交易,这样的交易成本太大了,聚集在一个国家、一座城市,要建设那么多场馆,人们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它的成本太大了。今天经过了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现在进入到信息文明,在信息文明的时代,互联网非常发达,其他的交通便捷程度比过去高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出现了新的问题,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越来越缺乏了,人们之间越来越隔膜了,人们在城市发展中的浮躁、困难、焦虑也增加了。今天举办世博会最重要的是搭建交流的平台,让人们在这个平台上,大家带着各自的礼品,各自的思想和信息进行交流,我们把它称之为盛大的party

 

主持人:另外请教毕老师,整个拍摄过程长达200多天,有哪些特别有趣的故事或者难忘的经历给你印象特别深的?

  毕琼:值得回忆的事情特别特别多。这么大型的纪录片,大家能够朝夕相处一百多天,二百多天,非常难得的机会,会给人很多感动,尤其像周总说的,现在的世博会所展示的是人性的一方面,你在里面可能看到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他们来自不同国家,操着不同的语言,虽然在语言交流上有困难,但是积累下来,你会发现人性本质的东西,大家所追求的真善美其实是一样的。

  拍摄的过程中,可以回忆的事就太多了,举一个例子,影片里有一个很精彩的段落,应该是59号那天欧盟日的巡游。世博会期间,每天中午都有大型的巡游表演,但是59号这天非常特别,是欧洲二三十个国家,每个国家出一个团队,共同组织一个大型的巡游,非常壮观,但是那天上海在下雨。我印象特别深刻,我们这个团队,费老师他们几个摄影师都淋在雨里,不停擦镜头上淋过的雨滴,拍了一个多小时,所有衣服都湿透了,我们制片小姑娘非常年轻,87年的小孩,就躲在人墙后面看着我们一地的摄影设备。虽然巡游非常精彩,但是她只能在人墙的背面听到音乐,感受到氛围。一个多小时的拍摄很辛苦,但是看到拍摄到的效果很好,我们感觉到很欣慰。

这种事情太多了,你刚才说世博会可能有高温,有梅雨天气,有那么大的人流,这些都是摄制组在拍摄过程中要克服的。我们片子里有很多画面,可能观众们看上去觉得很震撼,包括103万人流那天的镜头。大家能看到那样的镜头,都是摄影师们不断付出努力,才可以拍得到。

 

  主持人: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感觉人非常多,据说有十几万人,可以想象这个数字乘以10会有多少人,有多壮观。您除了觉得挺辛苦,苦中有乐之外,还有其他的片断让您印象特别深刻吗?

  毕琼: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馆是智利馆,智利人有一个谚语:从智利挖一口井,挖到地球那头就是中国。这次他们在自己馆里也做了一个井,在智利当地有一个电视台,他们每天拿着DV在街头到处走,把他们24小时拍到的视频送到中国来,可以在井底下看到智利人怎么生活的,甚至可以跟智利人打招呼,通过写小黑板的方式跟对方聊天。

我们跟智利是最遥远的国家,在地球的两头,但是那一刻,你看到对方的一个笑脸,看着他们跟你打招呼的时候,会有贴近心灵的感觉。

  主持人:人跟人之间的距离其实是很近的。

毕琼:这也是世博会所提倡的,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交流,这一瞬间完全概括了。

 

  主持人:请教费老师,在技术里上,据说这次拍摄,不光用了胶片拍摄,也用了高清拍摄,采用两种拍摄方式出于怎样的考虑?

费小平:首先说高清和胶片,高清的技术指标已经跟胶片尤其是16毫米的胶片没有太大的区别,跟35毫米的胶片在清晰度、色彩还原上还有些差距。我们当时考虑胶片毕竟拍的是展品、展馆。胶片虽然16毫米的清晰度稍微有点差别,但是色彩还原是很好的,而且给人感觉很柔和,比较舒服,所以决定用一部分胶片来拍摄这样的场景。当然用一部分胶片也是考虑我们投入的资金,完全用胶片拍的话,整个世博会记录下来,胶片成本太大了。综合几种考虑,就把胶片和高清两种拍摄方式结合在一起,后期做一个调整。另外我们对高清的考虑,因为高清的设备有几种特殊的手段可以用,比如主格用起来很方便,胶片用起来很麻烦。在影片里有很多用高清主格拍摄的,效果很好。

 

  主持人:高清和胶片的选用,一方面考虑成本,另外一方面考虑创作的需要。周老师,您觉得中国世博会的意义在哪里,特别是时隔一年之后,在一年之后冷静地再去看,您觉得世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周亚平:在上海世博会的前5年,在日本爱知也举办了一场世博会,在这届世博会上,中国馆里做了这样展示活动,把中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昆曲和日本具有代表性的世界性非物质文化遗产叫能乐(编者注:能乐是日本典型的古典舞蹈,因其神秘为上流社会所钟爱,有人称它为幽灵的艺术,展现人鬼之间的对话。),昆剧和能乐让中日同台演出。当时中国片段叫《惊梦》,日本的片段叫《井圈》,这样组合同台演出,中国馆在日本世博会展示中取得非常好的反响,每天有很多电视媒体进行转播。

这届上海世博会的日本馆,也上演了一幕中国的昆曲和日本能乐的表演,只是用机器人的表演代替了人的表演。我想这并不是很刻意的,五年前有那样的演出,五年后有这样的演出,但是这里表达了人类文明上一个台阶,过去遗产我们都能展现,现在真人和未来的世界更加能够表现。对我来说世博会最大的意义在这里。刚才毕老师也提到了,中国馆和智利馆的表达,也讲了瞬间同一个景的交流。这也说明信息社会来到了,上海世博会最大的意义就在信息时代开始的时候举办的一场重要的盛会。上海世博会最后入园的观众是七千万人,这个数字是非常大的,可能在中国历史上,在世界的历史上,不同肤色,不同文化,不同民族背景的人员聚集在这样的平台上交流,可能也是第一次。但是我还是有这样的认识,就是信息时代到了。我们可以假想,今后有网博会、微博会,这七千万人不算什么,七亿人,十七亿人,二十七亿人,将来都有交流的可能性。

 

  主持人:说到世博的意义,只隔一年之后再去看它的意义,毕老师您会有怎样的心得?

毕琼:对我最大的感触还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以前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机会直接去面对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国家的人。这次就会发现一个是人性本身都是相通的,再有我们所说的交流、沟通,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和谐,这些概念在整个世博会不管是我们的工作过程中,还是跟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中,都有一个特别深刻的体会,就是和谐。大家可能彼此之间存在着矛盾,但是在一个动态过程中,是在裹着不断往前走的过程中,大家实现了和谐,这个和谐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您的感觉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这是跨国界的或者是跨民族之间的和谐,不同肤色之间的民族的和谐。费老师,您的感受呢?

费小平:我觉得还有一个,世博会有一个口号叫不出国门,看遍世界。世博会展示的内容有很大部分是环保,人们怎样在应对气候变化等等,七千万人到世博园感受国外人们的环保作为,是挺好的事。

 

  主持人:这种环保不光是自然环境的保护。

费小平:不是,包括建筑材料、人的意识、零碳出行等等,这些都挺好的。

 

  主持人:环保这块值得国人去学习的。最后请周老师给我们谈一谈您领衔拍摄这部影片,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什么?

周亚平:我本人的创作观点和我们团队的创作观点,大家都有一致性,我们经常提出一个口号,就是纪录片能够为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做些什么。在我的认识当中,世界文化遗产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延伸看来,世博会有一天它会消失,会消亡,但是它作为优秀的文化遗产会保存下来,这部片子作为我们保留记录人类文明的高度的平台,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法国前总统说过一句话,中国在最近的30年发展非常快,物质文明高速发展,但是在精神方面鲜明的价值观的输出却非常少。在世博会的平台上,有哪些文明的价值观能够输送给世界,是我们面对的课题。至于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建立什么样的价值观,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主持人:今天请到三位嘉宾就《上海,2010》世博官方电影跟大家展开讨论非常开心。上海在429日首映,其他地区的观众陆续有机会看到这个片子,很值得期待。

周亚平:电影频道会有播出。52日上午1000电影频道播出,全国的观众都能看到。

 

  主持人:好的,在这里跟各位网友预告一下,如果不是上海的朋友,52号电影频道上午1000能看到世博会的官方电影。今天再次谢谢周老师,谢谢费老师,谢谢毕老师,感谢三位做客新浪,谢谢你们给我们带来世博官方电影《上海,2010》,谢谢大家,再见!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