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对话美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史蒂夫·詹姆斯

 
CCTV.com  2010年10月09日 14:1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2009年的第一届北京国际纪录片论坛在北京电影学院召开,作为本次论坛中最为著名的国际纪录人之一,美国导演史蒂夫·詹姆斯向中国的纪录片爱好者坦露心声。

 

 

  史蒂夫·詹姆斯介绍

  史蒂夫·詹姆斯,美国著名的纪录片导演和制片人。反映美国篮球状况的作品《篮球梦》曾获得1994年国际纪录片联合会最佳纪录片奖,1995年该片获得罗伯特·F·肯尼迪新闻奖,并被收入美国国家图书馆电影档案室。他拍摄于2003年的纪录片《史蒂夫》(Stevie)在阿姆斯特丹、圣丹斯电影节获得多项大奖。此外,他还是PBS系列剧《美国新生代》、纪录片《战争录影》的制片。目前,他为包括哥伦比亚大学、美国西北大学在内的多所学校教授纪录片课程。

  

  主要作品

  《篮球梦》

  史蒂夫·詹姆斯拍摄于1994年,全片长达170分钟。影片讲述两个来自芝加哥的黑人少年,盖茨和阿奇,如何从贫民窟的孩子成长为篮球运动员的故事。两个人的经历与历史上NBA著名球星伊萨艾·托马斯成长的个人经历十分相像,从这个角度讲,该片可以说是一部成功的体育纪录片,同时,影片借篮球的题材探讨了美国种族歧视、贫民教育等社会问题。

 

  《史蒂夫》

  史蒂夫·詹姆斯2002年的作品。影片讲述了导演十多年前回到故乡看望问题少年史蒂夫·菲尔丁的经历。这部原本旨在展现少年一生的纪录片,却在拍摄中因为史蒂夫·菲尔丁意外遭到起诉而发生转折。最终,这部影片由原本的小人物传记,转向了史蒂夫四年半的生活点滴,探讨了美国的家庭问题和刑事法律制度。

 

  

  [记者]  不少中国观众认为,纪录片首要的问题是与观众保持距离、要有客观性。对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史蒂夫]  首先,我始终不把自己视做严格意义上的记者。其实,我觉得自己的工作与记者分别很大。在新闻记者看来,所谓的公正性以及采访对象的距离感是非常重要的,但当一个人拍摄纪录片的时候,特别是我自己拍摄的一些纪录片,通常需要我和拍摄对象共处拍摄数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有健全心智的人不可能永远保持“公正”。拍摄纪录片的目的是寻找真相,但是真相,并不总是在“公正”和“距离”之中产生。有时候让自己更全身心投入,也能发现事情的真相。但这样做的危险在于,有时候你会被自己的情感所左右,无法告诉观众事情的真相,即使你已经发现真相藏匿于何处。

  

  [记者]  换句话说,真相更多地取决于导演如何对实事进行选择?

  [史蒂夫]  你始终在对眼前的实事进行选择,显然这不可能是所谓客观的。但是将自己的观点和感情带入纪录片的拍摄也不意味着你不能忠实地讲述拍摄对象的故事。相反,它会告诉你更多关于这个人。实际的情况是,有时候记者也会那样做,比如你如何关注一个故事、展现一个故事,都有记者自身的选择。我拍摄纪录片的时候,所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完整地、客观地展现我的拍摄对象,让观众能尽可能理解我片子中人物的遭遇。

  

  [记者]  比如影片《史蒂夫》,您之前就认识这位人物,还给他寄过圣诞贺卡,这不会影响你对影片所呈现事实的选择吗?

  [史蒂夫]  在《史蒂夫》当中,我希望观众能真切感受到他这些年的遭遇以及他所触犯的罪行。但我并不想让观众在观看了影片之后,立刻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说史蒂夫是否罪有应得。我只是想让人们理解,在美国,为什么有些人的生活会变成史蒂夫的样子,但我并没有选择像一个记者那样,径直敲开他家的门,来一段客观的采访了事。

  

  [记者]  您认为观众能在观看电影时将他们的视角摆脱影片视角的影响吗?

  [史蒂夫]  作为观众,你理解电影的角度当然不可能与作为拍摄者的我看待史迪威的视角相同,因为观众和银幕始终有距离。但拍摄和这不一样,就像我当年拍摄《篮球梦》的时候,我也是带着自己的感情完全融入影片的拍摄之中的。它对我的意义十分不同。

  

  [记者]  这或许和您当年在伊利诺伊州大学念书时热爱篮球运动有关?

  [史蒂夫]  应该说,在大学时期的篮球经验确实对我拍这部纪录片有所帮助。对篮球的热爱让我能够在这部片子中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它让我与这项运动有了最直接的联系。就像在篮球场和同伴一起打球一样,我和团队成员一起拍摄了这部电影。拍摄纪录片并不是导演和制片人的事。我经常说这样一句话:是电影制作人和拍摄对象共同完成了一部影片,拍摄是分享的过程。

 

  [记者]  《篮球梦》拍摄之后,这么多年过去了,美国的篮球业现状有没有因为这部纪录片而有所改变?

  [史蒂夫]  很遗憾,我并没有看到改变。不过拍摄此片的初衷,我更多的是为了展现美国的篮球产业,特别是对于年轻运动员的培养,现在的状况什么样子,或者说坏到了何种程度。尽管今天的美国篮球工业甚至比当年我拍摄《篮球梦》的时候情况更糟,我是指商业化的倾向更重,但这部电影确实让不少人开了眼界,了解了这个行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这才是它的作用。

  

  [记者]  拍摄《篮球梦》这样一部反映美国体育行业生态的电影是有某种社会诉求吗?还是说开始并没有确定这个主题?

  [史蒂夫]  有时候你并没有太多的选择,而只能是顺其自然。在《篮球梦》在一开始拍摄的时候,我并没有怎么设想过它会产生的社会影响,电影公司只是要找一块篮球场,拍摄这项运动的背景和文化。《史蒂夫》这部片子也一样,开始的时候也是一部很个人化的影片。但随着史蒂夫被捕这些事件的发生,一些更深层的意义被揭示出来了,这与我当初设想的可不一样。有的电影可以预设主题,按部就班地拍摄,我也拍过这类影片,《误判死刑》就是这样一部片子,但有的就不行。

  有时候,你可以用拍摄一部纪录片时所遭遇的不确定性,来判断它成功与否。比如临时遭遇的拍摄对象、额外增加的一些场景,都会让片子更有趣。但作为一个观众,比如你在电影院待2个小时或20分钟观看《史蒂夫》,你所接受的其实是导演过滤后的事实,我花了数年时间拍摄他的生活,然后过滤给观众。

  

  [记者]  据说,寻找这项“过滤”工作的原材料,花了您很多年的时间?

  [史蒂夫]  《篮球梦》和《史蒂夫》分别有一个6小时和4小时的原始版本,当时我们是把所有觉得有意思的内容都放在一起了,后来因为发行又做了剪裁。《史蒂夫》的制作花了我7年半的时间,当然,在拍摄期间我也在电视台做一些商业电视片的拍摄工作,也就是说,在拍摄《史蒂夫》期间,我同时在做两部有线电视的节目,另外还有一部长片。所以我并不是7年只拍摄《史蒂夫》,出于经济的考虑,我同时接拍商业类的片子。

  

  [记者]  进行纪录片拍摄的同时拍商业片会不会让一名导演有时感到很混乱?

  [史蒂夫]  作为一名导演,我也很想一次只专注拍摄一部自己的影片,但我没有那么幸运。纪录片的拍摄周期会很长,导演或制片在这期间并不能依靠它获得什么经济来源,这决定了我不得不拍摄一些商业类影片。毕竟,我有自己的家庭,三个孩子在读大学,经济的负担也决定我必须选择拍摄一些商业片。这并不是说,我不喜欢拍摄这类商业片,无论何种类型片,拍摄的时候我都是全身心投入。不过,有时我真的希望自己不用同时对付这两种类型的电影。

 

 

                                                                            本文转载自IDOCS国际纪录片论坛网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