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人物专访:用我的眼睛(摄影机)带观众看史诗

 
CCTV.com  2010年07月08日 08:35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总导演 王一岩

 

[导语]  电影版《复兴之路》于5月中旬上映后,掀起了全国观影热潮。日前,《中国电影报》记者专访了影片总导演王一岩,听她详尽解读这部经典之作。

 

《中国电影报》: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曾创造了百场演出记录,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将其拍成电影?

[王一岩]  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国庆有几件大事:一是国庆当天的阅兵游行,二是晚上的广场联欢,再一个就是大型舞蹈史诗《复兴之路》的演出。在20094月,舞台演出还在创意阶段,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得到上级领导的指示,要将舞蹈史诗《复兴之路》用电影胶片记录下来,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它,并使《复兴之路》得以永久的流传下去,于是我和摄制组的同志们就开始了这部影片的拍摄。

 

 

《中国电影报》:电影《复兴之路》与舞蹈史诗《复兴之路》在创作上有何区别?它是否仅为舞台版的一种记录?

[王一岩]  其实我不太赞同电影版《复兴之路》是舞台版的记录这种说法,如果仅是以观看舞台演出的视角把《复兴之路》记录下来的话,这部史诗舞台剧的震撼感是很难表现出来的,而把这样的影像在影院放映同样无法获得观众的认同。

《复兴之路》是一部大型舞蹈史诗,在电影版的创作中,我们除了强调大型、音乐、舞蹈以外,更强调了它的史诗性。史诗化的东西对舞台表演应该说是有一定的限制的,但在电影中这种限制会稍弱一些。在电影版中,我们加入了许多艺术手段来增强它的史诗感,比如,把一些跟历史相关的表演点在镜头上加以强化,同时在声音上给予补充,这样观众在看电影时会感觉史诗感更强。

电影版《复兴之路》运用电影的语言、手段进行了二度创作,应该说是换了一种话语方式讲述了一台大型音乐舞蹈史诗。电影版采用了现代的视听手段表现《复兴之路》,总的来说就是一个解构和结构的过程。比如,在剪辑中强化了分解动作,有时某一个动作分成数个镜头来剪,可能有的观众会感觉这样剪辑出来的镜头很碎,但恰恰是这种碎镜头迸发出强烈的冲击力,这也是电影的言说方式。同时,电影版还借鉴了电视以及国外音乐舞蹈片的表现方式,比如夸张、变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是一味求快,而是快慢结合、动静结合。在舞台版中,总导演张继钢的设计理念是充分利用每一个表演区域,每一个区域的表演往往是同步的,所以在拍摄电影时要把每一个区域有顺序、有轻重的表现出来是有难度的,这时就要注意取舍。也就是说,电影版《复兴之路》实际上是我们的摄影机代表观众观赏了一次《复兴之路》,我们把这种“看”用电影表达出来。

 

 

《中国电影报》:相比舞台版,电影版除了增加了《复兴之路》的史诗感,还在哪些方面对舞台作品有所弥补?

[王一岩]  作为史诗性作品,舞台版《复兴之路》只用了一年时间酝酿,时间非常紧张,这使舞台演出难免留下不尽人意的地方,有一些遗憾。而电影版强化了它的优点,让观众更多地感受到《复兴之路》的壮美和震撼,忽略它的不足。观众坐在观众席上观看舞台版《复兴之路》时,不容易看清楚演唱者的表情,而在电影创作中我们的大特写把表演者的表情充分演绎。

 

《中国电影报》:电影版是两个小时十分钟,而舞台版是两个半小时,那么电影版在内容上做了哪些割舍?

[王一岩]  在内容上电影版不仅没有割舍,相反还增加的一些舞台版没有的东西。比如,在电影版中,我们增加了《小扁担三尺三》的节目,总时长减少但内容反而增加了。我们在电影版中把一些讲述和歌唱表演结合起来,不仅节约了时间,还不影响整台节目的效果。此外,舞台版有一个换场的问题,而电影版往往只需8秒的字幕就可以解决,这也为电影版节约出了时间。

 

 

《中国电影报》:电影版《复兴之路》中字幕出现的比较频繁,其中出现的一些名单在观影时很难看清具体内容,这样的字幕处理是不是略显多余?

[王一岩]  在《复兴之路》电影版中,文本表述也是我们的一种创作手段,一些名单的出现,比如为“两弹一星”做出贡献的人员名单等,这是我们向为共和国大厦做出贡献的人们表达的敬意。艺术需要限制,往往在限制的前提下,创作者会殚精竭虑把它做的更有意思。

 

《中国电影报》:《复兴之路》就像一部中国近代史,您在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上是怎样平衡的?

[王一岩]  《复兴之路》作为历史,在舞台版的创作中已经完成了,舞台版用了短短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把中国169年来的大事件简单而直接地表现出来,它的史料价值更多表现在舞台剧的创作上。而在《复兴之路》电影版的创作中,我们更多强调的是它的艺术价值,我们所做的就是让它更好看,表述更清晰,更震撼。

 

 

《中国电影报》:就整个影片创作而言,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王一岩]  场地和时间。《复兴之路》的演出和拍摄都是在人民大会堂进行的,大会堂的主席台是一个适合开会的台子,但它并不适合表演。张继钢导演在舞台版《复兴之路》的设计中延伸了人民大会堂舞台,强化了广场艺术的意味。但这样的构图方式与视觉影像构图有一定的冲突,对电影的拍摄着实造成了构图的困难。但拍摄过程中最大的难点是影片的拍摄周期太短,整部影片的拍摄时间仅仅13天。电影是慢工出细活儿的,当年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拍电影时,足足在摄影棚拍了1年的时间,而我们这次才用了13天。演员晚上要演出,我们只能利用白天进行电影的拍摄。平均每个节目的拍摄时间为2小时,最短的一次只用了20分钟拍摄一个节目。拍摄时间的紧张势必给影片留下了一些遗憾。

 

《中国电影报》:现在一种观点,《复兴之路》作为对历史进行解读的影片,其自身作为历史存在也在被解读,甚至被“过度解读”。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王一岩]  任何一部文学艺术作品都会有多种不同的解读方式,《复兴之路》也一样,看过之后很难要求所有的人都有一样的感受。在《复兴之路》的影片内外,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些细节、个体开始被强调了,包括史实介入的细化,这是尊重历史、尊重人的一个开始,在主流话语下的这种开始是很让人欣慰的。我想特别强调的是为演出制作的节目单,上面写着所有参与《复兴之路》的人名。而《复兴之路》电影版的片尾长达4分半钟的字幕中也可以找到每一位参与创作的人名。这是对每一位参与者的尊重,也是对历史的尊重。

 

 

《中国电影报》:从您以往的作品来看,包括《国庆纪事》《百年毓》《走进新时代》《范曾》等都是一些宏大史诗般的主旋律影片,为何对这种题材有特殊的偏爱?

[王一岩]  我对选题并没有什么偏爱,如果有的话,也是对人文类的题材比较感兴趣。主旋律影片从创作风格上偏于大气度,非女性化。作为一名女性导演,拍摄主旋律影片有可能在大气的风格中加入一些细腻的情感,这是我拍摄主旋律影片有优势的地方。虽然我所拍摄的很多影片都是交办的任务,在创作观念上我很认同对祖国、民族历史和现状的记录。我认为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能够用讴歌的方式来表达对于祖国和民族历史的看法,是一件好事。中国人民共同创造了我们伟大的时代和辉煌的历史,身为电影工作者,能够用镜头歌颂时代,记录辉煌的历史、文明、文化,当然是我们的荣幸。

 

《中国电影报》:目前,国内银幕上放映的大多是商业电影,在这种情况下,《复兴之路》作为一部记录音乐舞蹈史诗的影片,您会不会担心观众的关注度问题?

[王一岩]  不担心。《复兴之路》是一部可以当史料记载下来,值得永恒留存的电影。除了1000个胶片拷贝以及几千个数字拷贝,我们还制作了大量的DVD,影片的英文版也在制作中。我相信除了首轮全国放映外,《复兴之路》电影版还会有一个长期的影响力。

 

 

本文转载自《中国电影报》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