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体验孩子的真情实感
——纪录片《小人国》导演张同道专访(1)

 
CCTV.com  2009年11月17日 14:02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由张同道执导的儿童纪录片《小人国》历时3年跟踪拍摄,以孩子王池亦洋、为友谊四季等候的4岁女孩辰辰两岁的探索者锡坤的故事为中心,追踪生活的变化与成长,交叉叙事,中间穿插趣味镜头、生活状态和意味情境,在时间的递进里展开故事。

这是一部艺术化的故事纪录片。在不损害真实品质的情况下尽可能贴近观众,感染观众,以情动人,但不滥情。

 

纪录片《小人国》导演张同道

 

[主持人] 今天我们请到的是蹲守幼儿园三年,拍摄隐秘电影《小人国》的导演张同道老师!欢迎您!

[张同道] 谢谢!

 

[主持人]上周我们利用了一个午餐的时间,看了BTV的节目,也看到了《小人国》的花絮,非常感动,您真的是花了三年的时间拍这个电影吗?

[张同道] 2006年夏天开拍,到现在整整三年。

 

我应该给小孩拍点东西:

[主持人] 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想到要拍摄幼儿园孩子成长的过程呢?

[张同道] 我原来拍的东西都跟大众有一点距离——文化的、艺术的,电影本身拍的比较多。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好友张以庆,他是个非常优秀的导演,拍了一个电影叫《幼儿园》,他的摄影师叫刘德东,他就把刘德东推荐给我,我们合作拍了一个《世纪长镜头》,但不是很满意。

恰好这个时候,我看到法国人拍了一个片子,票房卖了一个亿的人民币,叫《是与有》,是拍法国一个小学和幼儿园,拍得也特别棒。看了这两个拍儿童的电影,我特别有感受。因为我孩子那年四岁,我想我应该给小孩拍点东西。这时候大学的老师邀请我去他的幼儿园,邀请了我很久,于是我就想去看看她办的幼儿园有什么特点。我带着问题去看这个幼儿园,结果我看到的,跟以庆拍的幼儿园以及跟法国的幼儿园和小学的混合体截然不同。

 

[主持人] 三位导演,一位是法国导演,一位是您的好朋友,以及您近期刚刚完成的。这三位导演您自己来看,选择幼儿的类型是怎么样的一个差别呢?其实我们昨天刚刚看了《幼儿园》这部纪录片。

[张同道] 差别很大,以庆拍的是传统幼儿园,我相信它是主流。“巴学园”拍的是一个新生事物,是一些中国的家长和幼教工作者希望改变幼教现状的努力。我知道“巴学园”是日本一个非常美好的学校,其实一开始它能不能成功,我一直持怀疑态度,完全是一个童话,上哪找这样的老师,他们毕业了怎么办?幼儿园是一个真空状态。很多家长看完了我的电影,说你展示的很好,可是我绝不把孩子送你那去。在你那待了几年,他还得回到现实中,他更适应不了。

还有另外一点,看完之后,就是说我看完这个片子,我决定再生一个孩子,原来生错了,因为教育的方法不对,我看完这个才知道怎么运用教育方法。我说还是要遵守国策,计划生育是我们的国策。这也是我第一次对“巴学园”的印象,很奇特。它的那种理念、方法、营造的氛围,都是非常特别的。孩子们在那待得很愉快、很自由。

他的状态很自然,我当时第一次看到一个故事,是在我的电视片中的一集,一个叫大乐乐的小男孩,那一年他不到四岁,他特别喜欢一个小女孩叫毛毛,毛毛四岁,同龄的男孩跟女孩相比,都显得生涩,他特别想跟毛毛玩,但是他所有的主意毛毛都不接受,他提供的解决方案都不具有操作性。他送给毛毛很多礼物,可是毛毛有时候看都不看一眼。结果一不小心摔倒了,毛毛直哭,大乐乐就抱着安慰她。我说这孩子太有意思了,后来他成为我故事的主人公之一。

 

[主持人] 其实你刚开始是因为《幼儿园》和《是与有》萌生了这种想法,但是真的选点到“巴学园”的时候,也是经过了一系列的时间和观察,锁定了你的拍摄主角?

[张同道] 偶然,因为“巴学园”的创办人是我十几年的老同学,她一直请我去看,我一直没有给我自己足够的理由去看。但是看了这两个纪录片以后,我就很想去看这个幼儿园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一看,我就决定要拍,因为它太特别了,而且我非常赞赏他对待儿童的态度。可是拍这个也很难,儿童的片子最难拍。

 

[主持人] 我们其实很好奇,这三年您是怎么拍的。首先令孩子对摄像机不反感,他不刻意在摄像机前表现,把它当成跟桌椅一样的摆设,才能更自然。第二个是我们在您剪辑的片花里,无论是池亦洋还是辰辰,这几个人物在您三年过程中,慢慢地浮现出水面的这些可以当做电影线索的主要人物,花了多长时间找这些线索?

[张同道] 其实拍这个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发现的过程,不是所有的想法都想好了,写好剧本再拍摄,那不是纪录片的方法。我们的方法是在生活中发现有趣的事情和人物,我总共拍了13个人物,最后选到电影上是三个,是因为这三个人最极致,最有特点拍纪录片有一个好想法和选材非常重要,还有一个就是摄影师。我就得找刘德东,刚好他拍完一个东西来到北京,因为他是湖北人,长期不在北京。

我们一直有一个约定,说我们有机会再合作一个更有价值的东西,我说好。那天我就请老刘过来,我们俩一起吃饭,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讲了以后,他一听就很激动,说好啊!

我说是这样,以庆那部作品是一个典型,是我个人非常十分喜欢的,《是与有》也是我很喜欢的,假如我拍幼儿园,如果顺着那个思路,就不如不拍,因为他已经做到尽善尽美,在这个道路上想超过他不可能,所以我们一定要另辟蹊径。

 

[主持人] 每当您说到以庆导演的电影的时候,我耳朵边会响起茉莉花的旋律。

[张同道] 以庆是非常好的导演,所以我就知道,这条路对我来讲,是不存在的。他是从孩子的日常生活里抓取很多有意义的状态。

 

[主持人] 他是抓孩子的状态,穿成不同的影片。

[张同道] 其实他是用理念去表现状态,他不追人物、不追故事。法国的《是与有》,影像拍得精美至极,他们用的机器、对光的选择都比我的好。但是,我的追求跟他们不同,我要什么?我跟我的摄影师刘德东一开始就约定,第一,取消任何导演的痕迹,不摆布孩子,这是一条,所有的都是自然跟踪。这是靠功夫,靠你蹲在那一天一天积累。不怕今天没事,怕的是有事的时候你不在,死死地跟,自然地跟,不加任何的主观判断,这是第一条。第二条,跟定人物。比如说今天跟池亦洋,你就把池亦洋给我跟住,别一会儿晃这,一会儿晃那,纪录片最怕的就是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不在。纪录片最珍贵的,就是时间的积累。

这跟故事片不一样,故事片没拍好,再来一条,演员是我花钱请来的,没拍好重来。纪录片不一样,没拍好就永远没有了,你跟孩子说再来一条,他说的话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所以,我有说跟定人物,拍哪些人物我们再商量。后来我发现,跟定人物故事自然就来了。为什么过去我们拍那么多纪录片,只有状态没有故事,没跟,花的功夫不到,你只有功夫花够了,谁都有故事。而孩子的故事,跟成人不一样的是,他更自然。

 

更多:

       [2]选择故事的主角    

       [3]拍给年轻的爸爸妈妈的电影    

       [4]爱也有错误,爱也会杀人    

       [5]了解自己的孩子 打捞消失的童年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