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文明之路-走进地中海》主创访谈录

 
CCTV.com  2009年02月27日 10:1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导语] 大型电视系列节目《文明之路-走进地中海》的第一部分日前已在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完成播出。《文明之路-走进地中海》是大型电视行动《文明之路-世界文明环球纪行》的第一站。《文明之路-世界文明环球纪行》是一部由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中视传媒联合摄制的长达260集的大型电视系列节目。是在全球范围内第一次运用电视手段全方位展示世界各主要文明的电视采访大行动;摄制组的环球线路将涵盖世界12种主要文明的发源、发展地区,涉及包括中国在内的59个国家。
    2009年1月5,《文明之路》的总策划、中央电视台副台长高峰携《文明之路-
走进地中海》的总编导赵虹及制片人多吉作客央视网,从创作理念、创作过程、幕后故事等方面为网友在线解读《文明之路》。

总策划高峰:我们在把文明财富转化为艺术作品

[高峰] 大型电视纪录片《文明之路》总策划

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党委书记、厂长;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广学会电视纪录片委员会会长。作为纪录片导演,高峰曾制作过大量系列片和单本纪录片,大型纪录片《解放》、《胜利》;单本纪录片《闯江湖》和《蒋兆和的流民图和丹尼亚的日记》等。这些创作获得过较多的国际国内等重大奖项,对中央电视台的纪录片创作及科教频道的创立具有突出的贡献。出版专著:《电视纪录片及其审美选择》、《电视纪录片论语》、《对电视解说词的解说》等。

主持人:这部片子当初是怎样设想的呢?意义何在?

高峰:最初设计起源于大家对各国风土人情有一定的认识之后,在社教中心拍摄过《极地跨越》《穿越非洲》等,觉得应该有一个更大的行动,所以就设计了这次的大型电视文化行动,比以往还要大,做世界文明这样大的概念。当时想除了中华文明之外,比如欧洲文明、非洲文明,还有伊斯兰文明等等,通过汽车行程的方式,通过几年的运作分期分批地制作下来,实际上到现在出现了《走进地中海》也是一个新的产物,大家觉得在拍摄过程中正好是围绕地中海先进行拍摄的,先把地中海推出来早点和观众见面,下面去推欧洲文明和其他的文明。

主持人:您再给我们讲讲把关的思路吧。

高峰:我们需要了解世界,特别是改革开放的今天需要更多地了解世界,而且中国人有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愿意了解世界。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央电视台在改革开放之初,1979年办了两个栏目,一个叫做《外国文艺》,就是非常愿意把窗口打开去观看外国文化,实际上中国人特别渴望能够了解世界。现在为了满足广大观众的需求,更多更全面地了解世界,实际上应该说不光是中国,全世界都没有这样一部片子,能够很庞大的涵盖世界各国文明,这是没有的,以前都是局部的,我们从量上就是做一个最大的事情,既然是最大的就免不了开始去分头采矿,基本上就是这个思路,就是想做成世界上最大的纪录片,而且也很难做完,但是尽量做完。

主持人:我听您介绍,这个《文明之路》又是大制作吧。

高峰:对的,地中海也跟奥运有关系,在希腊,正好先拍摄这条线路,就把地中海文明先做完。

主持人:这部片子和其他纪录片有什么区别呢?

高峰:实际上就是对各个地域不同文化的挖掘,其实就是这个地域、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生活方式,有利于社会生存发展的生活方式,真实地记录下来,实际上也就是记录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成果。因为量比较大,要做上百集的纪录片,可以说还是到一个地点,通过几天的了解把文化特点拍摄下来,这是《走进地中海》的基本特点,就是靠近,也没有更深入地评论和分析,就是把它的现象展示给大家,能够用简单的解释把《走进地中海》做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将来还要走很多其他的地方,要把世界各国文明都记录下来,都做下来以后。你就会发现你发现了富矿,拿到之后我们就会提炼我们所需要的物质,比如分析民族的差异和相同点等等,那时候我们就能够有大批素材了。现在还没有,我们现在只是地中海做完了,下一步设想做东欧或者南美,目前还是采矿阶段,还是在边采边编辑,还是以行程记录展示的方式,还没有更多的时间分析。将来我们把矿采齐了,可能会分析,进行分类的。

主持人:我相信这么好的片子,创作团队应该是非常优秀的,高厂长给我们介绍一下团队吧。

高峰:是的,他们都很优秀,有丰富的经验。我觉得拍摄文明的东西是需要功力的,必须得有良好的素质,对摄影的控制能力和对摄影的认识,因为他们都拍摄过胶片,对胶片摄影都很有认识。我认为我们的摄影在那么匆忙的环境当中,像多吉说永远都是开机的状态,非常难,他们做的都是很到位的。

主持人:他们都跑到前面拍片子,您在做什么呢?

高峰:我在关注他们,我觉得他们很辛苦,也很羡慕,过去拍摄片子也是愿意往外跑,但是现在没有这个表现。其实他们出去拍摄还是相当困难,受了不少累,就那么几个人,地中海做完第3期就是50集了,非常难。但是我觉得也是一次收获,我们毕竟踏上了那个国家的土地,领受了那个国家的文明,也是一种财富,我们现在把这个财富转化为艺术作品能够陶冶更多人,让更多人认识它们,这也是我们纪录片人的职责。他们去摩洛哥拍摄的时候,导演汪佳曾经拍摄过《走进非洲》,而且拍摄了同一个人,那个人还认出了这个导演,可见中国记者拍摄一个摩洛哥的商人对他的内心触动有多大,对他的影响有多大,他能够在4年后这个记者再拍摄他的时候,还能认识他,印象很深刻。多吉他们到南美的时候,秘鲁的一个高山民族,那个民族很多生活方式跟藏族非常相似,他们还特意拿了藏族的东西到那儿去对,非常相似,他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实际上,这一路也是对中国文明的传播。

主持人:已经完成的节目中你们最喜欢哪一集呢?

高峰:不能说喜欢哪一个了,整体上的水准还是比较整齐的,每一集有一个故事,有一个人物为线索展开,跟下一集特别不同,比如这集说土耳其的皮影,下一集就说别的,特别不同就不好类比了。但是整体感觉比较整齐,还是非常不错的。

主持人:有网友说地中海文明也非常感兴趣,但是那儿的文明形式似乎非常纷繁,你们用什么把它串联起来呢?

高峰:我们感觉到它的纷繁了,下一步还有埃及,甚至还有以色列。实际上把它变成环地中海的系列,这80集就是介绍地中海沿岸的文化和风俗。但是地中海文明传递给我们的最基本的信息还是通过古希腊罗马传递给我们的文明,这个对后来欧洲和西方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其他文明也都设计,包括西亚非洲,有时候可能不属于地中海文明,我们非常具体的文明范畴里面,所以这个系列片子没有叫做地中海文明,叫做走进地中海。将来这个素材还可以拆分,属于欧洲文明。古希腊罗马是非常重要的源头,然后再去做欧洲,还可以做亚洲。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接下来我们会看到什么?包括整个文明之路都有哪些内容?

高峰:实际上我们还拍摄了东南亚的内容,但是不够完整。我们拍摄地中海以后,会把东盟做完,也是一个几十集的东西,已经拍好了的,需要补充一些东西。我们曾经涉及过欧洲文明,还想尽快到俄罗斯、东欧,波兰、匈牙利等国家再做一下。最后串联起来就是整个欧洲。下一步我想尽快启动,一个是南亚,一个就是斯拉夫文化,把这个拍完以后这个素材又归纳到欧洲文化,慢慢去做。

 

 

赵虹、多吉:不是每个人都有行万里路的机会

 

嘉宾介绍[赵虹]总编导。《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节目摄制组领队。

毕业于英国利兹城市大学电影学院电影生产专业,现为中视传媒制片人。1996年至2003年担任中央电视台《周末异想天开》节目制片人、编导和主持人,主要作品有《岩画背后》《智慧无极限》《属羊数羊》等大型电视节目;2003年至2004年担任制片人和导演拍摄了中英合作的纪录电影《李约瑟》;2005年担任制片人和导演拍摄制作了纪录电影《秘密访问》;2006年担任制片人和总编导参与摄制大型电视纪录片《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的第一部、第二部和第三部,共计50集的摄制工作。

嘉宾介绍[多吉]制片人、摄影。《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环球车队摄制组领队。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担任摄影拍摄的纪录片《八廓南街16号》获第十一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大奖,该片为中国纪录片摄影在国际影坛上获得的最高奖项,现被美国现代艺术馆永久收藏。 此外的主要作品有《雪域秋曲》、《极地跨越》、《走进非洲》、《1405郑和下西洋》、《拉萨的早晨》、《拉萨韵律》、《世界屋脊的太阳》等。2007年担任制片人和摄影参与摄制大型电视纪录片《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的第一部、第二部和第三部的拍摄工作。

 

主持人:我们看到《文明之路》这个题目的时候,突出的是文明,我想问问你们对文明是怎么理解的呢?我们怎么落实到电视纪录片上呢?
   
    
赵虹:首先第一个问题要搞清楚什么是文明?我们一般都觉得文明太大、太厚了,怎么用便捷的方法呈现到屏幕上,这是一个问题,怎么样解释文明?我上网查,也请教很多专家,我发现尽管我们国家也使用“文明”这个词,但是在国外“文明”这个词使用的也很普遍,但是到今天为止对于文明的定义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我记得社科院的专家有一个解释,他们认为文明是一切有利于人类的发明创造和劳动成果,当我知道以后觉得一下子豁然开朗,有什么不好解释呢,文明就是这样,一切有益于社会的发明创造,一下子就觉得简单了。

多吉:就像赵虹说的一样,文明的定义是多种多样的,也很广泛,但是这次《文明之路》是怎样表现文明呢?我们觉得照顾更多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更多地注重古代文明,所以在整个片子当中反映的是失去的文明。现代文明当中已经有古代文明的影子在里面,是分不开的。

 

主持人:老师和多吉老师都是直接参与《地中海》的拍摄,整个拍摄多长时间呢?

赵虹:三部构成了50集,这50集从前期策划,一直到最后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有两年多的时间。

多吉:我们两年多的时间主要是用来做前期策划和后期制作的,这个时间可能相对长一点。其实真正拍摄时间特别特别短,我们为了缩短前期拍摄时间,哪怕一天甚至半天,我们在前期策划做的十分详细,因为出去之后很多都是未知数,而且到了那儿以后每天的流失就意味着流失更多的钱财和人力,所以我们前期准备工作是相当复杂和充分的,但是真正拍摄时间不是特别长,但是拍摄量特别大。你想想做80集的节目,至少35分钟一集,一般情况都是101的比例,我们的摄影机几乎是不停的,只有这样做才有可能三天出一集30分钟的节目,其实真正拍摄时间很短的。

赵虹:前期策划大概半年多,拍摄大概半年,平均三天一集,其他时间就在路上,后期将近一年。

主持人:策划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展现的是地中海文明,在策划方面会不会有一些困难的地方,毕竟不是国内的。

多吉:困难是非常大的,第一次我们接到这么大型的项目时,真的不敢想的。这些都是所有专家不能完全搞明白的世界文明,所以我们做这么大的项目压力非常大,甚至不知道怎么理头绪。在多次和专家探讨之后以及我们摄制组多次探讨之下,我们必须找出一条捷径把片子串联起来,定位在什么角度,我们用最短的时间消化这些东西,这对于我们前期策划难度是非常大的。

赵虹:别的节目做的话可能是大海捞针,而我们是太多了,众多的东西怎么选取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主持人:这个选题真的非常宏大,前期准备工作一般都有哪些呢?

多吉:一般情况下主要是对选题的设定,首先要敲定先拍哪个文明,我们选中地中海文明之后,就要对所有地中海的国家有一个泛泛了解,然后在这些国家中选择有代表性的内容,这个筛选是比较麻烦的。

主持人:30多分钟就要展现很多的内容,但是内容太多了,怎么选取真的很难。

赵虹:我觉得有了对于文明的理解,作为坐标或者指导也好,我们选题的时候也就有了立场。

主持人:然后去实地拍摄了,那么两位有什么感受呢?

多吉:因为选定题材非常难,而且选定一个方向之后要表现出来又是非常难得的,因为我们知道很多文明有各种各样的,有的甚至是已经消失的,没有可视性的东西,而电视必须给观众可视性的东西,所以我们最终达成一个一致的意见,其实大文明就是我们大背景,然后通过小故事看片的对象,这样第一操作性可行一些,第二也更生动一些。

主持人:有些就是通过采访,加上做特技来展现。

赵虹:是的,对于已经消失的文明重新拍摄是有难度的,所以借用今天人的生存状态。这有两点好处,一个是通过他可以发现我们要拍摄的这期主题,有一个传承;另外通过他的故事也可以使我们节目鲜活起来。

主持人:经历了很多国家,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多吉:这种事太多了,我们去了那么多国家,每一个国家和每一个地区都有各种各样的小故事发生,因为我们到那儿去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区,我们所了解的都是通过书本了解的一点点。比如说在第一部分中我们去了土耳其,去了一个小城镇,土耳其很多地方都有这种特色,他们人非常热心,你在那儿拍摄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围过来,说你在这个角度拍摄不好,你应该到那儿拍摄,最后说着说着,我们也就不听了,按照自己的角度拍摄。有一天我们在一个小城镇拍摄,有一个人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哼哼唧唧的,但就是不说话,后来我才明白他是一个聋哑人,就是说他们非常热心。

赵虹:我们在希腊也遇到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之前我们做了很多策划工作,都是通过文献资料了解的,但是去了当地应该更有意思吧。

赵虹:是的,第一次出发应该是在前年6月,无论到希腊还是到意大利,当地人见到我们会问我们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是中国人,第一次出发感觉是这样。第二次出发应该是前年年底一直到去年3月,这个过程中明显有一个感觉去了西班牙等国家,见到我们就说:你好!我们发现他们都在学中文了。

主持人:老师作为一个女性在拍摄中会不会有更多的困难呢?
     
   
赵虹:我也在想,其实拍摄这类节目跟性别无关,更多跟性格有关系。我认可的事就是比较执着,死心眼,一般的事情倒也不会。我觉得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是每个人都有行万里路的机会,所以再苦再累也值得。困难就是在体力上还是不如男生,但是说到这儿真的挺感谢他们的,最轻的东西都是我拿,重的都是他们拿,对他们非常感激。

多吉:她也是非常能干的一个人,在我们摄制组里女人要当作“男人”用,男人当作“牲口”用。

主持人:我相信这么好的片子,创作团队应该是非常优秀的。

多吉:拍这类节目对摄影的要求非常高,首先要有很好的体质,因为那么长时间在异地水土不服的情况下要坚持那么大的工作量,所有的设备都要自己扛着。第二拍摄过程中所有东西都是未知数的,因为导演有可能联系别的工作去了,但是摄影这时候要替代导演,有时候随时发生一些事件,随时都要铺捉到,这些都会成为内容的一部分。因此,摄影不仅仅要有好的体质,还要有很敏感的思维能力,这跟在国内拍摄是完全不一样的。

主持人:走进地中海系列走了多少国家?

多吉:我们一共去了9个国家。

主持人:拍摄顺利吗?

多吉:非常麻烦,这都是在前期准确工作中做了,在出去之前我们本来把前期的事情交给了一个国际公司来操作,但是最后发现不行。实在没有办法,我们觉得还是自己试试看吧,最后在摸索过程中找到了一些小窍门。包括出境、设备、车辆等……出境都特别麻烦,但是在我们努力之下都克服了。

主持人:已经完成的节目中你们最喜欢哪一集呢?

赵虹:都非常喜欢。每一个选题内容的取舍都经过高厂长认可,节目最终出来了高厂长都认真看过每一集了。

主持人:你们去了9个国家,哪个地方更喜欢呢?

多吉:每个地方都有喜欢之处,真的很棒,因为它的文化和历史都不一样,展现出来的很多东西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也是能使我们继续走下去的新闻点,每到一个地方都是新的东西,所以我们觉得一点都不疲劳。但是说哪个地方最好,我觉得来回走那么多国家去那么多地方,走多了之后最终还是感觉自己的家最好。

赵虹:非要说最喜欢的话,举一个例子吧,法国南部普罗旺斯有一个靠海的小镇,去那儿拍摄的时候是在冬天,看不到五颜六色的鲜花,但是我们也在寻找着蛛丝马迹,给大家一个印象,因为普罗旺斯一个代名词了,一个美好的代名词,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呢?我觉得我们找到了,在一个下雨天,在一个花农家的墙壁上贴着各色各样花的照片,再加上花农的状态,我们已经可以想象到了——那里盛产一种可以开七八十层的玫瑰,非常香。

主持人:下面我们看几个网友的问题吧,有个网友说这个工作不错,可以满世界跑,拍摄过程中有什么挫折吗?

多吉:对我们来说最大的挫折就是工作不能正常的运行,比如说我们要去展现世界古代文明,很重要一点必须要拍到古代文明的文物,这个前期也做了大量准备,也跟别的国家文物部门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交流,希望得到一些许可,但是很多地方还是不能拍,还是需要交付很多的费用之后采用进行拍摄。看到博物馆不能进去的时候我们特别难受,这个情况下我们只能在博物馆外面多拍摄几个外景加以想象了。

[结束语] 感谢各位的光临,使我们从创作理念、创作过程、幕后故事等方面对《文明之路》有了进一步地了解。同样,我们也期待着更好看的节目播出,向大家继续展示文明之路上的故事。

 

 

摘自:央视网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