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清明”、“端午”、“中秋”就是中国人的诗歌节

 
CCTV.com  2009年01月15日 13:41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周亚平,笔名壹周、李莫等。曾担任大型电视纪录片《水天堂》《江南》《徽州》《徽商》《河之南》《望长安》等总编导。现任中央新影厂长助理、副总编辑,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纪录片委员会副会长。 

 

2008年“清明”、“端午”、“中秋”被确定为国家法定假日,中央电视台分别于这三个传统节日播放以节日命名的主题诗会。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为本次“中秋诗会”专门赋诗:“最美满的一面仙镜,公开挂在天顶心,让所有的眼睛仰望,各自看到思念的倩影”。关于诗会举办的目的,诗会总导演周亚平提出了“以节日的名义诗歌,以诗歌的名义节日”的理念,他认为“清明”、“端午”、“中秋”就是中国人民盛大的诗歌节。

 

[记  者] 为何选择在“清明、端午、中秋”举办电视诗会?

[周亚平] 在清明、端午、中秋举办诗会并非什么创意,大概中国人古已有之。关键在于今天组织者及央视的眼光、审美与信心。三大佳节都是我们民族非常重要的文化仪式,清明呈现生命与怀想、端午表现民族与礼赞、中秋体现心灵与永恒。三大佳节成为法定假日,是对自然的回归,是对传统的尊重。国家唤回了文化的尊严、文明的尊严、人性的尊严和人本的尊严。而在三大节日里举办电视诗会,把充分张扬文化精华、传承传统精粹的诗歌,用影像展示,夸张一点是对电视低端化的一种反拨或反动,至少可看作是重塑电视“内秀”品质的尝试与努力。我把这种行为看作是“电视前行中的诗歌回归”或“诗歌前行中的电视回归”。

 

[记  者] 你们把“清明”、“端午”、“中秋”称为我们中国人的“诗歌节”,听上去是个非常有创意的想法,怎么理解?

[周亚平] 不是想法,是观点。我给诗会定了一个口号,叫“以节日的名义诗歌,以诗歌的名义节日”。2006年5月,国家把“清明”、“端午”、“中秋”三大佳节从今年起定为法定假日。我理解的这个节日就是中国人盛大的“诗歌节”。俄罗斯民族把普希金的生日(公历6月6日)确定为俄罗斯诗歌节。我们也有一种说法,就是把屈原的殉国日(夏历五月初五)称为“诗歌节”。实际上,清明、端午、中秋都是真正意义上的“诗歌节”。围绕这三大佳节的伟大诗篇和优秀诗作不胜枚举。我曾建议江南地区(如苏州或杭州)设立一个“中国清明诗歌节”,节日期间,来到人间天堂的人们,出了车站、码头、机场,每人赠送一把油纸伞,在清明时节里,体会戴望舒的诗歌意境,这比处心积虑创新其它节日有价值、有意义。

 

[记  者] 诗会是圈内的,电视是大众的,你试图引起圈内关注,还是大众关注?

   [周亚平] 圈内,还是大众?当然,我更注重后者。诗歌有无普及的能力,在大众传媒时代应当说比较困难。公众对诗歌不表示冷漠已经很体现修养了。我们试图以电视手段对中国诗歌进行诠释、包装与推介,这还处于尝试阶段。观众收视率数据不会太诱人,市场占有率数据也不会太满意。但是我们仍然想做,就把它看作是一个文化仪式、一场电视PARTY,让有消费能力的人消费。分别于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举行的这三场诗会,内容品质很高,古代诗人有屈原、李白、杜甫、苏轼、陆游的千古绝唱,现当代诗人有艾青、林庚、徐志摩、流沙河、杨炼等人的优秀作品,台湾诗歌则有余光中、洛夫、赵天仪等诸多诗人的作品入选。我相信这些内容会吸引观众的关注,中国人口众多,一定会有不少人喜欢,放到日韩、欧美,这个观众群就会显得很巨大。

 

[记  者] 我们注意到今年还有一些电视诗会在举办,这之间有什么区别?

[周亚平] 是的。很多媒体都在为诗歌普及推波助澜,更重要的是媒体都在为提升自身品质而创建“卫生”品牌。但是,诗歌的甄选、诗会的策划与制作是有不同标准的。我敢说,中国还没有一场电视诗会制作得比我们更认真、更细致、更精良。当然,核心的问题在于,一是主事者、主创者的诗歌价值取向不尽相同,在这一点上,关乎你是不是个“圈内人”,即所谓的“专家”,所谓的“专业工作者”,对中国诗歌生态是否真正了解?二是中国新、旧诗歌的版图究竟如何划分、如何摆布?你对新诗,抑或说你对当下、对现代、对未来有足够的知道与把握吗?诗歌不仅是古老社会、过往社会的人文传统,你必须面向今天与明天。

我相信我们的选择,至少给“圈内人”带来了信任感。也因此,我们以相对比较专业的态度,聚集大众进行诗歌鉴赏和消费。今年,在“清明诗会”上,我们编排了10首古诗词、11首现当代作品,而在“端午诗会”和“中秋诗会”上,我们则分别编排了4首古诗词及17首现当代作品。我们在考虑“经典”的同时,也聆听着“今天”的声音。所以,我们以“圈内”的态度做大众的“经典”。

 

[记  者] 电视真的能“拯救”诗歌吗?

[周亚平] “拯救”?我不认为存在这个问题。诗歌不需要拯救。有人把诗歌称之为农耕时代的精神食粮,今天,我们可以不吃粮食了吗?诗歌是人间烟火,人类需要它是正常的,是健康的。电视是大众媒体,诗歌是高尚“养品”。为让诗歌与大众结合,一方面是读者和观众的自我训练与准备,另一方面是电视媒体的人为努力。我们姑且将这种努力称之为友情赞助,我们请导演、摄影、灯光、美术赞助,请朗诵艺术家、表演艺术家赞助,因为他们现在都比诗人有“地位”。我们请国家媒体支援,请国家名人支援,大家都很会意,韩美林、苏叔阳、余光中们都加盟到我们的诗会中来了,他们为诗会题字、讲话。韩美林在极其忙碌中为“清明诗会”做了嘉宾;苏叔阳在大病初愈后为“端午诗会”做了嘉宾;余光中则远在台湾高雄做了我们的“中秋诗会”的后援。他很高兴,还说:我自己恭逢这个2008年,我觉得很有意义,我今年80岁,倒过来是08,08年奥运举办、中秋放假,这个8是个很好的数字。余光中先生专门为我们的中秋诗会送上了一首诗歌:“最美满的一面仙镜,公开挂在天顶心,让所有的眼睛仰望,各自看到思念的倩影”。我们用他们的影响与资源来引导市场,引导观众,甚至引导电视。所以说,谁拯救谁呢?!

 

[记  者] 那么,诗歌界、批评界又怎样看待电视诗会呢?

[周亚平] 我注意到,有不少“严肃”的诗人反对这样一种表达形式。他们认为,高雅文学与电视结合,就是与娱乐、商业沆瀣一气,诗歌的表现力、感染力不仅没有被强化,诗歌的本体素质与形象反而大大受损、被弱化了。纯粹、纯净、纯美的诗歌被附加了很多杂质、杂活和杂音。我想,文学也要宽容电视,电视无所谓高、低,我们把它划到“低端”阵营了;诗歌也无所谓“高雅”,唐宋盛世,诗词辉煌,也多因写诗乃通往仕途之捷径,体制健全、机制灵活,诗人影响政治、主导市场,才有如此华彩乐章。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状态,尊重时间,如同尊重生命,生命生生不息,存在即为合理。我同意一位诗友所自嘲的:我们的文化质地柔软,“人们几乎从不张嘴”,大家不擅诵读,就让艺术家们去诵读,我们只需把耳朵准备好。

 

 

[记  者] 有很多观众不喜欢朗诵表演,认为很矫揉造作?

[周亚平] 这样的观众不会“有很多”。一般来说,普通观众还是喜欢艺术家的朗诵,批评家、诗人们则不太喜欢,他们甚至不承认诗歌写作与朗诵可以细分,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相信世界上总有最好的声音存在,说它是天籁,实际上它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感受与选择,总得有所作为。对于许多诗歌来说,放声朗诵比默默吟咏肯定来得更好。非专业的朗诵,如果国语达不到一级甲等,估计电视审片也不通过。参与我们诗会的艺术家,都很有诗人气质,他们的内心比诗人还诗人,象方明、象曹雷、象焦晃,我们的诗会工作人员要照顾一下老艺术家们,比如说搬张椅子、搬个道具。人家不要,诚恳说:我们都是“五七”战士。而不象一些诗人摆谱,何况与会的艺术家中有好多位都在抗击着病魔。

在当下,电视的传播力、网络视频的传播力显然高于报章杂志,央视的收视率如能达到1%,中国就有1000多万人是它的观众。电视诗会的影响、渗透已经很伟大。国外有大家说:“诗人反映着国家的良知,诗歌的死亡是良知的死亡”。苏叔阳在端午诗会上说:“一个民族如果不懂得诗,就不懂得生活,没有诗就没有生活,也就没有了生命,没有了这个世界”。一场诗会有1000万人收看,说明国家的良知不灭、良知未死。诗人们不要觉得被艺术家们冒犯了,不要觉得被数码时代的技术冒犯了,技术也能带动心灵。

 

[记  者] 你自己也曾经是个先锋诗人,你会以诗人身份参加诗会吗?

[周亚平] 策划这样的诗会,对于我本人来说,与诗歌写作无关,它只关乎我的“工作”。对诗歌的贡献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对电视的贡献也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中国诗歌比世界诗歌更纷繁,或者说更复杂。古代伟大的诗人和今天优秀的诗人,也许都不能以“同行”相许,古代诗人很多做高官、当领导,象白居易做了杭州刺史又做苏州刺史,今天很难了。但我相信,诗人们有共同的诗歌心灵,“季节的花开了,那一些芬芳是诗,季节的雨落了,那一些缠绵也是诗”,我本人的作品不适合这样的朗诵,它是另外一种状态、另外一种形态的写作。但愿古典包容当下,当下包容古典,经典接纳草根,草根也与经典同在。我们一起致敬吧。

 

[记  者] 能否简略介绍一下“2008中秋诗会”?

[周亚平] 据记载,“中秋”一词最早出现在《周礼》一书中。魏晋时期,已有中秋之夜江上泛舟这一习俗;唐朝初年的时候,中秋节正式成为固定的节日;到了明清,中秋节已大为盛行,成为与春节齐名、我国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从古到今,月亮与中秋在人们心中唤起的感受是相通的。吟咏中秋和月亮,是古今诗人相沿相续的带有基因遗传般的习惯,在浩如烟海的中国诗歌中,许多脍炙人口的月亮诗篇被人们广为传诵。

我们这次选用的诗篇,古代有李白、苏轼、白居易的名篇,现当代有艾青、何其芳、刘半农、公刘等的作品,台湾诗人的诗作也占了较大篇幅,有于佑任、余光中、罗门、赵天仪等的作品。朗诵演员有焦晃、秦怡、仲星火、程建勋、张家声、陈醇、苏阳等艺术家。

余光中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同一个民族,有中秋这个节气、这个节庆,这个民族的向心力就不会变。“千里共婵娟”,是值得珍惜的,“一夜乡心五处同”,是千古不变的。

 

[记  者] 以后是否还想办、还要办类似的诗会?

[周亚平] 希望80’后生人办80’后的诗会。我想做一场世界诗歌大会,让我们的观众来听听惠特曼、聂鲁达,听听普希金、泰戈尔,还有洛尔迦等等,吃吃农耕时代的粮食,一定会很好听、很好看,也很好吃。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