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客户端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新影编导谈纪录片《西藏往事》

 
CCTV.com  2009年01月05日 15:08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导语]: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纪录片《西藏往事》,在央视播出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日前,该片导演吴海悦、武维绢作客新闻会客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本文摘自CCTV.COM)

 [纪录片介绍]:文献纪录片《西藏往事》,通过“口述历史”的方法介绍了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之前封建农奴制社会的基本形态,内容涉及旧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的官家、贵族和上层僧侣三大领主,差巴、堆穷和朗生等社会底层人士,以及名目繁多的差役,和构成旧西藏法律基础的《十六法典》、《十三法典》等法律。并用影像资料介绍了旧西藏的政教合一、等级森严、严刑峻法等。这部《西藏往事》片长25分钟,片中黑白影像资料取自1960年以前拍摄的纪录电影。《西藏往事》在拍摄方法上有两个特点,一是采用了“口述历史”的手法,用真实的人物、真实的画面传递真实的信息;二是就事论事,不掺杂主观情感,解说词主要使用平实的叙述手法,不用形容词。

李小萌:今天我们请到的是《西藏往事》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吴海悦和武维娟,欢迎两位。这部纪录片是2006年开始拍摄的,首先要告诉我们为什么在这个时间选择拍这个题材,其次要告诉我们的是,其实以往跟西藏有关的纪录片不少了,这次为什么选择用讲述往事的方式让观众进一步了解西藏?

吴海悦:当时是这么一个情况,2005年是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有很多国外的媒体就到西藏来采访,当时就向咱们国家要一些西藏的画面,但是咱们没有一个特别完整、特别全面地介绍西藏过去和现在的影片,后来我们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就想拍这么一个片子,讲1959年以前,民主改革以前西藏的情况。

    

李小萌:为什么要侧重于讲往事?

     吴海悦:我们认为有必要把过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的一些关于西藏的真实画面展现出来,所以才有了这么一部片子。

    李小萌: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前你们两个对西藏的了解多不多?

     吴海悦:我们都没有去过西藏。

     武维娟:我很向往西藏,经常会上一些旅游论坛,包括一些自驾游论坛,在论坛上有一些年轻人都会很向往西藏的神秘,天高云淡的那种感觉,所有的了解都是来自于那些论坛。

     李小萌:向往西藏是因为它的美还有它的漂亮,那种独特的风光和神秘,这次因为要做这个纪录片,所以之前你们要做很多功课,要看大量过去的往事资料,看到那些资料的时候的第一感受是怎样的?

     吴海悦:新影厂有将近900分钟的关于西藏的素材,这些素材是从1950年开始,等于是咱们和平解放西藏进军的时候就开始积攒了,还有一部分是当时国民政府留下的。1950年进藏以后拍摄的大量画面,后来编成的纪录片,基本上都是反映一些奴隶生活情况的,可以说是无法想象,当时的社会制度已经不像咱们说的是封建制度,比如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它是有点像中世纪欧洲的那种制度,所以非常残酷。

    武维娟:震惊,感觉这么不可思议,因为已经是20世纪50年代,在那样一个年代还会有人过着这样一种生活,觉得很震惊。

    李小萌:我们先说说人,我们知道维娟在拍摄之前先到的西藏,当时你预感找到这些以前史料当中的当事人难不难?

     武维娟:应该说不是太难,我们在1990年的时候曾经拍摄过一个纪录片叫《我们走过的日子》,讲述的就是中国最早的藏族摄影师,通过他们的视角来看这些农奴他们在过去和现在这种生活的变化。因为有那么一部影片的蓝本,所以我们就拿这个片子的带子,到了拉萨以后,因为我们有一个摄影师是藏族人,要跟藏民沟通,用藏语,我们都不懂藏语,他就拿着这个带子,带我们去事件发生的那些地方,找当地的村长,给他放,看这个人你看还在不在,村长说在,这个人还在我们村上,然后就带着我们去找,然后去现场看一下他们家庭的情况,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到的。

 

李小萌:我看了这25分钟这一版之后印象深的有几个,其中一个在过去的资料当中还是小孩子,是睡在牛圈里面的,现在已是一个奶奶了吧,在找她的过程当中有什么样的故事?

     武维娟:她还是比较好找的,因为在这个片子中,她给人的印象特别深,因为她睡在牛肚子底下,可能大家都知道她。在山南,西藏的山南地区的乃东县,一找就找到了,她现在跟她的老伴一起生活,她的儿子、女儿都出去打工了,他们夫妇带着小孙子在一块生活,条件也挺好的。

 

李小萌:她对她曾经被拍摄进镜头有印象吗?

     吴海悦:他们家是四代“朗牲”,她的曾祖母全是朗牲,“朗牲”就是会说话的牲畜。她等于是从小就生活在牛圈里,生活非常苦,所以她非常内向,是很难交流的。在我们这些采访里头,最不成功的可能也就是她了。她其实可能过去受的迫害太多了,不爱说话。

     武维娟:对,不爱说话,因为我们的藏族摄影师跟她交流也很困难,基本上跟她说的她也明白,最后也配合,但是她跟人沟通的欲望并不强烈,只是在静静地听,最后再回答你。

    李小萌:她有没有讲到那种感受,就是以前过的是怎样的日子,今天又是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吴海悦:她现在抱着孙子的时候会笑,会非常高兴,你看我们截取的画面也是。她原来在牛肚子底下躺的,现在他们家养了六七头牛,小孙子在喝奶,她抱着他非常高兴。这些藏族同胞不是特别会表达,但是他们心里应该是有数的,所以很幸福。

    

李小萌:我看到片子当中很多的讲述人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头,“我是谁,我多大年龄,我是生在哪儿”等等,为什么有这样一个格式出现?

     吴海悦:是因为时间过得很长了,过去年轻的画面有,现在的画面也有,但是还是有变化,有变化可能她再说一下,再强调一下名字、年纪可能会给别人一种时间长度的感觉,可能更有说服力,这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在说自己是谁,多大岁数。

 

     李小萌:采访这些从历史走过来的人的时候,除了刚才语言上或者沟通上碰到一些困难,还碰到过什么样的困难?

     武维娟:有一个朗牲叫阿努,刚开始找到他的时候,他在家,等到跟他说我们大概在什么时间可能还要来,来采访你的时候,他当时也答应了。但是当那个时间我们去采访他的时候,说他去转山了,说去珠穆朗玛峰转山去了,不在。但是这个人物对我们来说又很重要,然后就耐心地说服他吧。可能藏民在自己的信仰中会有一些顾忌,最后经过我们的耐心劝说,他最后还是答应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小萌:在这些采访对象当中谁让你很感动的有吗?

     武维娟:我觉得是那个叫次卓玛的老太太,已经60多岁了。她给我的感觉就是,在没有拍片子之前,我们跟她聊的时候就说的身体不好,因为从小受到的压迫特别多,现在心脏各方面都不好,喘气也不好。但是等到她一坐到这儿,灯光打到身上,开拍的时候,所有情绪都上来了,她就特别愤怒,因为要让她回忆过去的生活,她特别愤怒,不知道哪儿来的那种精气神,因为她已经80多岁了,对旧社会是那么愤怒。

      李小萌:前面说的是找人的故事,其实在纪录片当中还看到一些新旧场景的,同场景的几乎是同景别的叠画,通过这个手法要传达的意义是什么?

     吴海悦:其实这种手段用得很多,叠画、淡出淡入,我们当时选择这个,其实也是在强调同一时空下同一人物的状态,还是让别人知道,所谓过去那一段和现在这一段都是同体的,同一个人的,当时先把胶片转成磁带,再进非线,抓出帧来,打印出来,照着那个地方去对,对的过程其实也挺麻烦的。

     李小萌:我们看到了有布达拉宫的今昔对比,也有过去贵族庄园的今昔对比,要想找到原来那个位置,找到同样的机位是不是也碰到一些困难?

     武维娟:我们去西藏头几天一直在干这种事儿,每天开着车拿着图片去找,到差不多的位置一点点挪动车往前走,拟对这个位置,像布达拉宫好一点,以前是在药王山拍的,现在再去其实还是能找到同机位。但是庄园就比较难了,因为变迁非常大,找起来就比较困难,不停地去找,人家就说这个庄园不像,跟我们图片里也不是特别接近,但是最后确定就是这个庄园,还是给拍下来了。

    

李小萌:看到过去那个史料,每个人都会出现一堆的形容词,比如黑暗、残酷、惨无人道等等,但是在片子当中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些解说词,这是为什么?

     吴海悦:这个片子我是有这么几个顾虑,一个是你把这个解说词写得特别慷慨激昂,主要从头说就是一个片名的问题,我这个片名叫《西藏往事》,我没有起名叫旧西藏的生活之类的。当时在探讨的时候有很多人给了很多建议,比如说西藏是不是梦想中的香格里拉?最后还是定的《西藏往事》,所以在写的时候肯定准备用白描的手法,就是叙述一下当时这个人的生活情况,这样就发生了,写出这样就可以了,画面都已经说了,不用形容了。

    

李小萌:现在你们听到过一些什么样的反馈吗?

     武维娟:听到过,网上都有。

吴海悦:其实这个反馈也是我们的心声,我们当时做的这个完整版现在还没有播,很多人看了都觉得不过瘾,而且确实有很多朋友说你展开得不够,讲得也不够细,好像是草草就结束了,其实就是因为这仅仅是个精编版。现在我们45分钟版也制作完成了,正在送审。因为在一个大的环境下看,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了,2008年奥运会也要开了,世界各地对中国发生了兴趣,对西藏尤其发生了兴趣,其实我们作为一个电影工作者要真实地、客观地介绍一下过去西藏的情况。我们新拍的这个部分要表现这些过去的奴隶现在是怎样生活的,比如,过去生在牛棚里的农奴现在也可以养牛,还有了农用机械;以前他们是想住在有屋顶的房子里,现在可以使洗衣机,有门有院子等等,我们真实地去反映一下现在西藏的状况。

 

李小萌:现在你们主要忙的是什么?

吴海悦:忙的还是这个片子,因为这个片子过去是一个胶片要转成电视磁带。我们做这个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因为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多年来一直在重视西藏资料的这种拍摄、整理,我们能够那么很快找到这些人,其实跟我们的资料拍摄收集整理是密不可分的。从1950年咱们和平解放西藏,跟着解放军部队进去的时候就招收了一些藏族摄影师,当时任助理,后来这些摄影师就拍摄了大量的资料,国家也是非常重视新影厂影像方面的整理和收集,在方方面面都是很支持的。

 

    李小萌:因为有《西藏往事》这部影片,你们可以走近拉萨、走近西藏、走近藏族同胞,从创作者的角度有什么的收获?

     吴海悦:这是我们进到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以后从事的第一部电影拍摄,以前一直从事电视节目的创作。我感觉前辈们给我们留下很多东西,给了我们更多的空间,前辈们拍了很多非常好的、具有各种价值的资料,比如说有的有学术价值,有的在社会上可以研究,有的是真正记录一些永远也记录不到的东西,这些东西保留下来,给了我们下一辈电影工作者,我觉得这个片子得到大家的好评也好,引起大家的关注也好,其实更多地是因为过去那些老同志,他们把这些记录下来了,而且他们捕捉得非常细致,给了我一个二度创作的时候一个更大的空间。

    武维娟:如果你要想了解一个真实的西藏,还是应该亲自到西藏,到拉萨去看一看,如果连去都没去过,就永远不会了解一个真实的西藏。

    李小萌:今天节目我们说到了在纪录片《西藏往事》当中用了大量的珍贵的史料,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出自一位名叫扎西的藏族老人之手,接下来我们会以最短的时间把他请进演播室倾听他的故事,谢谢两位嘉宾。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